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评测 >  正文

廊坊医院院长案大反转 死者张毅巨额浮出水面

2018-03-03 04:5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原标题:大反转?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巨额浮出水面)

  2018年2月5日消息,2018年1月27日,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在其办公室坠楼身亡。廊坊警方认定此案排除他杀,系。但因一份疑点重重的“遗书”,引起海啸般舆情。

  张毅是老三届,1984年从兰大医学院医疗系临床医学本科专业毕业,从事骨科研究与临床实践30多年,是骨科界的知名专家,曾获得“河北省科学技术成果奖”,2016年还入选当地首批名医。

  如此光鲜的背景,何以轻率?张毅身后,一份疑似其写的遗书,掀起层层波浪。遗书上的“杨某某,我在地狱等着你”,箭头直指医院合伙人杨玉忠,两人此前确实存在经济。

  张毅死后,网上舆情滔滔,杨玉忠觉得有必要向警方说明情况。1月31日凌晨,他前往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现因涉嫌挪用资金罪扣押被刑事拘留。一时间,杨玉忠被网友口诛笔伐,甚至冠以地方黑恶势力的称谓,并认定张毅与杨玉忠有直接关联。

  然而,法律人士经取证发现,此案事实与舆情大相径庭,张毅遗书疑点重重,部分信息的发布与逝者死亡及警方介入时间存在矛盾。更为蹊跷的是,在杨玉忠之外,张毅因倒腾两家“城南医院”,向疑似涉黑势力举下巨额。

  当地警方的调查,目前也已沿着这一方向展开,而与舆情的指向截然相反。

  1.第一家城南医院的诞生

  张毅、杨玉忠的合作,可追溯至2012年。张毅和刑士江早在1993年创立廊坊整形外科医院,因扩大经营,引入杨玉忠,启动股份制医院的合作,医院从西小区迁至廊坊市廊霸路97号,也就是今天的城南医院。

  当年12月22日,张毅、杨玉忠和刑士江三人签署协议,共同合伙经营城南医院。

  根据三方合作协议,张毅、刑士江以其持有的城南医院品牌计价200万元,另加有形资产300万元,根据《股份制医院合作协议》,张毅需入资1300万元,但财务账目银行往来款显示只有540万元。两人分别持有50%和10%之股份,为一致行动人。

  杨玉忠的入股成本远大于上述两股东,不仅以1200万现金入股医院,还加上自己名下的廊坊宏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房产,这也是给医院注入的最大一笔固定资产——价值103053915元的医院房产,总面积达23278.09平方米。装修款2000多万,不过,房产中有58133915元银行按揭贷款(快速审批秒下款),归由城南医院偿还。

  创业初始,杨玉忠并未直接或派团队参与医院管理。张毅既是院长,又是医院法定代表人,还兼任执行董事,三位一体,实际控制医院的人事财务与运营。刑士江是医院副院长,与张毅为一致行动人。

  2013年10月,城南医院正式营业,管理极度混乱。建院初期,所有的设备都是由张毅负责购买,200多万元的0.45的核磁成交价高达380万,飞利浦的彩超设备比厂家报价高了40万元。

  院内员工表示,张毅后来在医院上班时间并不多,有时候一周也见不着面,这种无人监管的机制,让刑士江和张的助理牛某某一手把控。

  医院人尽皆知的是,刑士江在各岗位安插将近二十位亲戚朋友;护士出身的牛某某,管理着医院的采购、财务、护理、医务、人事等各个部门,凡事都要先跟她汇报,她甚至可以代替张毅签字。

  2015年夏天,医院出现收费处员工私自收费的现象,费用高达10万余元。杨玉忠发现该问题后,提出要查看医院账目,但在第二天被告知发票及相关账目因为失火已被烧毁。

  2016年的8月至9月,医院的多名老员工突然离职,经问询获知,离职员工加入到一家名为颐美佳的整形医院,该医院地处廊坊中心地段万向城,装修豪华,这家医院的老板正是张毅,而从医院的筹建到开业,整个过程杨玉忠并不知情。

  2.涉嫌挪用资金罪

  城南医院开业近六年,股东从未进行分红。作为出资最多的杨玉忠,显然最为吃亏。

  杨玉忠因未参与医院管理,没有条件动用医院的钱,但在这几年中,张毅与刑士江的各项开销均由医院支出。比如张毅女儿在北京和睦家医院生孩子,一次支取30万元;2017年,张毅在北京购下一套房,从医院支取300万元。另购置一辆价值近百万元的豪车。从2014年开始至今,还陆续有多笔30万、50万、70万不等的借款(享低息贷款),且从未归还。

  在未告知杨玉忠的情况下,2017年5月,张毅开始筹建第二家城南医院。7月5日,卫计委下发“关于廊坊城南医院变更执业地点的批复”,杨玉忠才惊觉医院已被架空。

批复文件

  同期,杨玉忠以公司需要资金周转为由,从原城南医院账上支出1100万元。此过程获得张毅认可,并经过双方监管的会计出纳程序。并且,杨玉忠事后已返还此笔资金。

  为确保医院正常运营,7月10日,杨玉忠请来北京专业的医疗管理团队,张毅以撤离大量医技护工作人员为要挟,要求其停止该行为,杨玉忠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不仅如此,张毅在撤离人员后,还带走了城南医院的执照、公章和财务章, 导致百余名住院病人的医保报销款不能正常发放,在职员工不能上缴社保等一系列问题。

  无论私下开设整形医院,还是城南医院的所谓迁址,张毅此举均有同业竞争之嫌,未尽职业道德,严重违背当年签署的合作协议。

  因此变故,第一家城南医院不复从前,杨玉忠善后的团队只得将其改名为如今的新城医院。

  3.压垮张毅的巨额

  此时的张毅同时运营两家医院,其实并不轻松。

  地处廊坊中心地段的颐美佳整形医院,因经营不景气,2017年中旬撤销了在市场上的大部分广告,2018年1月20日宣布停业放假。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