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评测 >  正文

亳州汤陵派出所违规办案,致使我精神崩溃选择

2018-05-17 14: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2017年12月23日下午二点多,我拖着行李箱要去火车站,在家门口(金叶小区对面)等待出租车。这时遇到一个显示空车的出租车,我就招手拦下,并将行李箱放在车的后备箱,然后上车后我发现旁边己坐有一个女乘客,这时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我说去火车站,司机当时就说:“那15元”,我说:“你打表吧,我平时坐,打表只要12元”。司机就态度很不好的说:“那你不坐下去”,我说:“我怎么不坐,你打表啊!”他说:“去.去.去.下去.下去”,语气带着贬低的口气。我说:“你这是拒载,我可以举报你的”,然后司机就火了,下车就把我的行李箱取下来丢地上,又把我这边的车门拉开,口气非常恶劣的让我下车。(我当时有种被屈辱的感觉,但又没办法,要赶火车呢)我说:“好好15元,你把我的行李箱放回去,咱们走吧”。这时司机上手就拉我衣服,说:“我不拉你,你给我下来”。我当时就很生气,我说那我真可以打电话投诉的,他说:“投诉,投诉,我告诉你号码12328”我就拿出手机说:“我不下车,我要打电话投诉”当就在我拿手机拨号时,司机猛一下,把我从车里拉出来,我载倒在路边的花池里,我见他对我动粗,(我作为一个正在维权的消费者,他对我进行这样的举动,很气愤)我站起来后也推他一下,把他也推倒在花池里,这时因我推他时,他就抓住我的领口,用力向下拉,致使我也趴倒在他身上,就这样我也起不了身,我们都没有动手打对方,他就是拉着我的领囗不让我起来(这点围观群众都可以证明,我多次向群众说明,是他拉着我领口,不让我起身)我多次挣脱他的手,他就是不放手。这时他拿出他的手机打电话叫人说:“快来,我这边出事了”,(我听他打电话的口气,明显不是给他家人打的电话,感觉他是有一个出租车团队,会给他撑腰),我见他明显是想讹我,我这时就让来帮拉架的我侄女,帮我打110,并且让车内的女乘客也不要走,给我作证。  就这样被他拉着,过了有二分钟,我岳母闻讯赶来,把我们松开。我起身后,我认为是他先拉倒的我,我又推倒的他,也算扯平了,这也不算打架而且已被拉开后,双方都没有再纠缠。我就托着行李箱走出了十来步,站在路旁打算再拦一个出租车走(因我急等着赶火车)。  这时110民警来了(汤陵派出所的几个协警,都是20岁左右的协警)有一个协警走到我身边也不问事情原因,就说,走上派出所。我说:“是我报的警”,我正想讲述一下事因时,民警一把抓住我领口,强拉我走了两步,我就说,先别这样,我一会要赶火车,而且我们发现的予盾并没有什么太过激行为,请民警就地处理一下就行。可他不由分说,强行拉我领口,我没办法,就想到说点关系户会不会好点,我说:“别别,给个面子其实我和公安部门的一些同志关系也不错,特别是老政法委书记是我老领导”。没想到说到领导时,这个协警就火大了,说:“你提什么领导都不行,立马给我上车”,然后又来两个协警,不由我说话,二个人绑住我胳膊,就把我压上车(在场围观群众都可以证明,民警并没有文明执法)。根本不由我分说,把我拉上车,让我头都不能抬,就这样压着我。  到了派出所,因为我心里很急,遇到无理警察,情绪有点缴动,我说话声音有点高,我说:“我要赶火车去深圳,而且这火车卧铺票还是我十天前才能订到,再晚真来不急了。而且我是报案人,我们也没发生太大的肢体冲突,能不能调解一下,就算了”。