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

2018-09-13 03: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序  在过去的日子里,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正在发生什么事?  还将发生什么事?  有时群众为何“怨爹”“骂娘”?  是党的政策不好吗?  是利民村的群众刁钻了吗?  都不是!  哪是为什么呢?  在云台镇利民村,部分村镇干部因其违法乱纪猖獗,恐为人知,怕被察觉,遂将“真事隐”,把“假语存”,文过饰非,粉饰太平;反而倒打钉耙,诋毁、抹黑他人,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故意歪曲事实,隐瞒真相,进而蛊惑人心,欺愚群众,致使罔加揣测、误判错判,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以致“假作真时真也假”。本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必宣讲,但为了弘扬真、善、美,有必要就此澄清事实,还原真相,唤醒民众,以正视听,故而揭露丑恶和违法犯罪,彰显正气,弘扬法治之精神。  在利国利民的“三农”建设中,云台镇利民村的各项惠农政策是怎样实施的呢?大量涉农、支农、惠农资金又是如何使用的呢?现就惠农政策实施状况和支农资金使用情况一、二、三、四……的公布于众。以客观的事实说话,让详实的证据发言,是非功过,善恶美丑在其中,雅俗共赏,见仁见智,又飨不明真相者,或赏那些摇旗呐喊、擂鼓助威之讹传者,以弥那撮摇唇鼓舌的御用“乡村小政客”之妖言惑众,慰藉一下残喘之民生耳!  第一章涉农、支农、惠农资金使用情况  ……  (详情见天涯论坛网上所述,该案长寿区人民检察院已向长寿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但长寿区人民法院至今未将司法结果公之与众,人民群众疑问:会不会又不了了之了?请相信,这是肯定不会的!一则是人民的法院,二则是倡导法治的社会与时代!)  第二章 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下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问题  我国法律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集体建设用地征收、出让、转让的法定程序,未经国土资源等部门审批,进行土地使用权转让的,都是非法的。  不过,也有不受国家法律约束的“特权”存在......  重庆市长寿区云台镇利民村集中居民点建设(简称“新村”建设)之初,原本拟按拆迁户“自筹自建”的模式进行,但后来在驻村干部吴绍华上窜镇党委书记陶进文下联原村支部书记刘树和的共同精心策划下,借“新村”建设之机,未经国家征收和“招、拍、挂”等法定程序,就通过会议(2012年7月31日会议),以一纸“委托”施工合同书非法出让数十亩集体土地使用权给所谓的“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背名进行开发性建设,再将经营性房屋高价倒卖给拆迁群众(建房成本“900元/M2”见《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款);并僭越长寿区规划局、国土局、城建委等政府行政职能部门之法定权限,越俎代庖地赋予该“公司”对“剩余房屋”占用下的集体土地的占(所)有权以及由此派生的经营权、支配权和收益权。  然后又以《云台镇利民新村竣工结算、余房移交相关事项的决定》对“委托”施工合同“规定”的“剩余房屋由施工方自行处理”的“条款”予以固化和确认。  于是,在村镇“权力寡头”的特权操纵下,利民村数十亩集体土地上所建数百套房屋所产生的价值数千万元的经营性地产收益就这样囊括抛投进“资本者”账下,从而一次性地掠夺了劳动农民群众的土地生产资料,抢占了农村集体土地资源,进而完成了对地产性增值收益的垄断性分配。就这样,在“肥腻”少数人的熏心的利益建设和驱使下,利民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所属广大劳动农民群众被狠狠地一脚踢开,,“新村”建设的主体和受益对象被无情地“靠边站”了。  《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与《云台镇利民新村竣工结算、余房移交相关事项的决定》,完完全全违背了《宪法》第六条、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十条、第十二条、第六十三条、以及中发【1997】11号、国办发【1999】39号、国发【2004】28号、国办发【2007】71号、国土资发【2005】176号以及《国土资源部关于严格建设用地管理促进批而未用土地利用的通知》等党中央、国务院及其相关部门的有关土地管理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中关于严禁非法转让、出售、买卖集体土地使用权以及改变集体土地使用性质和用途的禁止性明文规定,明显具有《刑法》规定的非法转让集体土地及其使用权牟取暴利的性质和目的!  