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共青团 >  正文

广州华侨医院坑骗患者被实名举报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被广州华侨医院

2018-10-10 11: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我儿杨钧,是华南农业大学工商管理系学生,年龄23岁,独生子女,身高1.85米,体重142斤,聪明上进好学、英俊潇洒。2003年10月因腰肌酸痛,服食校医开的“扶他林”药10天(导致胃粘膜损伤),12日上午参加校运会跳远比赛后发现排黑便及呕吐,进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华侨医院治疗,在病情好转后,被主治医生王平违法规多次用4克中毒量的云南白药活生生毒死。现在我们将治疗过程和悲惨遭遇诉诸于众:

  12日下午4时杨钧在老师和同学的陪同下自己走进了广州华侨医院求治,进内二科“普20床”住院治疗,当晚不需要人陪护,无排便无呕吐,病情不算严重。

  13日主治医生王平对病人生命极端不负责任,置病人出血而不顾,长达15个小时不为病人做止血治疗;要病人禁食15个小时不给输液;反而在急性胃粘膜损伤出血的情况下,为追求高回扣,不管器械检查会加重病情,将病人推去做强刺激的胃镜插管检查导致医源性损害。痛苦的检查后,病人从下午1时30分开始连续便血四次,量合约500克。异地赶到的病人母亲请护士找医生久不见来,于是直接找到医生办公室向医生王平叙述儿子病情,哀求医生尽快治疗。王平听后才到病房诊视,见病情严重,急将病人转抢救室,从“普20床”转到“抢1床”,下午3时30分才开始为病人止血、输液治疗,4时签发病重通知书。

  15日“患者无排血便,无伴恶心呕吐,无伴畏寒发热,无明显头晕头痛,目前病情平稳”(医方证据邓永坚医生记录)。《一般患者护理记录单》也很清楚记载:“患者神可,无解黑便,无腹痛、腹胀,血压平稳”。在下午4时30分,主治医生王平多次用4克中毒量云南白药施于病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规定:“云南白药口服一次0.25-0.5克”。《家庭实用中成药》书曰:“云南白药每次剂量不宜超过0.5克,以防中毒”。《云南白药治百病》书曰:“云南白药的中毒剂量为2-4克左右”(一次顿服量)。《药害临床防治大全》书曰:“一次服用云南百药2-4克可致中毒或急性肾功能衰竭;多次服用保险子可致上消化道出血;出血反应:包括溶血反应、消化道出血”(4g/b并化服保险子一粒)。连华侨医院证据7也很清楚证实:“一次切勿超过0.5克,以免中毒,中毒量2-4克左右(1次顿服量);中毒表现与乌头碱类药物中毒相似”。《药害临床防治大全》指出:“乌头碱毒性很强,中毒量一般为1-2克,致死量为2-4克。直接死因是呼吸及循环功能衰竭”。

  16日凌晨约4时10分,病人突然手足抽搐,双拳紧握捂住胸口,弓着身体,头向后仰,眼向上翻,张开嘴大口地喘气,口吐含云南白药的白泡沫。见此情形,父母上前紧紧抱着他,大声喊儿子的名字,一边按其人中,一边喊护士,四、五个人按着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病人又二次呕吐黄褐色的胃内容物,打了2-3支“安定”针后,病人昏迷过去至死亡。我们哀求医生赶快采取解毒措施抢救病人,但主治医生王平不以为然,坚持要家属带毫无知觉的病人去做CT。中毒昏迷6小时医生发出病危通知书后,医院没有及时组织医疗技术好、责任心强的医生到病房会诊,检查用药疗程,对症救人。当天病人整日烦躁不安,四肢肌张力高,间发性抽搐,痰多、为白色粘稠痰,体温高达40.3,脉搏164次/分,尿量剧增至13170毫升/日,血管收缩,护士无法输液,21时30分来了三个外科医生做静脉切开置管术,先从右内脚腕开刀,找不到血管,又换一个医生在右大腿内侧开刀,还是找不到血管,又换上另一个医生第三刀才在左小腿上做成一条输液通道。当时处在浅昏迷的病人痛到大声叫,四肢拼命反抗,6—7个人按手按脚,六神无主的母亲不停地亲吻儿子的脸,用爱减轻儿子的痛苦,也不知打了多少“安定”才使他安静下来,但从此时开始病人再没有自主活动过他的肢体了。病人生命垂危,医院并没有进入病危抢救程序,直到家属通过各种渠道与院方交涉,在23时后杨院长才在外打电话组织抢救工作,不是杨钧主治医生的副主任都赶回住院部参加会诊抢救,唯独主治医生王平电话一再催请都不肯到现场抢救病人。深夜再次请外科医生做大隐静脉切开+置管术,手术至凌晨约3时才使病人维持输液。