可这时几个年轻的协警,根本不听我说话,对待的我态度是把我当犯罪分子一样,用高高在上的眼光和口语,训斥我,说:“站好”,“别动”,“老实点”,“你是报案人又怎么样,这又不能证明什么”,“你认识什么政法委书记,你认识谁都没用”等这种口语,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拉远我和一个正常公民的身份。但就是不问这次事件事由。我当时又急又气,而且我有抑郁症,加上我又喝点酒情绪有波动,但我从没有做任何过激行为。我就说:“你们也不问问原由,我真的非常急,火车就快赶不上了,请你们抓紧调查合理解决”。这时我拿出一支香烟准备吸,协警当时就口语非常恶劣的大叫:“不准吸烟,把你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当时真是感到被屈辱,我又不是犯人。然后他们就把我的手机、香烟等收走,我就没再说什么了,过了一会他们就拉我上审讯室,我进去一看还有审讯椅,我就说:“我是报案人,又不是犯人,评什么要绑我”。这时四五个协警就训斥我说:“老实点”,“你不是能吗?”就强行把我的双脚、双手、脖子,胸部,全绑的紧紧的,而且把我的近视眼镜也拿走了,让我也看不清人,我说:“请给我的眼镜,就是死刑犯也有带眼镜的权力,而且我的镜片是塑胶的”,就这样我被绑了起来。  然后他们并没有对我进行讯问,就是绑在那里。我多次请求尽快处理,我要赶火车,我去深圳有重要的事,但他们不理采我。我当时精神崩溃,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我失控的大叫:“我是报案人,评什么绑我”,“为什么只对我这样”,但得不到民警的回答。  就这样绑了我一个小时后,来个好像是正式干警的一个中年男子,他一进来就说他是刑警。我当时就对他说,我要求还我眼镜和把我双手松开,我说:“你们没这种权力,不给我带眼镜这是一种侮辱,就算审讯死刑犯,犯人也只是带上脚镣坐在审讯椅,双手也是自由的”这个刑警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看电视里都是这样”他说:“那是电视,我这里,就这样”,然后他和协警就开始对我东问一句,西问一句提一些无关的问题,也没问我叫什么、多大、家住哪里。只是问我:认识哪个政法书记?你认识谁今天都不行。问我:是不是党员,等等。甚至还诱导我聊共产党话题,刺激我的情绪,他开口问我:“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你可配做共产党员”,致使我情绪激动,说:“我怎么不配是共产党员了,我“考”过共产党吗?”当时我这一句口误(因当时全身被绑,精神崩溃,我又不能辱骂干警,他们不直接讯问我事由,反而用语言刺激和诋毁我,我激动下带了一个“考”字)就这样中年干警象抓住我小辫子一样,重复很多次这句话,说我骂共产党了,这是反革命的意思。我就解释,我不是骂党的意思,一是我激动下的口误,(因我平时就有口吃的毛病),二是,在他问我配不配做个共产党员时,我激动的回答,本意思是我想说"考德"这二个字,因情急下口吃了,而且亳州地区俗语“考德人”的解释是:欺骗、隐瞒、不忠诚的意思,我是说,我为什么不配做党员,我“考德”过共产党吗?然后他们不容我解释,就非说我就是骂党了,表示我有意反党。我没有办法,我说:“党是我们的母亲,我不是这意思"但他说:"你说党是母亲,你连你母亲都尻吗?"就是这样我的一句口误被他们放大,说央视毕福剑就是这样被处理的,他明显是在恐吓我。就这样他们三四个民警对我东一句西一句,问案件无关的问题,问我工资有多少,问我是不是喝酒了?我回答说:“我喝了点酒(一小瓶劲酒,我平时酒量三四小瓶劲酒也没事),但明显不是醉酒状态,你们可以用测酒器,对我进行酒精含量的测试”,但他们从来不按我要求处理,处处给我挖坑,说你中午喝酒是违纪!