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共青团 >  正文

曹操七十二疑冢踏访 (2009

2018-02-15 09: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曹操七十二疑冢踏访(1) (这是我20多年前的一篇旧文,主要内容最初发表在文汇报1986年5月6日学林版上,收录在1994年出版的拙著《中国五大历史悬案揭秘》中。) 第一章 历史背景及谜案焦点 一、七十二具灵柩同时出城 事情发生在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庚子这一天。 洛阳宫殿里的文武大臣们,一个个屏声静气,分列在德阳殿大厅的两侧。这些大臣们神态不一,有的脸色忧郁,心情沉重;有的则眉飞色舞,幸灾乐祸,各自怀着心事,互相用眼神在问:“曹丞相病情不知怎样了?” 曹丞相,也就是曹操。当时他独揽朝政大权,东汉皇帝刘协实际上成了一个傀儡。由于长期的操劳,加上战争频仍,内部营垒中的明争暗斗,从而使曹操的体质每况愈下,性格也变得更加过敏多疑了。每顿饭菜,他必须要厨师尝过,然后才肯动筷。就连老太医给他煎的药汤,他也要太医先喝上几口,证明汤里没毒,自己方敢去服。 曹操的病情越来越重。几天前的一个下午,他觉得头晕,继而又感到口苦,于是命令一个叫苏越的臣子到果园里摘梨子给他吃。苏越伸手摘了一盘梨子,只见每只梨的根部尽出血。曹操见此景状,只感到一股恶心,想要呕吐,认为这是不祥之兆,自此病况更加沉重。 正月庚子这天夜晚,曹操不断地做恶梦,醒来时满头虚汗。他睁着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立在左右的大臣,黯然叹道:“看样子,我寿限已到,就要离开你们了。唉,我在世结冤甚多,死后恐怕仇人也不放过。你们将我的遗体运回邺城安葬,那里是我王业的根基……”说到此,便撒手归天,终年66岁。当时魏太子曹丕在邺城坐镇,加之中原一带又有瘟疫流传,因此军中骚动。那些大臣恐怕天下有变,纷纷建议密不发丧,等太子来了再安葬。 过了一个月,也就是建安二十五年二月,太子曹丕遵照曹操生前遗嘱,将他的遗体从洛阳运回邺城安葬。 安葬的这一天,邺城所有的城门全部打开,曹操的爱女在前面开路,群臣推着灵车奉迎。但是,共有七十二具棺材,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从各个城门中抬出去。曹操下葬了,一个历史谜案也从这一天设下。 曹操为什么要选邺城作他的安葬之处呢? 邺城,是我国历史上的古都之一,位于今河南省安阳市北20公里处,现属河北临漳县管辖。历史上该地区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东汉末年,曹操克袁绍之后,收取邺城的袁氏府邸,并于公元 204年在袁绍所建邺城的基础上,加以扩建,它以布局严整、规划合理著称于世,对后代城池规划影响深远。 曹操驻邺后,注意招收和选拔人才,推行“唯才是举”的用人制度,不论门第和品行,只要有“治国用兵之术”,都可以做官。在这种不拘一格选人才的思想指导下,周围汇集了大量的有识之士,从而增强了政治实力。今邺镇以南还有以“招贤”命名的三个村庄,即:西招贤村、东招贤村、前招贤村(现归属安阳辛店乡)。曹操在邺城期间,注重加强军事训练,今邺镇西4公里处的讲武城是曹操当年讲武习兵的地方,曾挖掘出大批兵器,如箭镞、刀戈等。邺镇西北有个俗名“黑水坑”的地方,曹操当年曾在这里训练过水军。