与国土资发【2008】138号、国发【2010】47号、和渝国土房管发【2010】180 号、渝国土房管发【2011】127号等相关“增减挂钩”的文件中“尊重群众意愿,维护集体和农户土地合法权益”以及“要依法维护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主体地位,依法保障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受益权”的原则和精神“南辕北辙”!  更与中央头号文件强调“依法保障农民宅基地权益”、“农村集体非经营性建设用地不得进入市场”、“把坚持农民主体地位、增进农民福祉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的政策要求分庭而抗!  也与习近平总书记重庆讲话要求“依法办事、发展要注重民生、让人民群众在共享发展成果中拥有更多获得感”的精神格格不入。  仍然坚持与习总书记小岗村讲话号召“维护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农民土地权益”的要求背道而驰!  再则,也严重违背了利民村村组干部(包括老干部)和广大群众的共同意愿和严正要求(见利民村2012年7月25日、2012年10月25日、2014年1月3日以及1月10日等诸多群众会议记录)。  “房地产下乡”,十分清楚地表明,一些腐败官僚已经把贪婪的魔掌伸向了农村,伸向了农民,伸向了农村农民赖以生存的集体土地。它们凭借手中的公权力,打破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攫掠农民的生产资料,独占土地资源配置,并垄断由劳动对象(集体土地)所产生的剩余产品的分配。他们搞个人发财,把集体土地完全变成了极少数人的大型“印钞机”。其行为严重挑战、凌驾了现行的党中央的土地政策和国家法律的权威与尊严,冲击了我国严格的土地保护政策和制度,扰乱了现行的农村集体土地管理秩序和农村经济管理体制,严重破坏了我国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完全否定了以“共同富裕”为目标的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以及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信仰!尽管人民群众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这就是时下云台镇利民村农村之现状,更是农民的苦患。  “事实是最雄辩的。事实是最好的见证人!”  还是来看看事实吧:  一、被戏称为利民村“慕尼黑协定”或“南京条款”的委托施工合同书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曾经在接受长寿区经侦队的调查时,吴绍华书记毫不避讳地说:“合同是我定的,(承建)价是我‘砍’的(时任驻村干部)……”。  二、“‘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的会议记录  2012年7月31日,当时驻村干部吴绍华主任在会上“拍板定案”决定说,“(拆迁安置集中居民点)挂钩(建设用地与土地复垦增减挂钩)房以外的剩余房屋由承建方自行处理”。  我问吴主任:“这是否有政策上的依据和法律支持?”  当时吴主任听了,当着大家的面拍案而起,情绪激动地扯着嗓子抖指着我怒斥说:“没得政策依据,但这是根据‘增减挂钩’的文件精神;你把“政策”两个字给我叉了……”!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三、群众的意愿、诉求及发言情况: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备注:记录人杜万科为云台镇原副镇长,后因辞职离任。)  四、“利民”新村“剩余房屋”及其占用下的土地使用权移交、处理情况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五、房屋清理粗略统计表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六、长寿区城乡建设委员会电子公文: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注:建设工程施工图设计文件审查是建设工程必须进行和遵守的基本建设程序。