  17日病人呈深昏迷状,出现肺炎,体温上升到40.5;20日右侧气胸,右肺被压缩约70%,做胸腔闭式引流术;22日右肺不张,呼吸衰竭要靠呼吸机维持;24日医生会诊后确定病人已经完全没有自主呼吸(护理记录单)。

  就这样,一个刚刚参加完校运会比赛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因一例普通的消化道疾病住院治疗只短短几天时间,就被披着“专家、教授”外衣的杀人恶医王平凶残地用三瓶云南白药活生生毒死在“三级甲等”的广州华侨医院。

  一次口服云南白药4克可引起溶血反应,消化道出血;可致中毒或急性肾功能衰竭。一次超剂量服药损害后果如此严重,王平凭哪部药典如此残忍地对病人多次用4克中毒量的云南白药?更令人气愤的是当病人出现中毒休克时,王平竟漠视生命,连最简单的洗胃解毒抢救措施都不做。从16日开始做CT、腰穿术、血色分析、生化九项等“昏迷查因”至21日。整整查了六天!不对危急的中毒休克病人进行争分夺秒的抢救,只是坐等大开检查项目拿回扣。王平这样的医生还有做人的良知和最基本的医德吗?这样的“三级甲等”医院还能治病救人吗?!

  1、病人杨钧的“钧”字是金字旁的“钧”,医生护士从开始都是写土字旁的“均”,直到15日下午家属找主任签字批准,凭身份证到总台电脑改回金字旁的“钧”,其它几种记录在姓名栏里16日前都是写土字旁的“均”,但《一般患者护理记录单》从12日开始就写金字的“钧”,从这里可以推断《一般患者护理记录单》是重新修改后的记录。从记录单中可见,李素雯护理师当值,每班遵医嘱用药疗程都记录的很清楚,唯独15日致病人中毒昏迷的云南白药,几次用药一个字都无记录。

  2、《护理记录单》中关于病人的几组便血量数据是明显涂改伪造的,见记录单第一页第11行,500改800;第一页最后1行,100改300;第二页倒数第9行,100改600;第三十二页第4行,500改800;第三十四页第12行,700改1000。

  3、广州市医学会鉴定“诊治概要”存在诸多篡改伪造之处,如“10月17日尿量剧增至3万毫升”。这组数据是王平为捏造17日才发生“尿崩症”而伪造出来的,华侨医院《体温单》和《护理记录单》等病历很清楚证实:“10月17日尿量是6560毫升”。

  4、有用药时间的改动,真正开始服食云南白药的时间为15日下午16时30分,由李素雯护理师执行。而《临时医嘱单》记录的却是早上8时,由绍丹梅护士执行,记录的用药时间比实际用药时间提前了8个半小时。

  6、《临时医嘱单》从10月12日下午4时30分至15日下午4时45分都是由护士绍丹梅签名执行医嘱,试问:护士能连续工作72个小时吗?

  7、《临时医嘱单》第三、四页服食云南白药执行时间不是签名人绍丹梅写的字,是事故责任人王平自已写上去的。

  8、《临时医嘱单》10月17日5时李俊峰医生写的医嘱,护士潘灶英早在2时已经执行了医嘱用药,护士能在医生写医嘱前3个小时执行用药吗?这类违反常理的记录,在《临时医嘱单》第1—10页就出现了27处。

  《临时医嘱单》多处出现这种现实工作中没有可能发生的错处,更加证明《临时医嘱单》不是原始的记录单,伪造痕迹相当明显。

  王平为什么要篡改伪造病历?为什么不按实际情况书写病历?是企图以此掩盖自已多次用中毒量云南白药将病人活生生毒死的事实!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