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证券通 >  正文

海南现代妇婴医院偷改病历推责任

2018-09-15 07:4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前一篇:

  小宝宝之前分别在几家不同的医院做B超,所有给我们做个B超的医生都会夸奖我们的小宝宝发育的非常好,模样也非常的俊俏漂亮,所以我们一家人怀着无比美好的憧憬期待这小生命的降生。NPj多度网

  6月25日,这天又到了要去医院做检查的时间了,我夫人在自己母亲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做检查, B超显示羊水量偏少,医生建议住院观察。  6月27日,上午我们就直接办理了入院。但入院后经检查羊水是正常的,其它的指标也是正常的,孕妇状态也没有什么异样与不适反应,这时我们就想马上出院,因为连宫缩反应都没有都还不知道要几天才有反应,但我们住院责任医生说孕经期已满41周,虽然指标都正常但建议我们住院观察待产确保安全,建议我们打催产素催产,由于打崔产素有一定的副作用,我们为了宝宝健康顺利(5月份,医院有一起打催产素导致婴儿死亡的事故)的降生我们要求在自己各项指标都正常的情况下自然分娩。我们在医生的建议下没有出院就住院自然待产,到7月1日下午傍晚,我夫人才开始有宫缩症状,这期间孕妇状态与检查的各项指标也都正常。  7月1日下午 开始有宫缩现象至7月3日宫缩强度逐步在加强,7月3日时已比较强烈,这两天我夫人睡眠情况不好,医生有开了减少疼痛助睡眠的药给孕妇,但效果不明显。  7月3日 责任医生上午检查我夫人发现羊水已破,羊水状况清澈正常,医生安排下午进入产房。约 14:30分进入产房待产,我夫人监测指标正常,宫缩现象强烈、规律、宫口未开到3CM.  7月3日约18点多,经医生检查宫口开到3公分,麻醉师开始麻醉手术,麻醉手术完成,我夫人疼痛慢慢减轻,卧床开始休息。  1.7月3日约20点左右,第一次麻醉逐步失效,麻醉师开始第二次用药,随后我夫人开始出现身体发抖现象,并逐步加强,斗幅明显较大,助产师关闭空调,拿棉被给我夫人盖上,我夫人发抖慢慢得到缓解,当时医生并没有在场。  2.约在我夫人发抖之后没多久,见胎心监测仪报警 160次以上,我夫人感觉到发热向医务人员提出自己是否在发烧,接着助产师才发现我夫人高烧40点几度,胎监仪任然报警,胎心也在逐步升高。也大约是在这个时候,助产师通过宫口检查发现胎儿位置已经变成枕后位,并要求我夫人休息时侧卧来调整胎儿的位置。  3.医务人员找来医生决定给我夫人用退烧药,约15分钟后退烧药才拿来给我夫人服下。医生在了解我夫人的情况后  4.吃完退烧药,高烧未明显好转,此时胎心仍然在升高,由于第二次麻醉渐渐生效我夫人带着高烧在产床休息。  5.7月3日约21时左右,医务人员进行了宫口检查,医生要求我夫人自己开始顺产,大概是此时太监仪显示胎心越来越快常值在180次上下,仪器仍然报警我夫人的高烧也没有退。  6.我夫人经过几轮试产后,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已是痛的撕心裂肺,医生又对其进行了宫口胎位的检查,认为胎位情况可以达到顺产的要求,还是继续保持顺产,试了几轮仍然不行,医务人员就要求我夫人下床来做一个小时垫球运动(坐在球上,随弹力上下运动),才经过约20分钟的垫球运动,我夫人由于剧痛难忍要求停止垫球并想进行剖腹产,但医务人员还是鼓励我夫人继续垫球争取顺产,此时胎监仪显示峰都多次达到200多次,我看到这个值的问医生为什么这么高,他们回答说可能是垫球引起的,而且不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当然是否严重我们更无从知晓。继续几次垫球之后,我夫人已经无法再忍受剧痛要求停止垫球,医务人员这才同意停止,要我夫人继续回到产床继续顺产,又经过几轮努力我夫人感觉到越来越剧痛,已急迫的表达出要剖腹产,但医务人员仍然鼓励我夫人顺产,又试两轮,此时我夫人感受到剧痛已达到忍受的极限(事后回忆说,这是连续性的痛不是规律性的)对我喊出“救命”二字,此刻坚决要求剖腹产,医生见我夫人如此也就只能同意剖腹了(此时没有一个人已经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任何的为急救措施),我夫人此时仍然高烧 婴儿胎心已达到约180-190次的常态。