施工图设计文件必须通过政策性审查和技术性审查后方可使用:政策性审查未通过的工程,不予以技术性审查。)  实际情况  2013年7月31日上午,承建商任万舟在工地门口面对前来看房的业主群众大发牢骚:“你们都说我包高了,‘老子’才包成几百块,多的(钱)你们没得到,‘老子’还是没得到,都被别个抱起走了...... ”  至于房屋的修建成本,“900元每平方米”也是有据可查的,例如在吴绍华主持召开的“云台镇利民村5-8号楼图纸更改后增加施工成本解决方案征求意见表”第五条就已充分表明;而且还有其他群众也多次听到任氏兄弟说他们才包成几百元一个平方。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2014年7月9日下午,在施工方项目部,吴绍华主持召开了“新村”会议——记得是去参观、考察鲤鱼“新村”回来,承建商任万舟在会上当众质问吴书记:“群众都说我们对外(非利民村村民)卖了几十套房子(截止时间:2014.07.09),那‘450’(“增减挂钩”外集体土地所建房屋经营性收入)元钱到哪里去了?说是拿来给我们施工方做补贴的,但那个钱我们施工方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其兄任万儒也在会上发言问吴书记:“是否可以将‘新村’全部工程款都按1200元每平方米结算,让我们施工方走人,‘剩余’的房子我们不再卖了,那‘450’元我们也不要了!”任万儒的发言要求当即遭到吴书记断然拒绝,“那由不得你,你想啷个就啷个么?要不干,你一事前莫来摸……”!  “剩余房屋”及其多卖的那“450”元营利性收入总算找到了“背黑锅”的人,当记吴主任和吴书记一笔大功,陶进文书记理当授之勋章一枚!  所以,在2014年1月10日选房会上,有群众发言说,“新村的问题,不怪任万舟,只怪村上有问题,任万舟没有责任”;“新村建设的宗旨是惠民,不是为了赚钱。惠民政策不要成了伤民政策”!  看来,从委托施工合同的签订到余房的移交处理决定,都是少数“权力寡头”精心策划实施的结果,都是背离民意的,都是在背离党中央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的状态下进行的,是完全建立在损害农民群众土地权益的基础上的。  看来,广大群众都强烈要求将集体土地之上所建“剩余房屋”所产生的地产性增值收益收归利民村集体经济组织,并被该经济组织所属群众所分配,这是政策和法律赋予享有主体地位的农民群众的基本土地权益。但是,农民群众本该享有的这种基本土地权益却被村镇“权力寡头”在两次分配的过程中掠夺和垄断了!  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实质,也即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本质就在于剩余产品归劳动者共同占有和支配,而非腐败官僚与资本者独享!  劳动(发展)成果只有公平地分配,才能保证人民群众拥有“共享”的“获得感”,实现“共同富裕”,消除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从而保障社会的长治久安。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凸显的更是政治问题!  我国的社会主义初级价段的分配政策允许并鼓励一部分人通过勤恳劳动与合法经营先富起来,在“先富”的带动下实现“共同富裕”。但是,党和国家决不允许那些腐败“权力”与“资本”的“媾合”去掠夺生产资料、抢占资源和垄断发展成果!  上述问题表明,农村集体土地的权属(所有权)出了问题,由此派生的使用权、经营权、支配权和收益权等也随之会出问题,并随即滋生出大量矛盾,利民村新村诸多矛盾问题的根结就在于此,是利民村当前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也必将是未来必须重视的矛盾问题。  所以,少数村镇干部将利民村农村集体土地非法转让,并将其私有化,它的背后所折射、透视出的深层次的政治问题是:  1、还要不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  2、还让不让劳动生产者——农民群众掌握生产资料——劳动对象——土地?  3、还要不要公平分配受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所决定的剩余产品——发展成果(利民新村建设的发展成果也就是利民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属劳动农民群众以集体土地为劳动对象所产生的剩余产品——也即《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与《云台镇利民新村竣工结算、余房移交相关事项的决定》中,由吴绍华“规定”赋予施工方自行处理和支配的剩余房屋占用下的集体土地所产生的数千万元的经营性地产增值收益)?  