邺镇以南的彭城有棵罕见的古柏树,高可擎天,须两人合抱,相传是曹操拴马之处。古柏树的东面紧靠落鞍台村,传谓曹操赴彭村的玄武池观看水军操练时,下马落鞍之处。邺镇西南的柴库村,是曹操设立柴草库的地方;与柴库村相去不远,有个南彰武村,是曹操当年表彰武士功绩的地方,后人名曰“彰武”。 曹操去世之后,其子曹丕于建安二十五年继曹操为魏王,未几,代汉自立,建立魏王朝,史称魏文帝。曹丕称帝后,虽将都城迁至洛阳,邺城被称为“北都”,但仍为曹魏王都之一。 二、在《遗令》中设下机关 “台上年年拚翠娥,台前高树夹漳河。 英雄亦到分香处,能共常人较几多?” 这是古人咏铜雀台的绝句。铜雀台,在今临漳县城西南15公里的三台村。关于这座台,由于陆机的一次偶然发现,使它一下子成了古今学者寻找曹操陵寝的焦点。 陆机是西晋著名的文学家,官做到平原内史,时称陆平原。元康八年(元年298年),他以台郎要职,奉朝廷之命出补曹操著作,于无意中在宫内秘阁发现曹操所写的《遗令》。曹操曾于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写过《终令》,但这篇《遗令》又与《终令》有所不同,甚至连妻妾、儿女的营生全都交待得一清二楚。①尤其引起后世注意的是,这篇《遗令》中提到了铜雀台,曹操吩咐他的妻妾们,在铜雀台的工堂上安放一张六尺大床,挂上灵帐,并供上干果祭品,逢到每月的初一、十五的上午,向灵帐奏乐歌舞。同时,《遗令》还嘱咐他的群臣,“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后人便依据这篇《遗令》里所说的内容,以铜雀台为中心,寻找曹操的陵墓,然而终莫得其所。 1984年7月,我自费赴临漳三台村(三台村就是古邺城铜雀台所在地)进行考察。 据史料所载,三台村实际是曹魏宫城邺城的中心所在。它分南北两城,北城始筑于春秋齐恒公(公元前685一公元前643年)时。曹操时,城内不仅筑金凤、铜雀、冰井三台,还建有宫殿、衙署、苑囿等。后赵建武帝石虎在此广筑宫室,相传以纹石为墙,金作柱,银作槛,珠作帘,玉作壁;并在铜雀台东北建9座宫殿,名“九华宫”。征调男女民夫达16万人,车上万辆,营造华林苑。南城北接北城,东魏、北齐时扩建,与曹魏关系不大。 铜雀台为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曹操所筑。台高10丈,殿宇百余间。台成,曹操命其子曹丕登台作赋,有“飞阁崛其特起,层楼俨以承天”之语。后赵建武帝石虎,筑五层楼于台上,高50米,并置铜雀于楼顶,高5米,舒翼若飞。又于台下掘两井,井间有铁梁地道相通,叫“命子窟”,内贮珍宝、食品。北齐天保年间,征发工匠30万人大修三台。元末筑永宁寺于台上。台的大部分在明末为漳河冲毁,现存残址,夯土层仍历历可数。经实测,南北长60米,东西宽20米,高5米。 金凤台在铜雀台南,两台相距60步(一步约合5市尺)。今台上设有文物陈列室,陈列三台和南北邺城附近出土文物。金凤台原名为“金虎台”,后赵建武帝石虎以“虎”相讳,改名金凤台,台顶置金凤凰。此台原有浮桥式阁道相通,与冰井、铜雀两台相连,三台结成一体,当时台上有殿宇135间。北齐天保七年(公元556年)在三台大建宫殿,改名圣应台。元时台上有洞霄宫。金凤台虽经漳河历次泛滥冲毁,遗址至今犹存。经勘测,南北长122米,东西宽70米,最高处12米。台的南端有清顺治八年(1651年)所建文昌阁,阁上镶嵌金凤台匾额一方,门前有北朝石刻螭首两个,刻工精巧。