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强烈控诉湖南桂阳公安局违法插手经济纠纷案件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08-21 21:2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我叫刘苹,男,湖南宜章县人,2011年1月12日,我以自己和桂阳县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的名义承建了国鸿置业公司(以下简称国鸿公司)房产项目的7栋楼房。房子建好后,国鸿公司却一直恶意拖欠我的工程款不与我结算,欠我工程款计人民币1793万余元,保证金155万元,共计1948余万元,造成我拖欠农民工资,材料款,借款等无法偿还,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只好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郴州中院)起诉,追讨工程款。  2014年11月16日,桂阳县公安局以案件涉嫌诈骗为名向郴州中院出具了一份移送案件材料的函,要求移送案件,为国鸿公司达到拖延案件审判时间为目的。2014 年11月26日,郴州中院又将我申请财产保全冻结房产中的住宅全部违法解冻,势必造成我打赢官司也拿不到钱。一个恶意逃债的开发商竟然连国家的执法部门都来帮他逃债,这真是匪夷所思。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特将有关情况向有关部门汇报如下:  一,国鸿公司恶意拖欠工程款的基本事实。  2011年11月,我以自己和桂阳县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的名义,与国鸿公司签订了两份《建筑施工合同》,由我作为实际施工人,承包该公司开发的桂阳县凤凰城小区7栋楼房的施工工程。签订合同后,我依照约定交纳了155万元的保证金,并进场施工。施工期间,国鸿公司委派了施工员尹文才负责现场施工管理并与我安排的施工员对接,同时该公司聘请了衡阳吉康监理公司负责工程的监理。工程施工过程中,我严格按照施工技术要求开展作业,施工日志,现场签证,份项验收,主体验收都按照行业标准执行,所完成的工程量均得到双方施工员,监理单位和设计院的认可。2012年12月30日,经过一年时间的施工,我所建设的楼房全部经过桂阳县质监站综合验收合格并交付给国鸿公司,该公司已经对外销售了大部分房子。期间,国鸿公司按照合同约定,陆续向我支付了部分工程款2600余万元。  2013年上半年,我委托郴州市开元造价事务所对完成的工程进行决算,该事务所对工程决算结果为4200余万元(含附属工程600万元)。8月6日,我将竣工图,决算书及相关资料整理汇编,交付给国鸿公司法人代表刘国安。刘国安签收后口头承诺公司审计后付款,然而此后整整三个月都没有任何下文,没有给我一个审计结果。多次催索未果的情形下,我分别于2013年11月两次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国鸿公司寄送了《结算函》和《催款通知》,两份函件都由刘国安亲自签收,但对于结算付款的实际问题,刘国安却以各种理由推诿拖延,明显存在恶意逃避债务的情形。无奈之下我只有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2014年8月我向郴州中院诉讼,要求国鸿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  二,桂阳县公安局的行为属于违法干涉经济纠纷案件的情况  公安机关依法办案,本事无可厚非。但桂阳县公安局介入本案的调查,无论是介入的时机,方式。侦办的部门,包括办案人员对建筑工程起码的技术水平和法律常识,都与最为严肃的刑事案件要求格格不入,极不和谐,其目的显然就是以此干扰甚至阻碍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正常审判活动。  对于公安机关违法插手经济纠纷的情形,公安部曾经三令五申明令禁止。《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第二条明确规定:对经济纠纷问题,应由有关企事业及其行政主管部门,仲裁机关和人民法院依法处理,公安机关不能干预,更不允许以查处诈骗等经济犯罪为名,以收审,扣押人质等非法手段去插手经济纠纷问题。否则,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依法追究有关当事人和主管负责人的法律责任。我与国鸿公司的案件已经由郴州市中院受理并开庭,桂阳县公安局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强势介入,明显干扰了民事诉讼活动。  三,桂阳县公安局办理案件程序严重违法,以诈骗罪立案属于定性错误,我没有涉嫌犯罪,本案不属于移送的情况。   