4、还要不要党中央的大政方针、决策部署和国家政治经济制度及其相关法律法规?  5、还要不要农民群众“共同富裕”奔小康?  6、还要不要尊重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政治信仰?  “利民”的“新村建设”,“必须尊重农民的意见,尊重农民的利益,符合法律程序,违反这三条,就是违法”!  “我国有着最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土地的使用要合法,土地使用要保护农民的利益,这是土地保护最基本的两条。一些人如果连土地保护的基本国策都搞不明白,那就是不称职;如果是有意用弯弯绕的法子把农民土地骗走当作自己的‘唐僧肉’,那就是知法犯法......”!(2015年12月18日《聚焦三农》《变了味的新农村建设》)  第三章 “高山移民”扶贫资金实施情况  利民村的“高山移民”情况,按长寿区发改委在《长寿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工作快速推进》中公布的数据:“2013年市下达我区高山生态扶贫搬迁任务是60户、260人,我区按《长寿高山生态扶贫搬迁2013—2015年总体实施规划》,2013年实施了260户、920人,分别安排在云台镇利民村133户、431人,洪湖镇码头村53户、175人,云集镇雷祖村74户、314人,3个农民新村”。  然而,申报户群众去向吴书记要“高山移民”款,吴绍华书记答复说,符合条件、审核通过了的只有78户283人,每人只有5000元。就算所说不假,也仅有少数申报群众每人得了2000元,尚且不足“78户、283人”之数;其余申报了而尚未得到补助款的农户碰到就问,他们划拨下来的每人8000元(见注释①)的高山移民补助款到底去哪里了?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第四章 “危旧房改造”扶贫款实施情况  为了贯彻落实好国家危旧房改造政策,吴绍华书记“悄然”地为群众“争取”了该项目,“秘而不宣”地给利民村269户村民申报了危旧房改造补助款,每户六千元(见注释②)。材料上报上去了,补助款也划拨下来了,后来群众闻讯去向他要补助款,吴书记竟答复说该款未申报下来,网上公布的(《利民村C级危旧房改造269户申报人员名单》)全是谣言,所以群众分文未得!后来,突然听说上面涉农检查组要来检查涉农专项资金,吴书记就请七个组长去喝酒,让组长下来给群众“做工作”,并让组长下来找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字认可,还说“如果有人下来调查,就让群众说这个款是给他们交电力增容费去了”,意即让群众背名承认——然而,群众坚持认为委建施工合同中明文约定“1200元每平方是包干价”(详见《云台镇利民村建设用地复垦农村新村居住点委托施工合同书》及《利民村新农村建设工程项目“一事一议”会议记录》)!为什么下拨的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都说是拿去搞集中安置房建设去了呢?围墙范围内的包括各种基础设施在内不是均包干承建了吗?“为什么在包干价外还要我们再承担这样那样的费用?”有的群众质问,“怎么国家专项惠农资金老是有人打歪主意?”  按中央相关文件规定,危旧房改造补助款不是要专款专用、发放到户吗?!  但是,吴书记则说每户只有3000元——不知是区建委的配套资金还是市里的财政专项资金,而且就连三千元的补助款至今也还未发放到农户之手,以致于群众分文未得!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农村发展调查: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之二)

          第五章群众反腐联名请愿            云台镇利民村广大群众共同向上级党委请愿如下:  一、高度重视、密切关注云台镇利民村之事,敦促司法机关以网上反映的事实(利民村“利民”政策实施状况白皮书)线索为突破口,严肃依法追查云台镇利民村“新村”建设中业已久存的、引发民愤民怨的土地贪腐和严重的土地违法行为,以捍卫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下的政治、经济制度,造福苍生!  二、清理利民村“新村”建设中经营性地产收入,依照相关土地和房屋管理政策及法律处置,归公归民,杜绝被施工方背名下的腐败团伙巧取豪夺。  三、审计利民村“新村”财务和各项国家惠农专项资金的收支状况,如高山移民款、“金土工程”避灾搬迁补助款、土地复垦补助款(利民村约八十余亩、每亩2.1万元补偿给土地复垦所在集体经济组织的主要用于农田整治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土地收益)、危旧房改造补助款等落到实处,专款专用,确保农民群众应得尽得,真正受益。  