我回答:“今天周六,我喝点酒不违纪!”就这样找我闲聊无关案件的问题,从而想从我口中抓到什么把柄,但从来没有进行讯问事件原因情况。交谈中不断贬低、讽刺我,当我提到我老婆来没来时,他们还笑着说:“又,你这样的人,还能有老婆?”来嘲讽我,一次次的刺激我的情绪。  之后又说:“对了,你的家人到派出所了,她们说你有神精病,是不是”,我当时就火了,无限的委屈和自卑心理。(我后了解,的确我家人拿着我的抑郁症病历和药物给民警看了,目的就是请民警在审讯室,不要过度刺激我,能对我人道一点),但事实并没有得到这种对待,特别是那个自称刑警的警员,反而用嘲笑的口语,说我有神精病,深深的刺激我内心。我内心想,我是有抑郁症,但这是我的伤疤,我不想让别人都知道。可现在被他说成我是神精病,而且并没有对我进行任何人道的怜悯行为,我彻底崩溃。  并且我多次要求还给我的眼镜,我没眼镜看不清东西,很难受,也被拒绝了。之后那个中年警员就在电脑上打字,他是综合出租车司机的供词,进行书写,我见状后多次明确的说,你们还没有给我进行事件原因讯问,甚至连我姓名、年龄都没问,你们在写什么呢?你们这样做,我是不会签字的,我要求描述事件过程,必定我的报案人。但他们不容我说,他自己在电脑上编辑了一会,打印出一份我的供词,我当时非常无助、非常崩溃,我哭喊着说:“你们并没有正常讯问我事件原因,也没有让我表述事实,评什么让我签字,我要求找律师得到法律保护”,但他说:“你不签字,就是你拒绝签字,我一样可以定你的罪”。而且并没有给我详细念读完笔录内容,(因当时他念读时,我听前几句,根本不是我的描述所写的供词),我当时就大叫:“刑讯逼供”“刑讯逼供”他并不理采我,在我的喊叫中,他说他已读完了口供,你不签也可以,之后这个刑警就拿着笔录走了。  离开后,留下两个年轻的协警,他们就坐着玩手机,我就这样被绑在那里,一直绑了五个小时后,我背部本来就有多年病痛,现在非常难受,同时我发现我的双手已经被绑的红肿,我请求他们,说:“我的双手已经被绑肿了,很痛!而且我现在已做完笔录了,我的双脚和脖子都被绑着,我又不会跑,能不能先把我的双手松开”,因为己经肿了,他们说:“不行”。后我要求喝水,他们一个协警用矿泉水瓶喂了我几次水,但有意想玩弄我,在喂水时,有意用手挤压矿泉水瓶,让我喝呛到,他还表示不是有意的,但我内心得到的信号,这决对不是一个办案民警应该有的素质,这也不是一次合法的对待审问人的行为。期间我要求小便,他们也装听不见,在那玩手机,态度始终就是拿我当成杀人犯一样的对待,我一直表明我是公务员,我有正规的身份,但他们不听。反而训斥、侮辱我,在协警拿出香烟自己吸时,我说:“这是审讯室,不允许吸烟吧?”,这协警就骂我说:“我是啥人,你是啥人,放老实点,我想吸烟”,我追问他说:“你是什么人呢?我又是什么人?我是报案人,我遇到争执发生矛盾,我第一时间就是选择的报警处理,没想到遭受这样的不公平待遇”。就这样他们不理我,让我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机会,被他们强行体罚了六个小时。民警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我进行正常的事因讯问,我精神极度崩溃,内心屈辱感到绝望。  中途我还问协警:“刚才那个审我的人,他是你们所长吗?他怎么自称是刑警?”协警玩着手机回答道:“不知道,他不是我们单位的”我就很好奇问:“不是你们单位的,他怎么来审我,而且报案接警又不是他”,协警回答说:“这个我不知道,那个人是治安队的”此时我听着,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直到晚上9点时,协警过来给我松绑,说你可以走了,才给我带上眼镜,我松绑后被带到派出所院子里,见到我的家人,民警就让我们离开,这时我当着家人和民警的面,要求:我没有进行讯问事因,我也没有签字口供,我要求现在给我进行笔录。