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共青团 >  正文

违反《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的紧急举报!(合成篇)

2018-12-07 18: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违反《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的紧急举报  南昌市东湖区城市管理委员会:  1、根据《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第8条,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对违法处置建筑垃圾的行为进行举报,城管委收到举报后,应当及时处理并将处理结果反馈举报人。  2、根据《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第3条,拆除各类建筑物产生的废弃物属于建筑垃圾。  3、我家居住地址为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路8号1栋1楼107号113号,属省一建公司宿舍楼,宿舍楼围墙外,有两堆合成拆迁垃圾,其一为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胡名权家原房屋的拆除物,产生时间为2018年3月,其二为其邻居家原房屋的拆除物,产生时间为2015年,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均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该处在未依据《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申请办理建筑垃圾处置证(含未取得建筑垃圾消纳场的证明材料)和运输单,多次违法委托没有挖掘机牌照、运输车辆未加装车牌号识别灯的单位运输,违反了《南昌市城市建筑垃圾管理条例》第13、14、15、17、18条。  4、2018年9月10、11、17、18日夜晚,被委托的运输单位进行了摸黑偷运,详见我写作并已公开发表的《紧急情况:南昌:有人持假冒准运证摸黑行动!》。挖掘机的长臂上贴有如下字样:15083503166(胡)  5、2018年9月19日24时15分左右,我在厨房内听到室外有很大的声响,但声响只持续了1、2分钟, 01时18分左右,我来到现场,果然发现有1台挖掘机停在现场,但这台挖掘机是黄色的(车身上有“200”字样),以前的挖掘机是蓝色的(车身上有“18”字样)。  20日22时20分,我看到另一伙运输队伍正在偷运,其中有一辆运输车辆的车牌为赣A E2306,司机的个子很矮,皮肤较黑,三十岁左右。23时40分左右,他们好像又停止了运输,其后情况不详,因为我出外上网了。  黄剑平、 13687919248、[email protected]、2018年9月21日04:05。   紧急情况:南昌:有人持假冒准运证摸黑行动!  南昌市东湖区城市管理委员会:  1、2018年9月10日22时50分左右,我在家里听到室外有施工机械(挖掘机)的轰鸣声,我判断要出幺蛾子,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深夜突然施工的情况。而且,奇怪的是,听到我报警,所有的人迅速撤走了,挖掘机甚至来不及开走挖掘机。  2、24时02分,我拨通了110报警。不久,董家窑派出所民警王维民和一个身穿协警制服的人乘坐警车来到了我家对面的操场中央,应他的要求,我当即出示身份证原件给他,他在昏暗的光线下抄写了我的身份信息,我拿出一张我的最新电费缴费收据的复印件(上面加盖有“国网江西省电力有限公司南昌市分公司发票专用章”),指给他看,并声音洪亮地说:“上面有我的姓名、客户号,我的地址为:‘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路8号1栋1楼107号113号。’”他接过去,又看了看,还给了我。  我又简述了一遍案情,我带领他们去挖掘机停放的现场,应我的请求,协警跟随我用其肩上的出警记录仪对挖掘机及其周围进行了拍摄,我说:“那是挖掉的围墙的缺口,那里有被挖掉的两间现浇水泥房,那里有被埋掉的车棚,那里有几十车拆迁碎块堆进了围墙内,堆得有两层楼高,完全掩埋了我家的后窗。”协警说:“拍了,都拍了。”  其他情况详见已经公开发表的《求救: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夜班刘作明等人中断接处警》。  3、2018年9月11日24时左右,我在家里听到室外又有施工机械(挖掘机)的轰鸣声,24时54分,我以我的另一部手机拨通了110。  01时02分,有人以0791-88635977打来电话:“我是派出所的。”我说:“是董家窑派出所吗?”他说:“是。是你报警吗?”我说:“是。”他说:“你报什么警?”于是我又将案情简述了一遍。他说:“如果是社会闲杂人员所为,我们调查;如果是政府工作人员所为,你打市长热线。”经我再三说明,他说:“好了,我们出警去看一下,不过,你得等一阵,因为刚才有人因打架而报警,他们出警去了。”  我说:“您尊姓大名?”他说:“我姓徐。”我说:“徐什么?”他说:“全所只有我一人姓徐。”我说:“好吧。”  我足足等了将近2小时,没有等来电话,听着外面挖掘机的轰鸣声,我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不能再等了,我决定立即赶去派出所。  2时50分左右,我在派出所公示栏看到:姓名:徐小毛,警号:012796,职务:警长,电话:13330118989。  我来到值班室窗口,呼喊徐小毛,不久,徐小毛来到窗口说:“我已经出警了,人家出示了准运证,他们是受南昌市东湖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市容管理科的委托清运拆迁垃圾,时间从昨天晚上9点至今日凌晨5点。有公章。”  我说:“准运证,你复印或拍照了吗?”徐小毛用手捏着肩头的出警记录仪说:“它应该拍到了。”  