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好店 >  正文

石家庄肾病医院就是骗子大家小心啦

2018-03-26 02: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在“魏则西事件”中,当事人通过搜索引擎检索,接触到了利用竞价排行的医疗骗子。有人认为:要是不通过搜索来获取医疗信息,那就不会被骗了。如果你也这么想,那么就太低估骗子了。去年,果壳网友小黄鸟不幸罹患尿毒症。他的亲身经历会告诉你,医疗骗子究竟会有多么饥渴。文/小黄鸟健康100(china1oo.com)自去年年底,我因尿毒症住院起,我每天微博的内容就是吐槽这个病对我生活的改变,比如这几条:然而在这些微博下面,并不是只有关心我的好友或热心路人在留言。——但凡是这条微博里出现了“尿毒症”“肾衰”“慢性肾功能衰竭”“血肌酐”这些和肾病相关的关键词,评论里就会有些奇怪的人士出没,比如这样:估计你也看出来了,这些人很可能就是一些由程序控制的“机器人”,一旦有任何人发了有相关疾病关键词的微博,就会被他们发现,随之在相关微博下评论。这些人往往会特地在ID里写着“肾病专家”或者“公益”,看着十分热心又专业。如果我回复了这些“专家”或者“公益人士”,会怎样呢?骗子的套路只要你联系接了话茬,无论是咨询还是感谢,他们就会开始一套固定的忽悠动作了。首先,这些人会贬低你现有的治疗。比如说我在透析,他们就会问我是否知道透析的危害。大部分患者对于自己所患的疾病是没有专门的知识储备的,又罕有和骗子交锋的经验,因此很容易会顺着他们的套路走下去。等到患者开始在对话中表现出求助的倾向时,够漫网(gogoloot.cn),他们就会开始说自己其实是某某医院的肾内科主任,或者自己正在和某某医院合作搞了一个公益救助项目,然后再说这个医院正好有适合你的治疗方案,比你现有的更好更先进更安全。例如,我就听他们说过什么干细胞移植恢复肾功能疗法,这还真有点魏则西接受的DC-CIK疗法的味道。他们所谓的“疗法”,通常是些没有经过大规模临床验证,未在国内经批准的疗法。一个示范,简单粗暴打个码……如果没有坚定地拒绝,他们就会建议去某某医院进行治疗,然后想方设法要我的联系方式,有事没事就打个电话。另外,这类微博账号还特别喜欢发长微博,题目里会带有很多相关疾病名词。患者在微博搜索想要了解的疾病时,很容易会搜到他们的文章。但这些文章其实什么也没有讲,就像维特根斯坦的书一样,全是重言式真理,最后总会说“如果患者想要进一步了解,请加我QQ或者私信交流”。——重点就是这一句。等你加完他们的QQ后,当然,他们就又进入忽悠的流程了。万一患者真的没崩住,被他们忽悠去了那家“有先进疗法”的医院,就等着被骗钱骗命吧……那如果我戒心强,没去他们的医院“接受治疗”,是否就受点骚扰无所谓了呢?并不是。这样的忽悠,即使没能把患者骗到他们的医院,也容易动摇病人同医生之间的信任,很可能会影响治疗。实在是可恨!同一家医院的近百个肾内科主任如果你认为不上网就能躲开这些骗子,那就真是图样图森破。很多病人不用微博,不用QQ也不上网的,骗子也能通过网络之外的途径找到这些病人,把他们骗到自己的医院来。去年底,我因为尿毒症并发症在协和看的急诊,血压和各种离子的数据都不太乐观,医生很担心我会在心脏骤停和脑溢血两种死法中选一个。当时我想着快死了吧,就发了一个长微博说钱都花去看病了,附近就是高档餐厅然而我却没钱吃,然后附上了一堆某高档餐厅招牌菜的图片,留下了自己的支付宝号——一个手机号。接下来,好玩的事就发生了。还没出院,我就连续接到了几个电话。电话那边,都自称石家庄某肾病医院的肾内科主任。他们开头第一句话总是:“您好,请问您在网上发过有关肾病求助的帖子吗?”……我那个满是招牌菜配图的微博,并不能算是求助帖吧?如果我回答说“是”,电话里的那套说辞就完全和前面说的那些骗子一样,进入了行骗的流程。最搞笑的是,那段时间内我一周最多能接到10个电话这样的电话,半年内我接到了近百个,都是不同的人打来的,但每个人都自称自己是石家庄某肾病医院的肾内科主任。这个医院究竟有多少个肾内科,才能养得起近百个主任啊?这又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几年前,我在南京一家军区医院治疗肾病,那个医院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每天给我喂中药,打中成药注射液,等一周后押金一用完,就把我赶了出去。但出院后没几天,我和当时陪我就诊的母亲就会接到各种电话,说自己是某某医院的肾内科主任,有种纯中药疗法可以治疗肾衰。那时,我已是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网的老读者了,当然不会信。但为何我一离开那家每天给我打中成药注射液的军区医院,这些医疗骗子就找上门了呢?这次我可没在网上发我的手机号。一定不是那所军区医院泄露了我的信息吧?嗯,一定不是。一旦你身患重病,你可能就被骗子给盯上了。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