可这时一个中年警员当着我家人的面,态度明显很好,(此人身型和审我的刑警很象,但我不能确定是他,我当时没带眼镜,根据看不清人脸),他说:“小事,都算了,现在又没事情了,可以回家了”。我听到当时心想:我也要有自知自明,能算了,就算了吧,就没再多说什么。但这时院子里一辆出租车启动开走,我的亲戚说就是这个出租车,无意中说出赔了他一千元钱,我当时听到追问,为什么?亲戚说:“对方本来要讹诈一万元,最后拖的出租车行业的中间人,给了他一千元”,我听到后,跑出去说出租车不能走、不能走。此时我所有的委屈又爆发出来,我问评什么?评什么?我没有笔录,我没有看一眼调解书,评什么这样执法。我不愿意回家,我要讨说法,我要请律师。这时中年警员走过来劝我回家,说:“没赔一千元,没赔”,我转头又问家人到底有没有赔钱,家人也说:“没赔,没赔”,就这样警员劝我回了家。  等我回到家后,家人才说,那个司机要讹诈我一万元,后拖的中间人最终给了他一千元。我听到后,非常气愤,明明是他先动的手,明明是我报的案,明明我只是推倒他,并没有打他(事实情况在场十几位围观群众都可以证明)。评什么我变成肇事者了,而且在派出所我没有签过任何字的情况下,派出所评什么这样处理,是不是对方拖什么关系了,我才会遭遇到这样不平等的司法屈辱和体罚。  我越想越气,这是什么事道,司机态度不好,他先打的我。派出所违规出警、讯问违规、不文明执法、强行体罚。这明显偏袒对方,明显包庇对方提出的无理讹诈一万元,我内心非常崩溃,火车票也没了,我事情也办不成了,现在被这样的屈辱,现在一双手红肿很痛,心更痛。  这时我说我一定要请律师,表姐说:“请律师也告不赢,请律师得花多少钱”,让我先吃饭吧!然后其它人都走了,我一个人在那吃饭,可我老婆从来一句话也没和我说,我不但没得到老婆的嘘寒问暖,岳母也没给我多说什么话。(因我在亳州是住在岳母家),在我吃饭中,我无意发现饭桌上有一盒我的抑郁药,我就很好奇,因为我服用这个药已有几个月了,但老婆从来没有关心过我吃什么药,而且我这个药本来是放在行李箱的,怎么会出现在桌子上,我拿起药发现还有一张我的抑郁症病历,这时我的委屈又涌上心头。我上楼去找老婆(因我老婆长期和我岳母睡一间屋),我问老婆为什么把我有病告诉别人,你知道我在派出所受到什么委屈吗?这时我告诉岳母,派出所他们绑了我6个小时,手也肿,我现在心里不服,评什么我又赔钱,我现在要回派出所讨说法去。可我岳母不但没有关心我受委屈的事,反而说:“你可想让我们安声一点了,我天天给你们领孩子,领值了可是?你再这样我给你妈打电话,你别在我家里有个好歹,我负不起这个责任”,然后就给我妈打电话,之后我接过电话,把我在派出所受委屈的事,告诉了我妈,(因我妈住在涡阳)我说现在晚上十点多了,你现在别来了,我妈说那明天她早点坐车来,我们去派出所讨说法。  然后,我回到自己的小屋里,怎么也睡不着,内心非常痛,欲哭无泪。在各种思想斗争后,我深夜走出了家门,打车回了涡阳,真的很伤心,也得不到老婆的一句问候。(就是因为我长期处在这种家庭氛围下,长期获得不了快乐,才会使我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我原本决定离婚的,但老婆什么也不给我,二个孩子一个也不愿意给我),所以我坐在车上,前意后想,想派出所这样对我,我又没有什么能力再去讨理。又想家庭也没人关心、重视我。我之有一死,才能最有效的震撼到派出所、震撼到我老婆。  就这样,我到了涡阳下车后,我走在涡阳深夜的街头,内心被这次屈辱的痛,内心被老婆这样无情的伤,我心脏很痛,我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想各种死法。