阁后碑廊内嵌有名人题咏碑碣及历代维修庙宇碑记甚多,其中元代“邺城金凤台洞清观首创之碑”,碑头浮雕六龙蟠结,古雅别致。碑廊前有东魏、北齐时期的大型柱础以及宋元石刻佛像等。 三台之中的另一座台为冰井台,因台上有藏冰之井而得名。冰井台比铜雀台晚4年建造,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在邺城西墙北部,以城墙为基础而筑,南距铜雀台约60步。台高8丈,上有三冰室,每室有深50米的井多口,用以储藏冰块、煤炭、粮食、食盐等。后赵建武帝石虎曾以井藏冰,夏日分赐群臣。北齐天保年间,曾动用民夫30万人对三台大加整修,改冰井名为“崇光”。北宋时台上还有曹魏初建造的铁梁。元至正三年(1343年),许有壬《三台赋》云:“客乃指顾而告曰:子亦见夫三台乎,冰井峙北,金凤居南,铜雀中立而立。”可知当时台址尚存。明崇祯三年(1630年),吕维祺在《登铜雀台二首》跋语中曾说,冰井台已不可复识,仅见“漳水汤汤而已”。 笔者在邺城考察时,得到了三台文保所的大力支持和协助。由于地处偏僻,村中无旅店,当时在此地考证邺城古址的河北省考古队队员只得投宿于村民家中,而我这个业余考古者,却受到特殊待遇,被安置在三台文保所会议室内,住宿费免了,每天和考古队员们一样,只交三毛五分钱的伙食费。 在三台文物陈列室里,有一种极为珍贵的瓦,是曹魏时铜雀台上的原物,称鸳鸯瓦,又叫铜雀瓦。鸳鸯瓦的名称,还是魏文帝曹丕起的。据说曹操在洛阳宫逝世那一刻,曹丕正住在邺城铜雀台殿宇里,夜间梦见两瓦落地,化为鸳鸯,后来便称瓦之成偶者为“鸳鸯瓦”。刘青藜《孟德疑冢》诗云:“铜雀凋零鸳瓦残,西陵遗冢遍河干。不知歌吹层台妓,冷魄还从何处看?”诗中的“鸳瓦”,就是指铜雀瓦。这种瓦长65厘米,环47厘米,高(半径)20厘米,每片瓦重约20公斤,呈环状,当地百姓又称其为筒瓦。铜雀瓦一面有光泽,查明人崔铣《铜雀瓦砚铭》注引《邺中记》说,铜雀瓦之所以有光泽,是因为用胡桃油油过,“光明不藓”,不仅有光泽,还不会长苔藓。瓦有细纹,俗称琴纹;瓦面还夹杂以白花,这是锡熔在瓦内所形成的,《邺中记》载,当时铸瓦匠以黄丹、铅、锡以及泥揉合,积岁久,再加以烧制,这种瓦质地细润而坚牢如石;用以制砚,则“不费笔而发墨”,殊为邺城一宝。当地老百姓也有仿制铜雀瓦而卖钱的,但由于他们不懂得火候,所造的鸳瓦常常一碰就裂,“用之不能久”。 第二章 疑冢累累漳水头——实地勘察图录之一 一、玄武池中有“曹操墓志” “疑冢累累漳水头,如山七十二高丘。正平只有坟三尺,千古安眠鹦鹉洲。” 如果你从北京乘坐京广线火车,过石家庄、邯郸,进入磁州境内时,一定会惊奇地发现,在铁路沿线,矗立着一座座像小山似的大土堆由北及南,直至济水之滨而止。这些土堆,便是举世闻名的曹操七十二疑冢。 《磁州县志》上说,“曹操疑冢在漳河之北,形如小山,连绵不绝,凡七十有二,世传曹操置之。”南宋杰出诗人范成大于乾道六年 (1170年)奉朝廷之命出使金时,途经彰德府,特地下马拜谒曹操陵,但由于曹操死前留有遗嘱,他的坟墓不封不树,不立任何标志,因此谒陵的人无从可祭。范成大后来依从当地老百姓的指点,在讲武城(今临漳县讲武城,京广铁路经之)西侧的第一个疑冢进行拜扫。范成大将这次祭祀之事写进了他的《七十二疑冢》一诗中,诗前附了一段评说:“七十二冢,在讲武城外,曹操遗冢也。森然弥望,北人比常增封之。”诗中把北人为疑冢培土一事叙述得十分幽默:“一棺何用冢如林,谁复如公负此心。闻说群胡为封土,世间随事有知音。”诗中所述的“北人”,即北齐的朝臣。 可见,在古代时,曹操七十二疑冢就引起骚人墨客的关注,不断有人到临漳实地踏勘、访查。 