我说:“按理,围栏内,而非大街上的垃圾、渣土,城管委是不会出钱清运的。而且,挖掘机没有牌照,运输车也没有牌照。”  徐小毛:“城管委是执法,我们(公安机关)也是执法,我们管不着。”  走出派出所后,我马上来到了现场,我问站在路旁的两人:“你们跟那里的施工人员是一伙的吗?”  年长者说:“是。”我说:“你跟挖掘机司机说一下,围墙那边是省一建公司的地块,跟农房这一块是分属两个单位,千万别再越境挖掘了,别再挖到围墙内去,围墙内保持现状,不能动!”  年长者说:“村里已经给我们交代了,叮嘱我们千万别动围墙内的东西,我们清运,不是拆迁,我们有区城管委签发的准运证。”  我说:“你拿给我看看。”  于是,年长者从身旁的电动自行车的座椅下拿出了准运证,并用手机手电筒照给我看。看过后,我感觉这份准运证可能是伪造的,因为:1、加盖的是“南昌市东湖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市容管理科”的公章;2、签发人是一个私章,不是手写的。  我说:“抄写一下可以吗?”年长者很紧张,赶紧收起来,说:“不可以。”  4、次日白天我看过停在现场的挖掘机,没有牌照,长臂上贴有如下字样:15083503166(胡)。经过一夜偷运,他们只运走了现存量的五分之一左右,可能运输中途或倾倒地点遭到了突发情况。挖掘机在现场停了一天,晚上无动静,第二天撤走了。  5、消停了几天,2018年9月17日23时50分左右,我听到室外又有挖掘机的轰鸣声,大概几十分钟后,我出门并顺带查看,我发现人又撤走了,挖掘机和两辆运输车停在现场,下沙沟入口处(兴业银行)旁也停了两部两辆运输车,车身很脏,走近才发现,居然有车牌。但当夜他们没有施工,因为天亮后我发现,现场的拆迁杂碎没有减少,运输车都撤走了,但挖掘机停在现场。  2018年9月18日21时15分左右,我听到室外又有挖掘机的轰鸣声,大概几十分钟后,我出门并顺带查看,挖掘机和运输车正在忙碌,那位老者拿出一叠加盖红色公章的所谓“准运证”,至少有十张,并抽出一张给刚到场的运输车的司机分发一张,我悄悄偷看了一下,签发人一栏加盖的是私章,这种加盖私章的情况很让人起疑。他们该不会将拆迁杂碎摸黑倒进了赣江吧?我又叮嘱了一番,请老者叮嘱司机不要动已经倒进围墙内的、堆得两层楼那么高的拆迁杂碎,我已经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为被告,向法院提起了行政和行政赔偿起诉,1、指控被告在未取得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南昌市旧城改造指挥部、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的委托或命令的情况下,虚构并对外宣传已取得以上三单位的委托,请求法院判决其擅自实施土地征收和房屋征收的行为违法。2、指控被告在未取得建设工程可研报告、立项报告、土地预审报告、工程和土地规划、年度资金使用报告、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房屋拆迁许可证、施工报告等批文的情况下,请求法院判决其擅自实施土地征收和房屋征收的行为违法。3、被告和长巷村村委会为乙方、农民为甲方,双方签订的征收协议书因乙方不具备征收方的主体资格而无效。行政机关没有强拆权,只有法院根据生效法律文书才能强制拆除。所以,请求法院判决被告的强拆及顺带强拆行为违法。4、被告掌管公章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务院关于国家行政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印章的规定》(国发〔1993〕21号)第二十五条,未经本单位领导签名批准,擅自在《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加盖单位印章,其行书属于职务行为,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违法使用公章。5、被告使用自己及其他没有合法建筑企业营业执照的野鸡工程队进行拆迁施工,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使用(委托)没有合格施工资质的野鸡工程队进行拆迁施工的行为违法。  老者似乎很厚道,当我的面用手机叮嘱司机距离围墙1、2米,不要挖围墙及围墙内的东西。由此给我吃了一粒定心丸,我放心离开了。01时40分左右,我上完网回家,03时40分左右,我被巨大的声响惊醒,判断司机可能正在挖掘围墙及掩埋我家后窗的拆迁杂碎,大叫:“不要挖到围墙内!”我连喊了几遍,没人回应,赶紧穿衣起床,来到外面,我急得对老者吼叫,老者说:“没有挖到围墙内!”一副无动于衷的态度,我直接走进现场,发现挖掘机正在挖掘的地方,已经深入围墙1、2米了,再次远远地大叫,我不敢太靠近挖掘机,以免出意外,我回到老者身边,这时运输车已经离去,老者喊:“小李,你再挖两车就下班,我先走了。”说完,他骑电动自行车走了。小李回应了一句,并提到胡老板,我猛然惊醒:挖掘机的长臂上写有胡老板的手机号,我曾抄写在一本日记簿上,我喊:“师傅,你别再挖到围墙以内!”小李回应:“好的,我有分寸!”  04时02分,我拨通了15083503166(胡老板)的手机,通报了有关情况,特别提到我已经向法院、公安、监察委提出了指控,请他叮嘱司机不要再挖到围墙以内,胡老板答应:“好的。”  06时左右,我起床后查看,果然已经挖进了围墙内,幸亏我的及时阻止,如果围墙内的杂碎全部被清运走了,等同破坏现场,消灭证据,对我的诉讼会很不利。现场拆迁杂碎3年多无人清运,我刚向法院起诉,就有人急切地要清运,分明就是想消灭证据。  而且,应该还有五分之一的拆迁杂碎保留在现场,但挖掘机已经撤走了。由此,我猛然惊醒,在没有完工的情况下,胡老板撤走挖掘机,说明他心虚,有猫腻。  6、综上,请求南昌市东湖区城市管理委员会紧急阻止其假借贵委签发的准运证、实际行破坏现场之目的的行动,紧急调查、处理并反馈查处情况,谢谢!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687919248、18879166394、[email protected]、  2018年9月19日8:50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