突然我认为烧碳比较没有痛苦,就这样让我慢慢的睡去吧!半夜我走在街头,找了很多大排档也没有买到蜂窝煤,(因饭店用的都是无烟的碎煤)这是老天爷不想让我死吗?我很无助、很冷。但我不会放弃死,明天一定进行。  再见了,一些不评良心的人们!  绝笔!深夜街头  以上是我当天夜里写下的《绝笔书》  第二天,我心情无助、恍惚,老婆也没给我打一个电话,心凉。我想到昨天自己发过的誓言,我要用死来震撼到你们这些人,我不死不是更窝囊吗?我自己下的决定,我自己都执行不了吗?这时我就回到办公室。(因为我从结婚就在亳州买的房子,安的家,在涡阳工作时,都是睡在办公室的),下午我打电话联系煤气公司,送来一个煤气罐。当天是周日,我等到单位里最后一个人(袁素华)晚6点多走后,我整理一下东西,写了一些东西。在7:30分,我用微信发出我的《绝笔书》给三个人,老婆、岳母、单位张云霞主任(因她以前是律师,可以帮我死后证明我的耻辱和不连累单位),我打开煤气睡在床上,手机并没有关机,我内心无比的伤心,我也希望老婆收到微信后,也许会打电话来挽回我的生命,但是没有,我就一直这样睡着,头开始发晕。  这时7:42分,单位门卫裴华民,回来值班,发现我屋有煤气泄露的声音,打开我的门,才发现我出事了。当时,我意识就不清楚了,头痛、无力,裴华民打开门窗,又打电话给单位领导孙传德校长,孙校长急时赶来,同时又通知单位贾局长、王主任,他们一起把我送到县医院进行抢救措施,我在高压氧仓吸了一个小时氧后,头痛减轻、回复意识,我大哭:我没办法啊!我没路走了,我只能用死去讨要我的公道,用死去讨点老婆的关心。 (更心寒的是,我这时打开微信发现21:54分,微信上老婆的回复,内容:(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对的地方!毕竟你是孩子的父亲!希望你冷静冷静!把自己的心理调节好!该出去散心出去散心!)距离我发《绝笔书》给老婆、岳母的时间,相差2个半小时)。  之后我的父母和弟弟赶到医院,在医生的推荐下,晚11点又把我转到急救中心进行住院治疗,到了急救中心发现没有床位,我当时表示我已吸过氧,现在头痛不是太严重了,就没再输液掉水,在家人的陪同下我回了家。  之后,我精神依然恍惚,心灵上受到严重创伤。  第三天,我打电话问案件当时的报案人(我的侄女),我问她当时到派出所后是什么情况,她说:“有警员给她做的笔录,警员表示也是双方都有责任,多人证明我没有打司机”,她又告诉到我重要的几点:  1.在刚到派出所后,很快就来了几个出租车,明显是他们的团队,然后那个司机就说他肚子痛,120救护车来到,他要求做检查。(这就证明了我之前的判断,这个司机在现场打电话时,就是通知他们的出租车团队,而且他们还如此默契,明显有事故讹诈嫌疑)。  2.派出所对她做笔录的人,是一个五十岁的老民警,她没有遇到审我的那个治安队的刑警。(这说明这个刑警只对我进行了不公正的审理,这个案子不是他经手出警的,这明显是越权办案,打击报复)。  3.事后第二天,围观的多名群众也表示,我没有打司机,是司机先把我拉倒,我又推的他,然后他抓住我领口不让我起身。并表示出警时,他们只看见了三四个小年轻的协警,并没有见到他们在现场拍照,出警到场前后三分钟不到,就强行压人上车,离开现场。(这明显是违规出警)。  所以在这次事件的背后存在大量违规或违法行为,才让我遭遇这种待遇,致使我精神崩溃,选择自杀。  以下我说明,此次事件违规因素:  一、出租车司机违规运营和涉嫌违法  1、出租车重复载客,在车内已有女乘客的情况下,没有打表,还是显示空车。  2、出租车对我无理加价,拒不打表。  3、出租车对我态度恶劣,拒载乘客,并动手动粗。  4、出租车司机有故意行使事故诈骗的嫌疑。