关于曹操七十二疑冢的传说,在临漳、磁州一带流传很广。据当地老百姓说,讲武城一带的疑冢,在雷雨天常常会冒紫光。还有的老百姓说,军阀混战的年代,曾有东印度公司的叫胡赛米的古董商人,从郑州出钱雇了一批民工,到临漳将疑冢一座座掘开,企图找到曹操的真墓,以攫取财宝。结果,那些民工接连挖了十几座墓,里面的随葬品不过是一些土陶、瓦罐之类的东西。洋人古董商盗挖疑冢的消息被临漳的老百姓知道后,一时间闹得全城大哗,胡赛米被愤怒的群众赶出临漳县府城。 关于七十二疑冢,最为蹊跷的传说还有这么一件: 清朝同治年间,当地有个叫朱伢儿的少年,由于天灾和瘟疫,他自幼失去双亲,靠给人家牧羊过活。 有一天,牛伢儿在讲武城东南的彭村打柴。彭村,也叫彭城村,古时候这里曾是一个人工挖出来的大湖泊,曹操命名为玄武池,专门在这里操练水兵。后来因长年不疏竣,加上中原一带连年干旱,池水涸竭,玄武池便渐渐淤塞,长满芦苇,变为陆地。牛伢儿在这里打柴时,突然在一人多高的蒿草丛中发现一座大冢,大冢墓砖已显露,墓前倒卧一块石碑,他赶忙从几里外的村子里叫来一位私塾先生,辨认石碑上的字。一读,才知道这是魏武帝曹操陵墓。于是村人立即将这件事报告到磁州县衙门。县令得知后,马上坐轿赶到彭村,可是再拨开蒿草丛看,那座大冢竟无影无踪,连石碑也找不到了。县令十分生气,认为私塾先生欺骗他,命役卒将他一顿毒打,而再去寻找牛伢儿,这少年却从此没了下落。 事情过了70年,到了本世纪30年代,著名考古学家邓之诚先生去磁州和临漳两地考证七十二疑冢,当地的老百姓又言之凿凿,向他讲述了这件诡秘的奇闻,并且说得有鼻子有眼。老百姓姑妄言之,邓之诚却将它作为真事,并记入了《骨董琐记》一书中。原文是这样的: “壬戌正月三日,磁县乡民崔志荣于彭城西十五里丛莽中发现一洞穴,报县令陈希贤得知,前往现场观察,墓内四壁如新,内有石棺,前有刻石志文,所叙为魏武帝也。石志存入县署。”经查考,“壬戌年”为1862年,也即清朝同治13年,距今132年。再查阅《磁县志》,清朝时期没有陈希贤这一县令。继而又向磁县政府有关部门打听“魏武帝墓志”,均无结果。 诡秘而神奇的曹操陵墓,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呢?古往今来,多少学者痴迷寻踪觅迹,均风尘仆仆,尽兴而来,叹息而往,以至发出“奸雄生前欺人,死后也欺人”的慨叹! 二、曹操所建的金凤台遗址 曹操七十二疑冢,归根结底,在一个“疑”字上,这也正符合曹操的性格。因此,说曹操“生性多猜忌,死后设疑冢”,是恰如其分的。 曹操的谲诈,人们都是很熟悉的。我只讲述两件事,就可以从中了解曹操这个人的性格与为人: 曹操的家庭出身是太监的养子,此话怎讲呢?原来,曹操的祖父叫曹腾,年轻时被阉割,入宫为监,后因侍奉皇帝有功,封了高官显爵。为了保住家业,曹腾就从亲戚家领了个养子,这就是曹操的父亲曹嵩。当时,东汉朝廷十分腐败,可以公开卖官,曹嵩出了一万万文钱,买了个尉官职。所以,曹操这个太尉的儿子被士大夫阶层看不起,袁绍曾骂他是“赘阉遗丑”。曹操从小养成了一种任侠放荡、不治学业的习气。他常常带着鹰犬去郊野出猎,回来时肩上挂着兔,手中提着鹰。所以史书上称他少年时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李昉《太平广记》卷一九~,讲到曹操年少时曾与袁绍一起搞了一次恶作剧:有一户人家结婚,晚上夫妻合拜入洞房。曹操叫袁绍望风,自己潜入主人家园子,偷看新郎新娘的床第之事。不料看得正起劲,被主人发现,大喊“有偷儿至!”于是园子里围满了人,把曹操层层包围起来。