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防务 >  正文

起底湖南越南新娘案:越南媳妇被遣返后又提箱回来

2018-05-03 15: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原标题:新化特大越南新娘案:村里大龄男青年没钱娶妻,越南媳妇被遣返后又提着箱子回来了)

湖南新化县游家镇田家村有2000多人,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3000多元,而娶妻的成本却是 “彩礼10万以上,必须有车有房”。条件不好,收入微薄,没钱娶老婆的大龄男子成了家人的一大心病。于是,他们倾尽所有、东拼西凑买来越南新娘,本以为日后能 “享清福”了,最后却 “人财两空”,还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4月11日至12日,娄底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一起跨国拐卖妇女案,嫌犯涉及云南、四川、湖南等地。30名涉案嫌疑人中,34岁的武进(化名)因涉嫌收买被拐卖妇女罪已被拘留5个月。庭审当天,武进的姐姐武玲(化名)来到了法院。

庭审前,武进在旁听席扫了一圈,看到姐姐武玲后,立马喊了一句:“姐,家里还好吗?”武玲的眼泪一下子止不住了,赶紧回道:“ 一切都好,放心吧。” 临了,她又加了一句“(你)老婆还在,不用担心 ”。武玲所说的“老婆”,正是家里花7万多元买的越南新娘。

进村

2000多人的村里,100多人没钱娶妻

2016年9月,一起跨国拐卖妇女案经群众举报曝光,一批新化人从云南人手中低价“购入”越南女子,然后再转手以数万元不等的价格,卖给本地娶不到老婆的大龄男子。新化警方根据举报,历时3个多月,掌握了这条地下产业链,并最终抓获30名犯罪嫌疑人。30人里,10人属于买家,有两人(武进是其中之一)来自同一村庄——新化县游家镇田家村。

田家村距离新化县城30公里左右,有2000多人,算是远近少有的大村。记者驱车前往田家村时,看到进村的水泥路已成碎块状,大大小小的水泥块裸露在外,一不小心就会刮到汽车底盘。从镇政府到田家村14公里左右,开车几乎要1小时。据了解,这条路已经多年未整修。

“今年会重修。”田家村村主任陈义山说,村里人多地少(人均不到半亩田),又没有产业,早在10多年前,年轻人陆续外出打工。“在外面的有六七百人,基本都是年轻劳动力,男性占了四五百人。” 如今的田家村,基本只剩老人和小孩,平日里一片寂静。

陈义山说,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很多并没有一技之长,多数人从事体力活儿,收入不高。去年,田家村统计,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3000多元。“但是彩礼钱这些年却水涨船高,基本都是10万以上,还必须有车有房。” 陈义山估计,外出打工的田家村男子达到适婚年龄却没钱娶老婆的,已有100多人。

34岁的武进,就是其中一员。

家境

收入微薄,本地寻找配偶困难

买越南新娘前,武进已经有过一次“婚姻”。

10多年前,因为家里穷,作为6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武进曾作为上门女婿,倒插门到附近一名女子家中。“后来因为感情不和,过了没多久,他就回来了。”武进的姐姐武玲说,兄弟姊妹6人中,排行老三的她和弟弟武进的关系最近,为他的婚事操碎了心,“我母亲身体不好,根本管不了这个事,所以只能我来管”。

武玲说,倒插门婚姻失败后,武进在家没待多久,便跟着朋友去了长沙打工。因为没有一技之长,初中没毕业的武进只能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每月工资一两千,“几年下来,也没见他攒到几个钱”。因为家境困难、收入不高,武进一直无法找到对象,“他这个情况,别人一听就摇头,再加上嘴也笨,根本找不到”。

与武进情况类似的,还有距离他家数百米远的刘洋(化名),一个不满30岁的青年。

刘洋是家中独子,母亲有轻微智障,没有劳动能力,父亲有病在身,只能做一点小工。“抵消掉每月八九百的药钱,一年到头根本没有剩余。”刘洋的父亲说,因为家庭困难,刘洋没有读完初中便辍学在家务农,20多岁的时候,跟随老乡去长沙当建筑工,收入同样微薄。

