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组工 >  正文

张首晟家庭发言人回应:张教授的离世与301调查无关

2018-12-08 21:3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前,你需要知道:

  首先,这篇文章无法提供全部事实,但全部有据。

  其次,请区别阅读有交叉求证的消息和无交叉求证的消息。

  最后,请尊重逝者,不造谣、不传谣。

  1,张教授在旧金山离世。这一消息由张教授的家庭发言人Sean McCormack在当地时间12月5日晚间首先通过邮件亲自告知我,并经由旧金山市法医部门(San Francisco Medical Examiner)进一步证实。由于相关规定,接线员不能告知更多细节,她能对外确认的信息只有三项:张教授的名字、年龄和居住城市。这是目前为止,最确凿的官方证言。

  关于张教授的具体死因,其家庭发言人和警方均尊重逝者及家庭成员意愿,选择不予公开。

  不过,可以证伪的就是张教授在斯坦福大学跳楼自杀的谣言。美国当地时间12日5日晚上,在致电斯坦福校警时,被告知该传闻(大概率)为假。这名接电话的校警告诉我,一般来说,发生在学校内部的案件,他们都有会记录。但显然直到接到我的电话,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一案件。旧金山法医部门的证言进一步推翻了这一说法。另外,斯坦福大学多是低层楼,相信在美国及加州生活过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所以,造谣者请了解最基础的事实。

  2,张教授因抑郁症离世。张首晟教授去世的消息最初通过斯坦福大学物理学院的内部邮件被外界知晓,发出这封邮件的署名人为现任斯坦福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张首晟教授的同事Steven Kivelson(一些媒体将此人认作是张首晟教授的博士生导师,请自行检讨)。在同一封邮件中,随信附上了张首晟家人的声明。声明中,张首晟家人写道:“Shoucheng passed away...after fighting a battle with depression”。也就是说在去世之前,张教授曾与抑郁做过斗争。

  在张教授家庭发言人的回复中,他进一步写道:“His family now understands that Professor Zhang battled depression periodically, a situation his family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at the time. Sadly, we know that even those closest are often not aware of a loved one’s struggles.对于这段话中的periodically,我在和Sean McCormack的电话沟通中进一步确认过后,可以理解为,间或性的抑郁。

  关于张教授从什么时候开始抑郁以及是否曾经服用过药物或采用过其它方式治疗/对抗抑郁症,张教授的家庭发言人在和我的电话沟通中表示,他无从告知。值得痛惜和警醒的是Sean McCormack在邮件中说的那句话:可悲的是,我们知道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往往难以觉察所爱之人曾经有过的挣扎。

  3,关于301调查。张首晟教授既是享誉国际的知名物理学家,同时也是硅谷活跃的投资人,其身前曾担任丹华资本(原Danhua Capital,最近改为Digital Horizon Capital)的Founding Chairman。

  一些关于张首晟离世的臆测认为,他是因为卷入301调查而不堪压力。对于这一说法,张首晟家人的发言人Sean McCormack同样予以驳斥。Sean McCormack在电话中告知我说,张教授的离世与301调查无关,希望外界不要将这一悲剧与两国关系联系上。

  301调查的具体含义,在美国的朋友们可以自行Wiki之,这是美国出于保护自身贸易利益而进行的世界各国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其发布方是USTR(美国贸易代表处/办公室)。301报告是年度报告,因此自1989年首次发布后每年都会发布及更新。其中,2018年的版本也更新了数次。在今年的几份报告中,标注为2018年4月3日的一份就已经提及过Danhua。不过,提醒大家注意一下这里的具体行文和提及方式。在Danhua之后同时跟着的是Plug and Play等公司。今年稍后的版本中,Shoucheng Zhang的名字也被提及过,同样请大家认真阅读原文。需要指明的是一点是,301不只是对中国,它的watch list上还有很多其它国家,提及的公司或个人也不少。

  最后想说的话:

  这篇文章或许只提供了极小部分的事实,也有一部分只是“一家之言”,但在谣言满天飞的同时,我想有必要让大家听到当事方的声音。

  在与Sean McCormack的通话中,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感谢你选择用直接通话的方式向张教授家人的代表求证。也很感谢他对于亲自求证本身的尊重。在得知张教授去世的消息后,打了不少电话,这些电话中包括直接打给张首晟教授身前的手机;包括Palo Alto警局、斯坦福大学校警、旧金山警局及法医部门;也包括直接与张教授有过直接接触的个人和机构。很抱歉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我无法做到尽善尽美,但真心希望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信息传达者,都能在传播之前先设法求证。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