在医生出去之后,一直负责照看我夫人的助产师还非正式嘀咕的说“我知道你这个孩子不好生的,但是他们(指医生)说能生,不顺产都不算我的分……”按当时的语境理解就是 “这个孩子我知道不好生,但是医生说可以顺产我也就不好多说了,虽然顺产我才得分,但我还是好心提醒你的胎儿不好顺产……” 我当时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我们自己要求剖腹后这么说!!  7.在同意剖腹之后,我夫人在产床等待约20分钟后,医生才过来安排剖腹产,随后接入手术室,此时各医务人员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8.由于手术室我不能陪产后据我夫人回忆进入手术室约10分钟开始手术。胎儿取出后,医疗记录羊水3度污染,胎儿窒息经抢救有了呼吸哭声,便将胎儿放置一旁,评分还分别达到4、9、10分,我相信此时的他们依然没有觉察到胎儿情况的严重性,也没有警惕婴儿在近两个小时中我夫人高烧40度以上、胎心160-190逐步升高、羊水3度重度污染下婴儿会不会发生什么突发情况,要不然抢救之后怎么会把婴儿放置一盘许久没有人去护理?  9.7月3日大约23多,医生通知我夫人老公,婴儿已出生,但羊水污染严重,胎儿吸入过量,无法全清除,呼吸有明显的不畅,带有啰音,我听后没有多想只希望孩子能得到及时好的治疗就立即要求立即转院治疗,医生同意并建议去市妇幼儿童医院。从我要求转院到市妇幼儿童医院的救护车来到办完交接手续这个过程也有1多小时,我不知道这1个多小时婴儿是否进行了有效的救治???  10.7月4日 0:30分左右转入市妇幼儿童医院对婴儿进行救治至8:30左右医院告知我,由于羊水污染太重,B超显示肺部亮点密集,婴儿胎粪吸入过多引发综合症死亡率非常高,就目前抢救的效果来看,要我做好心理准备。此时我的心情犹如跌入万丈崖无以言表,只能求医生尽一切努力抢救哪怕有后遗症。我如座针毡在外等待,又过了1个小时,医生出来告知我婴儿心跳已极其微弱,在人工干预下才能维持生命体征,建议我放弃治疗,我不愿放弃治疗但事实上已无力回天,医生先后3次让我进入抢救区给我看孩子的状况让我放弃无谓的抢救,当我最后一次看到我的宝贝全身已发紫,嘴里插着引流管不停的有血水从肺里面抽出、上嘴唇由于长时间的抢救犹如去掉了表皮一样的血红、心脏被医生不停的按压着来维持生命体征,见此我心中一颤全身无力,脑袋一片空白,些许才回来神来,便同意了医生放弃抢救,我希望她在这短暂的10个小时的人生旅程中能有片刻的安宁!  辛苦了近一年,却是这样的结果,我们身心都极其的疲惫,至今都没有完全恢复。特别是我夫人更是被身体与事实的双重摧残,我想所有为人父母者都应该能体会到这样的痛苦!我夫人整整两天想起自己一直健康的宝宝就这么没有了就泪流不止,到现在一旦触到痛点也是以泪洗面,真不知道哪天才能真正走出这样的阴霾!  7月6日,宝宝短暂的生命结束已经整整2天多的时间,我的心情精力也恢复了不少,我夫人却依然在高烧吊水,为了不影响她的恢复我一直都表现的无比的平静,生怕影响她憔悴的心灵。此时我们也才意识到医院还没有对这次的结果做任何的说明,先不说过错的问题,连个医学方面的说明都没有,更别说对我夫人及家人的心理安抚,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想到这里真是令人寒心!我此时非常的迫切想了解一下医院对于这次的事件有什么结论,我礼貌而温和去找了医院的院长,去了之后非常的失望,他们的院长对我们的事情表现似乎还不知情,我要求他能给我一交代,他说他了解一下情况后再答复我。这就一个标榜优质服务,优质医疗技术的医院对待一个刚失去孩子的父亲与家庭的态度!!!  7月7日,副院长要我去他办公室,对我要求的交代给了一个简答而敷衍的答复,就是“医院操作流程正常没有什么过失,我夫人高烧是由于我夫人急性绒毛膜炎导致(根据他们单方面的检验结果病理诊断为:考虑急性绒毛膜炎),胎儿在出生后评分达到了10分,因此他们不对胎儿的死亡负有责任。”这就是一个医院的院长对我们的答复!!!真是天理何在????