1,立案时间严重违法。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国鸿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4年9月19日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桂阳县公安局立案的时间竟然是2014年1月6日,在控告之前就立案了,程序严重违法。  2,桂阳县公安局以诈骗罪立案属于定性错误,本案只是一起建筑施工合同纠纷民事案件,本案没有涉嫌犯罪。我国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我作为建设施工方为国鸿公司建成了7栋楼房,都已经验收合格,这是铁的事实,没有任何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地方。现在是国鸿公司欠我的钱,我没有骗取他的钱财,钱还在国鸿公司自己的口袋里,他们是占有我的利益,我是受害方,如何能说是我诈骗呢?退一万步来说,国鸿公司认为是向法院起诉的金额2500过高,实际工程量没有这么多,国鸿公司可以向法院提供证据,来证明实际工程量是多少。法院最后怎么采纳,到底是多少工程款,这不是由我说了算,也不是由国鸿公司说了算,法院都会公正判决,给双方一个说法。起诉的数额高了,法院是不会支持的,但起诉金额与法院支持的金额差别过大,这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这是无论如何都不构成犯罪的。  3,桂阳县公安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与尹文才恶意串通,虚构工程量。工程施工中的签证是要建设方,施工方,监理三方签字,并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国鸿公司编造我与施工员尹文才恶意串通,虚构工程量的谎言,其目的是为了达到拖延付款时间,或不付工程款的目的。  由此可见,现在桂阳县公安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国鸿公司所说的诈骗情况,说明桂阳县公安局对本案的立案是有问题的,其目的是为了帮助国鸿公司逃避债务,根据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本案不属于移送案件的情况。  四,郴州中院违法解冻保全财产的情况  在起诉时,我向郴州中院申请了财产保全,要求冻结被申请人价值2500万的财产。郴州中院依法冻结了国鸿公司位于凤凰城的住房,车库和门面。国鸿公司对郴州中院的保全措施提出异议,认为保全冻结的财产标的超标了,郴州中院根据国鸿公司单方面提供的房产评估报告,对凤凰城的住房全部解冻了。郴州中院对该房产的解冻没有通知我,也没有主持双方进行听证,仅凭国鸿公司单方面做的评估,就对冻结的财产进行解冻,严重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为此,我只好委托郴州厚信联行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郴州中院现在冻结的114个车库和16个商铺的房产价格进行评估,评估价格为114个车库的价格为791.71万元,16个商铺的价格为584.50万元,共计1376.21万元,考虑到被冻结的房产位置比较偏僻,处置的难度很大,郴州中院冻结保全的财产适当高于申请人保全的数额。现在郴州中院冻结的这些车库门面的价格远远低于我申请财产保全的数额,本案判决书生效后将无法执行,无法保障我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我辛辛苦苦为国鸿公司建好7栋房屋,国鸿公司却不支付我的巨额工程款,还要诬告我诈骗。我被逼无奈,向法院起诉维权,桂阳公安机关却要法院移送案件,帮助坏人达到拖延支付工程款的目的,法院却又对保全冻结的财产进行解冻,帮助坏人转移资产,公安和法院现在置国家法律于不顾,肆意帮助不良开发商逃避债务,他们这一系列行为是要把我逼向绝路。天理何在?国法何在?  由于国鸿公司长期拖欠我的工程款,造成我无法支付施工的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无法如期偿还银行和民间借贷,导致债主上门逼债,把我的房屋霸占,小孩读书都不敢出门,一家人生活不得安宁,我现在是有家不能归,有屋不能进,四处流浪避债。我恳请有良知的部门领导能够为我主持公道,对桂阳县公安局和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办案的行为予以监督,要求桂阳县公安局停止插手经济案件,郴州中院尽快审结案件,继续冻结国鸿公司的资产,确保法律的公平和公正,化解社会矛盾。  报告人:刘苹  2014年12月18日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