曹操一点也不惊慌,他从袖内抽出利刃,一把抱住新娘,主人见状吓得索索发抖,反而求他放人。曹操却指着躲在树后的袁绍说:“偷儿在这里,你们为什么不抓他?”袁绍一听,惶然奔逃,曹操见主人去追袁绍了,才一把推开新娘,旁若无人地走了。从这件事可看出,曹操这个人从小就机警诡谲,遇事可化险为夷。 还有一件史实:曹操19岁那年,去拜访一个叫许劭的名士。据说许劭这个人善于看相,能预知未来。曹操备了许多礼物,叩开了许劭的家门。曹操问许劭:“我这个人命运如何?”许劭不回答。曹操又重复问了一句,许劭不得已,才说:“你是治世的能臣,乱世的奸雄!”曹操有一句名言:“宁可我负天下人,毋天下人负我。”这句话是他猜忌性格的集中写照。当时董卓专权,为了拉拢曹操,下表请曹操当骁骑校尉。但曹操看到董卓骄横跋扈,残忍至极,料定他最终一定失败,便拒绝为董卓效力。为了免遭毒手,曹操改名换姓,沿小路逃出洛阳,想在故乡躲避几日。曹操的故乡在谯县(今安徽亳州),从洛阳到谯县,路程较远,于是他决定半途在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过夜。成皋的吕伯奢是曹操父亲的好友,曹、吕两家素为世交。曹操夜间来到吕家,不巧吕伯奢外出,他的5个儿子一见有宾客上门,十分高兴,殷勤招待,还把曹操的马牵走,把他随身携带的行李也藏了起来。曹操是被逼迫逃出的,生怕被人暗害,吕家兄弟越是热情,他越是疑心重重。吕家的大儿子与曹操聊叙旧情,其他4个儿子则在屋后磨刀霍霍。这磨刀声传进他的耳朵,使他的疑心病加重,于是不由分说,“嗖”地拔出剑来,一刀砍死了正在说话的吕家大儿子,继而又疾步冲向屋后。但一看之下,他不由惊呆了:原来吕的4个儿子正在捆绑一口大猪宰杀哩!曹操一不做,二不休,又挥剑砍杀了4个儿子,另外加上吕伯奢的3个儿媳,一共杀了8个人!曹操十分懊悔,但在那个朝政极为昏暗、天下人又多相疑的年代,他身为董卓下书拘捕的通缉犯,对人又怎不心怀疑忌呢!在离开吕伯奢家门时,他对着黑夜,凄怆地说:“宁要我负人,毋人负我!” 曹操生性多疑,有许多史料可以佐证:曹操有一个同乡叫恒邵,过去与他有私仇。曹操得志后,恒邵向他请罪,跪在庭前。曹操对他说:“跪可解死耶?”结果还是把他杀了。《魏书· 张绣传》记载,曹操的一个侄子被张绣所杀,后来曹操为了打败袁绍,以摆脱军事上的劣势和被动地位,不得不释怨招徕张绣,封他为侯,食二千户。但一俟消灭袁绍,地盘巩固,曹操的儿子曹丕就出言逼迫张绣自杀。曹操在临死之前,又把张绣的儿子张泉杀死,以绝后患。凡是有宿怨的,他都猜忌,不放心,至死都不放过。所以《曹瞒传》说:“故人旧怨”大都被他报复杀死。 由此可以看出,曹操设立七十二疑冢,是完全由他的猜忌性格所决定的。这一点,在曹操死后,魏文帝曹丕在他的《终制》里说得十分透彻,曹丕说:“下葬的‘葬’字,实际是‘藏’的通义字。死者落葬之后,他已不知道痛痒的感觉,所以我营造自己的丘墟(即坟墓),要选在不易被别人发现的地方。墓内既不放苇炭,也不藏金银铜铁。自古及今,没有不亡之国,也没有不被发掘的坟墓。而这些坟墓之所以被人盗挖,祸根就在于埋金藏银,坟墓外面又堆土种树,使那些盗墓的人有标志可识。”曹丕的第二个妻子郭皇后说得更是直白:“自丧乱以来,坟墓无不发掘,皆由厚葬也。” 曹操为什么要设疑冢,读者想来已十分明了,这就是曹操的儿子曹丕所解释的:“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见也。” (待续)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