我无言以对,怕影响到正在治疗的夫人压制住自己怒火离开了院长办公司,许久才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夫人从7月3日20点左右高烧开始到7月7日反复的高烧不退,然而我们家人却没有感觉到医院的急迫性,于7月4日、7月5日、7月6日这三天是谁值班就是谁过来看看孕妇的情况,孕妇连续4天的反复高烧达40度以上都还没有引起他们的危机感,还是我于7月6日那天像他们当班护士压制住自己怒火严肃的反馈情况说“我夫人剖腹到现在反复高烧40度以上,都3天了,你们连个会诊都没有,要知道连续高烧人都会要没命的,你们到底会不会治疗…………”这之后才有医生两拨医生过来好好看一下,到下午副院长才带着几个医生一起过来看看我夫人的情况,也没有诊断出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夫人反复高烧,说明天他们请了某附属医院的专家金松教授过来一起会诊。7月7日,上午大概8点30分左右医院副院长带着一队医生与金松教授来到我们病房给我夫人会诊,经过金松教授检查发现我夫人乳房硬块已经到了腋下,诊断出夫人反复高烧不退的原因是乳房积奶肿块造成的,同是也不排除其他原因造成,后经过乳房通乳理疗,开始逐步退烧好转。当金松教授发现乳房肿块后对着一起会诊的医生脱口而出的说:“你们连这么明显积奶都看不出来?”。现在回想起来来到这家医院真是肠子都悔青!  本以为病情这时应该会得到全面的控制,但问题又来了,在烧差不多都全退之后,在7月11日,责任医生对剖腹创口进行检查,这是发现创口已经红肿隆起,伤口已经感染化脓流出好多暗红脓水,此时此刻我真的对现代妇婴彻底失去了信心,如果这个感染消除不了我就只能立马转院了,给我感觉别把命给丢在这里了。本来可以差不多出院回家疗养这又在医院呆上几天,看情况而定出院。  以上是我对我夫人入院后待产、分娩、胎儿抢救、我夫人治疗各个阶段的客观所见的描述,我不是医生我不能用专业的眼光去评价,我只能把情景描述出来,让法院领导,让鉴定机构的领导来为我们做主,望你们能做出公平的裁判,你们的裁判结果将直接影响一个家庭的未来的生活与幸福,而且不管怎么裁判对我们的伤害也将是永远的,因为什么都换不回我们的孩子与时间,即使康复非常顺利的情况下我们再要下一胎的时候我都已经三十五、六了,夫人都三十四岁了!  到目前为止医院不愿承担任何责任那我现在郑重的问医院:  1.以你们的检查为证,非常健康的孕妇与胎儿在你们院里面待产分娩,结果婴儿死亡,这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你们就这么的心安理得对我们死去的孩子不闻不问的逃避责任?  2.从2015年4月份开始在贵医院做产检到进产房2015年7月3日14:30左右,我夫人与胎儿各项指标显示都非常的正常,为什么会导致羊水重度污染至胎儿吸入过多胎粪引发综合症至胎儿不治身亡??  3. 为什么在我夫人第二次麻醉加药后出现全身发抖、随后高烧40度后,胎心监测报警160度以上后医务人员不对我夫人做进一步的检查来(羊水,B超)排除可能出现的我夫人、胎儿危机情况?  4. 为什么在我夫人持续高烧40度左右、胎心从160次逐步上升190次,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医生未做危险排除检查,而也没有意识到羊水已经污染非常严重?  5. 在胎儿剖腹取出后,发现羊水污染程度为3,属于重度污染,且婴儿有窒息现象,为什么之后不及时对婴儿进行危险排查,而是等待在那里进行评分,而不是根据羊水的污染程度以及孕妇生产的过程来为婴儿做急救准备?  6. 我夫人高烧、羊水重度污染、胎儿窒息、我夫人连续4天反复高烧40度不退无人确诊?  7. 剖腹创口大肠杆菌感染化脓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难道这都是意外与医院无关????  8. 为什么你们不客观的记录病历?(不把你们要产妇垫球运动一小时校正胎位的记录体现在病历中,至始至终你们都没有要求过产妇刨宫产,是产妇自己疼痛难忍强烈要求的)最后我请大家记住,这就是海南现代妇婴医院,一家商业化运作的私立医院………………  以下是现代妇婴医院的其他医疗事故的链接,它们一惯的态度就是不承担自己的责任,一定要让失去孩子或亲人的家庭通过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才能讨回自己的公道! 文章转载:http://www.minzhunews.com/a/jiandu/2017/0219/167423.html 来源:民主资讯网 作者:民主资讯网 时间:2017-02-20 15:48:05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