(在多人证明没打他的情况下,在派出所未见有较大伤痛的情况下,在装病未有合理开支发票的情况下,开口讹一万元,讹诈属于敲诈勒索的行为,成功讹到一千元)  二、派出所违规问题  1、对报案违规出警时,(警察法相关规定:出警时必须二名以上正式干警到场处理)。  2、出警时没有进行现场拍照和记录仪器,爆力执法,到达现场二分钟内强行绑人。  3、在派出所内不但没有文明执法,而且态度恶劣、语言训斥、不问青红皂白的人格攻击,过度执法。  4、有报复性的进行体罚、侮辱人格,在明知道我有抑郁症的情况下没有采取人道主义的怜悯。(警察法相关规定:对待強制醒酒人应告知其家人或由家人陪同醒酒,在确认醉酒人酒醒后,应当立即解除约束。而我为了证明,我不是醉酒态状,曾要求过给我进行酒测,但无果)。  5、违规办案,越权插手,让治安队的刑警涉足此案,进行打击报复,私做笔录。(按相关规定刑警无权插手民事诉讼,更不能直接插手其它辖,区派出所正在办的案件)  6、案件隐瞒处理结果,未让我看调解书,未让我签字,而且谎称没有赔偿一千元,哄我回家。  以上资料我早在2017年12月底反映给市长热线和区公安局纪检组的。  但结果并不乐观,以下是之后的各部门踢足球:  2018年1月10日,汤陵派出所给我打来电话,告知我,我向市长热线举报的派出所办案违规,经调查并无违规,这件事就算了。我说:"怎么会没有违规,起码越级办案和隐瞒调解书,这都是事实"。他说:"监控视频,我也是了,并没违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来所里,复制走视频文件,自己回家看看"我说:"我下午就去......."我话没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但11点左右,又是这个人打电话,给我家人(小侄女),恐吓她说:"这件事上并无违规,你们家要把他看管好,要是下次他来派出所胡闹,我们就把他抓起来,送神精病院关起来"。(其语气明显是把我当精神病人)。这让我家人,老婆、岳母等都劝我别再去派出所了,这事就算了。但我没听,下午二点我到达派出所找到李所长,我心平气和的描述了事件经过和我内心创伤。(并我全程录音了这次谈话)  交谈中李所以默认有外单位人员插手办案,但不属于越级办案。他表示治安调解时是有违规,未让当事人知情,未让当事人签字。在调解这件事上他可以承诺,帮我从新调解处理,划分责任。之后我表示,我也不想找派出所麻烦,只要公平处理就行,而且我要去深圳看病,如再次调解有我老婆代理,李所长同意,并表示我的每条举报,他会认真调查给予说法。  但8天过去了,派出所未进行调解处理,而向市长热线回复本次举报,没有任何违规的调查结果。此时我很不解,这后背有什么黑幕关系,让派出所始终偏袒出租司机。18日,我打市长热线表示不同意,调查处理结果,并打电话给李所长询问情况,李所长电话里说会调解的。之后在于李所长通话半小时后,派出所的座机电话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一小时内到派出所调解,我回答我在深圳,这个李所长也知道,可以找我老婆为代理调解。但他说那我问问李所长,就把电话挂了,至今也没通知我从新调解。  这让我很难理解,我没要求什么,只是让派出所秉公办理,而且所有口供人都没有表示我主动打他了,为什么不给我从新调解,退回冤枉我的一千元。这让我想到那个越级办案的刑警在施加压力,因从新调解退回一千元,就说明第一处理是有违规,而且会牵扯出这位越级办案的人。根据警察法相关规定:越级越辖区插手办案,处理也是很严重的,所以派出所才会来回搪塞我。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