望准所请,如民所愿!  结束语  在云台镇利民村,各项涉农、支农、惠农资金就是这样被使用的!各项惠农政策就是这样被实施的!  人民群众苦不堪言,无处伸冤!  是谁在封锁、破坏党的政策?又是谁在扰乱国家律令?到底是谁在肆意遮住党的阳光?又到底是谁在屏蔽党的温暖呢?  “苍蝇”飞,“硕鼠”窜,“魑魅”舞,惹得民嗟叹,众生哀怨!待何时,除“妖孽”,还我村民一片欢跃?!  写在后面的话  ——一名人大代表的倡议  面对云台镇利民村的违法与腐败,我们利民村一切有正义感的党员和群众,虽然不会像山西胡文海那样拿着大刀去砍那些欺压群众的贪官,也不会像他那样扛着猎枪去打污吏,更不会像云台镇及利民村的违法腐败团伙、黑恶势力雇凶打杀为民代言而不被十万元重金所贿的人大代表郑家中那样去对付恐暴。但是,我们会努力去揭露违法与腐败,声讨云台镇及利民村的邪恶!以得弱势的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从利民村的精英欺愚中解脱出来,求索于大众政治下“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拥有他们应有的“获得感”。  诚然,于云台镇及利民村,反对腐败、反对违法犯罪,尽管正值长夜过春时、路漫漫而修远中,但我们坚信,只要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之下,有着坚定的反腐决心和强大的法治力量,其东风一定能够漫卷云台之长空,扫却利民村的乌云,清风碧月当现,红日临空高照!  或许,云台镇及利民村,一切讲真话、说实话的正义之士或将“破帽遮颜过闹市”,但他们无所畏惧地为之奋斗的是,力求不让“小萝卜头”那颗稚嫩的生命与千百万先烈等共同换来的社会主义及其共享理念,断送在腐败“权力”与“资本”的联合垄断中。  这些许,权且谓之为云台镇及利民村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追求法治下的“公平”、“正义”和“共享”的信仰吧!尽管“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但于此追求,其“不始与我,也必不止与我”!  不知,上级党委能否从中看出搅乱纲常者谁?怠弃律令者何?  对于利民村业已存在的违法问题,希望云台镇政府早日拿出纠正措施和整改方案及其行动时间表和路线图,切实解决利民村的民生问题!  毕竟而言,党中央制定的各项政策都是最能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利益的,人民群众广泛叫好党中央是为广大老百姓作想的!但,毕竟而言,总有一小撮掌权后异化了的人,他们为了“肥腻”极少数团团伙伙,总是绞尽脑汁地上下串通去篡改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甚至践踏国法。云台镇利民村就存在这种严重的违法问题,难怪愤怒的群众“怨爹”“骂娘”!那都是因为搞个人发财的人们抹黑了党的形象,败坏了党的声誉!  对于那些弱化党中央的领导、篡改党中央的路线、变通党中央的方针政策,而愚弄、虐待苍生的违法乱政者,上级党委又将如何去积极面对以回应广大老百姓和社会的期许?也必亦将成为茶余饭后、街头巷尾共同热议的话题!  想必,各种麻木与冷漠,都在党中央的群众教育路线和“两学一做”中逝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焕然一新的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与热忱之精神面貌!  大家为民鼓与呼,“法治”下的“公平”、“正义”和“共享”或将不再是一种遥远的梦想!  云台镇第十八届人大代表、利民村原综治干部、中共党员:刘建新 文  注释:①、见《重庆日报》:《重庆下达2.2亿元资金 首搬高山移民2.75万人》、《重庆晨报》:《高山生态扶贫重庆五年搬迁50万人 补助标准每人8000》等文。 ②见《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做好2013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建村[2014]76号)》等规定;《重庆日报》报道:“(危旧房)改造补助标准为: C级危房7500元/户其中渝东北、渝东南提升到8500元/户;D级危房3.5万元/户”;《人民日报 》《3年来改造危房16万户 重庆让农民住上好房子》;《重庆市长寿区建设委员会关于巴渝新居建设和危旧房改造的实施方案》;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关于报送2009年巴渝新居建设和农村危旧房改造建设计划的紧急通知》;长寿区发改委刊文:《立足本区实际 落实高山生态扶贫搬迁政策》。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