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焦作 >  正文

[转载]廊坊大厂黑社会老大打人曝光百姓无活路!

2018-02-14 17:1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2)大厂县大厂镇于各庄村人于长山被暴打。密涿高速大厂段,几乎所有的工程,都由杨雷承包。而占地发放的补偿款,却与土地局公示的不符,于是造成百姓们去维权,这给杨雷施工,造成障碍。2016年11月某天,50多岁的于长山一早去看地,突然遭到手持镐把的几名黑恶势力人员的一顿暴打。使本来就有一条腿残废的他,另外一条腿也粉碎性骨折,肩夹骨骨折,胳膊骨折,耳后被打了个大口子,浑身上下淤青,没有一处好地方。试问这样的暴行,在这种法制社会,怎么能强加给一个50我岁的残疾人,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于长山至今仍然在家中休息,浑身的不舒服,什么也干不了。可如今,迫于他们势力,于长山和媳妇却敢怒而不敢言,多么的悲惨。

知情人:于长山媳妇及于各庄村村民于媳妇电话:183 3061 0310

(3)他们宗族黑恶势力有一成员叫刘涛(这个刘涛现在是他打手中的骨干),经他们指使要打死一个本县内夏垫镇东小屯人李海龙(受害者)的表哥(此人和他们之间有隔阂),行动中,他们得到的确认信息是车辆的车牌号。结果他们动手那天,表哥的车正好被表弟所借,结果李海龙被他们拦车后,不容分说就打,打死后又做了个交通事故撞死的现场。案发后,杨雷各方面运作,死者家属也各方奔走告状,迫于杨雷父子的势力,事情在大厂根本得不到解决,加之他们经常派人去死者家里加以威胁,最后给了死者家属一百万后了事。而打死人的歹徒,只判了几年。这个事至今都让死者家属伤心、恐惧,甚至不敢站出来举证。在他们心里认为,他们是坚不可摧的,如果搬不倒,会累及家人。痛苦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一个普通百姓,在这块空间里,又能怎么样呢?!

受害人:李贵喜之子李海龙

盼望领导去暗访,大厂县夏垫镇东小屯的人,大都知道此事。

(4)大厂县大厂镇小里庄村丁明增,于2015年5月18日,被一伙人,拿着家伙(棍棒等物),打得遍体鳞伤,昏迷数日,甚至于当地医院无法治疗,便血转院。一个50岁的人,会因为什么事遭到如此毒手呢?!究其根本原因,又是挡了“三杨”的路。2015年3月20日,丁家500多棵已长了16个年头的树,被一个叫李艳武的人偷放,并拉走。当时报了警,在反复电话催促的情况下,过了大半天,才来了四个警察,为首的叫高屹(警号D79984)。在老丁的一再询问下,李艳武决定联系卖他树的那个“神秘”人,等了很久,可该人一直没有露面。而出于当时报警立案,也只有等待解决,而结果却是石沉大海。难道偷树的后台如此之硬?!2015年5月18日,当老丁再次去被盗树木处查看,被一伙黑恶势力不知缘由地殴打(其中一个被认出叫王磊,本县陈府大坨头人)。大厂派出所出警后至今,一直不做处理,一个叫杨庚的警察(警号D00002)在本人多次提出申请后,也不予鉴定伤情,进而推脱到现在不加理睬。在此事件中,丁明增的财产和人身均受到严重侵害,而长时间以来,大厂的人民警察(出警人:高屹、杨庚),却不闻不问,有倾向性办案。他们拿着国家给予的俸禄,用人民赋予的权力,胡乱执法,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不顾可什么样的势力让他们在办案中有如此大的倾斜呢?!是他们在办案过程中反复提到的-当时大厂镇镇长、现镇党委书记杨建民!!也因此,此事至今两年了,让丁增明在大厂哭诉无门。2017年2月19日,4名不明身份的黑恶势力人员,过来以其家人人身安全相威胁,让丁明增放弃告状,说这里面牵扯好多人,并进一步威胁说孩子在哪上班也知道等等,他们的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受害人: 丁明增 电话:139 33944389

(5)2015年4月18日,大杨子父亲去世,“3杨”为了他们家里办丧事出入方便,更是为彰显气势,大操大办,甚至把大厂县城主干道至坟地近3公里全部实施交通管制。当时的大杨子是大厂三村书记,而三杨子是大厂镇长。他们的行为,一则为了显示他们家族的权威;二则为了收取大把的“有来无回”的份子钱,记账员就三个,收取现金高达500余万元,这还不算礼品、卡等之类。在大厂这个“国中之国”,他们家族就是真正的首脑,什么党中央的“八项规定”,根本无法落实。而他们自行的“交通管制”也到达了极限,限制车量通行近3个小时。

见证人/受害人:杨文发 电话:1363161 1361

(6)大厂县祁各庄镇田各庄村拆迁,拆迁的“肥活”就让杨雷和一个叫吕亮(廊坊的一个大混混)的人得到,然后他们又拉拢了一个本村的叫“姬三”的人,以杨雷的本地黑恶团伙为依托,以其家族势力和保护伞为依仗,开始了肆无忌惮地暴力拆迁。田各庄村百姓开始了没有安全感的日子,百姓们见证了“腥风血雨”的一幕一幕,村民被打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暴力强买强卖,动不动就是打击报复、恐吓。还有甚者,危及到家人。

2014年3月13日,由其黑恶势力组织的百余名社会不法之徒,不顾百姓的合法权益,强行为施工“保驾护航”。各种手段齐出,断水、断路,言语恶毒、拳脚相加,村里三名村民(刘蕊、赵万红、韩磊)均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见证人/受害人:赵万红 电话:1523064 8326

2015年6月17日,村民韩左龙因检举强行拆迁的不法行为,被黑社会持镐把殴打,车辆被砸。2015年10月16日,韩左龙家中,遭到几名黑社会人员,驾驶一辆遮牌的奥迪车,手持铁管等凶器进院行凶,为了人身和财产安全,出于自身防卫对歹徒造成了伤害,这是正当防卫行为,派出所等执法机关,却给韩扣上了个故意伤害的帽子,蒙冤入狱!真是颠倒黑白,暗无天日,当了40多年的良民,勤劳守法,竟然因为维权和与不法做斗争而入狱!!在大厂县,这样的事情哪哪都有。

见证人/受害人:韩左龙 电话:1523064 8326

2015年10月10日,宋永震在自家门口,被驾驶遮牌车的黑社会,用带钉的镐把殴打,也是上访逼拆引起,如此恶徒,至今还逍遥法外。

2016年1月8日,无牌车辆在上访人员李连生家门口左右停放十多天,寻机作案,而李报警后无果。而在接下来的1月26日,李连生之子李海涛在上班途中,被三个蒙面歹徒手持镐把打成重伤,腿被打折,至今无法走路。歹徒就是驾驶着以上这辆无牌车。此案至今无果!!

见证人/受害人:李海涛 电话:1513267 8630

以上只是他们“3杨”罪恶行径的一部分,他们的的罪恶遍行大厂,罄竹难书,有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更有很多人,身受其害也只能暗气暗憋。大厂的公检法已经成了他们的附属,尤其是大厂镇、祁各庄镇派出所(据说大厂镇所长黄振宇、祁各庄镇所长刘兴文与其关系很好,而且他们两个所长已经在百姓心目当中臭名昭著,望领导到百姓中暗访),已经形同他们的家。在大厂,他们就是理;在大厂他们就是法;在大厂,他们就是暴虐的土皇帝。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