不仅如此,去年因为老房子年久失修成为危房,刘洋一家只能暂住到堂叔刘兴(化名)家里。“现在不要说在县城买房,农村的房子他们都没有了。”刘兴说,刘洋的外在条件不好(身高1.5米左右),原本就性格内向的他变得更加孤僻,“他一年到头都不和我们联系,和父母也没什么话说”。

于是,这些本地寻找配偶困难的大龄青年,就将希望放在购买越南新娘上。

买妻

一家人凑钱买回越南新娘

在武进和刘洋买越南新娘前,田家村并无娶外籍新娘的先例。武玲也是听朋友提过,新化县孟公镇和炉观镇早些年有人买过越南新娘,还有人为此做起了中介,所以她决定通过这种方式帮弟弟找老婆。“也是没办法,不然在本地根本找不到。”武玲说。

此案起诉书显示,2016年10月5日,武进通过中介将越南新娘崇氏花买回家。武玲说,那时崇氏花不到18岁。

武玲说,购买越南新娘共花费7万多,其中自己出了5万,妹妹出了5000,武进自己出了1万多。“他这些年打工没攒下什么钱,基本都是我出的。”武玲说,70多岁的母亲常年患病,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武进能够结婚生子,作为姐姐,自己理所当然承担起了这份责任。“这个钱在我们看来就相当于彩礼,真的不知道是犯法。”

武玲说,因为弟弟娶妻不易,且女孩年龄小,把对方接来家里后,她把崇氏花当作女儿一样看待。“弟弟比我小十几岁,女孩又比我弟弟小十几岁。”武玲说,崇氏花到家后,又给这个女孩买了穿的戴的,花了一两万。“在家里根本不让她干活,吃饭会给她夹菜,我从没有这样宠过别人。”正因为如此,武玲自认为对方不可能逃跑。

然而,2016年12月5日,崇氏花来到武家整整两个月后,突然出现在新化县公安局孟公派出所中。按照警方的说法,崇氏花是自己乘摩的去的派出所。

与武进“老婆”一同出现在派出所的,还有刘洋的“老婆”,这是他花9万元买来的,倾尽家中所有。“基本都是借的,亲戚都借了个遍。”刘兴说,刘洋的“老婆”在村里只待了20多天。

落网

给儿买妻的母亲 “人财两空”

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此案的源头是一名云南籍男子,对方以人民币3万余元的价格收买由他人拐骗至中国境内的越南女子,然后再以介绍婚姻为由,将这些女子以人民币3至8万元的价格贩卖给新化的中介,而这些中介再加价转卖给本地的大龄单身男青年。

被抓的10名买家中,除武进、刘洋这样的青年外,还有数个给自己儿子买老婆的母亲。

51岁的新化县科头乡女子李云(化名),因为儿子残疾,她担心没人照顾,于是便掏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再加上东拼西凑的8万元,给儿子买了一个“越南媳妇”。本以为自此可以享清福的她,直到警察来家里调查,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法。来自新化县孟公镇的曾华(化名),一名56 岁的农村女子,也是倾尽所有给儿子买了越南新娘,自己也因此违法被抓。

当这些买家被抓后,被拐骗至新化的数名越南新娘,也都全部被遣返回了越南,可谓“人财两空”。

“弟媳”的突然离去,着实把武玲吓了一跳,“心一下就凉了”。因为这不仅意味着弟弟的婚事再次泡汤,7万多元买新娘的钱也跟着打了水漂。

记者了解到,因该案案情重大且复杂,娄底中院将择期宣判。

归来

被遣返的越南新娘乘摩的回村

武玲没想到的是,在越南新娘们被遣返回国的第二年,“弟媳”崇氏花独自回了新化。崇氏花的归来,让武玲又惊又喜,她没想到,对方居然能“不计前嫌”重新接纳他们的家庭。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