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焦作 >  正文

张家港市一位94岁老人走投无路!强烈拆迁办左和平给出合理解释!!!

2018-02-14 22:4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此时是2017年6月23日晚上,有位老人(见附件一中照片1和2)在自家危房面前嚎嚎大哭,那凄厉的哭声久久地盘旋在乌云密布的上空,那悲惨无比的场景激起了所有群众的民愤和正义之声:富甲一方的全国文明城市张家港竟然容不下一位生命垂危的94岁高龄老人?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啊! 老人名叫朱汝妹,今年94岁, 家住张家港市金港镇朝南村长明18组59号,老人共有4个儿子和1个女儿,长子陈金来,次子陈金楚,三子陈金泉(已于2014年5月病逝),四子陈友泉,老人从2013年起却孤单一人居住在一片拆迁的废墟中(见附件一中照片3和4),而如今老人连废墟中唯一赖以生存的2间小房子也没有了,那老人为何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一切都要从2013年3月份的那次拆迁说起…… 关键事件节点: 1、2013年3月拆迁测量现场(张家港市金港镇朝南村长明18组59号),老人突然发现自己的房子面积全部被量到了小儿子陈友泉的名下,老人当场大声提醒工作人员说:这两间房子是我的,你们怎么能随便量到我小儿子名下?我坚决不同意!可惜当场的工作人员一个都没有理睬她,当作没听见,仍然坚持将老太太2间小房子的面积全部量到了小儿子陈友泉的名下。 那拆迁办怎么会如此独断专行呢?原来在1995年时,小儿子陈友泉为了扩张自己的宅基地,需要向南移动数米,而老太的房子就紧靠陈友泉的南面,因此,涉及到父母的两间房子的根基受到牵连,必须拆掉重新建造。因此,弟兄4人签了一张协议(见附件二),协议的内容大致是:由陈友泉负责将父母的两间房子拆掉重新造好,那么将来产权归陈友泉所有。可事实是:陈友泉签了协议后,根本就没有帮父母建造房子,所有建造的房子的工钱都是老人自己出的,建造房子的材料也都是2位老人自己买的(见附件五)。因此,陈友泉没有履行协议,也就是说这张协议根本就是无效的。因此,老人的其他子女和正直的群众多次向拆迁办和大队反映陈友泉没有履行协议、因此协议是无效的,但是拆迁办左和平不予理睬。 2、2013年3月份至5月份,老人不顾九十多岁的高龄冒着高温三次亲自来到大队找到相关负责人和拆迁办工作人员,再三表态:那协议是无效的,房子不是陈友泉造的,房子是我自己的,不能随便划到小儿子名下,拆迁办左和平解释说:现在国家有政策,像你这样年纪的老人必须要依靠一个儿子,老人又问:那你们共产党讲强迫吗?我有4个儿子,为什么你们非要让我依靠小儿子?你们有什么权利强迫我?我愿意将房子给大儿子,也愿意和大儿子一起生活。(见附件三)老人其他子女也表示要尊重老人的意见,这时拆迁办左和平(电话:13701567669)主任立即表态了,他拍着胸脯保证说,你们大家放心,我们是来拆房子的,不是来拆你们的家的,老人房子拆迁款是专人专用,我们会成立个调解小组,关于老奶奶的房子拆迁款和赡养问题,我们到时会召集你们家庭的所有成员到场,进行协调,不会将老太太的房子拆迁款随便给任何一个人的,你们放心好了啊!众人信以为真…… 3、2013年7月,拆迁办竟然在没有公示的情况下擅自做主将老太太2间房子的拆迁款全部给了小儿子陈友泉(见附件四),在这之前,拆迁办压根没有召集老太和他4个儿子就老太拆迁和赡养的问题进行过协商,也压根没有出现什么调解小组,左和平就自作主张迫不及待地把老太的房屋面积和所有的拆迁款全部划到了陈友泉名下。 4、2013年8月,老太太在证实自己的拆迁款被小儿子一人独吞后,气的大病了一场,可是看病也需要医药费呀,为了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她还是想争取自己的房子拆迁款,于是,她不顾年迈体弱寻找到了当初给她造房子的瓦工和木工,在得知老人悲惨的遭遇后,瓦工和木工都非常愿意给她证明,于是老太又委托自己的三个儿媳妇和三儿子陈金泉(当时还健在)将证明材料送到了左和平的办公室(见附件五),左和平看了下证明材料,漫不经心地说:“是大队让我发的拆迁款,和我没有关系,你们来找我干什么?你们找大队去!”说罢,扬长而去。 5、2013年10月,没有办法,老人又找到了大队,大队书记说:“钱已经给他(陈友泉)拿走了,我也没有办法,这是拆迁办让我们给的,你们要不去找拆迁办要不你们上法院打官司去吧。”就这样,老太太和其他3个儿子作为原告,将最小的儿子陈友泉告上了法庭,可是这个案子一波三折一打就是近2年,期间袁法官多次电话老人的大儿子,要求老太太撤诉,老太太的大儿子问法官:为什么要撤诉?理由是什么?法官却不愿意作任何解释,随后老太太坚持要求法院公正判决,在相关法律工作者的支持下坚持不撤诉,最后金港法庭在无奈中只能受理,于2015年6月进行了判决,而判决书仅仅进行了财产份额的确认(见附件六中第2和3页),没有具体的拆迁款数据,虽然袁法官说他已经亲自去拆迁办调查取证了,但金港镇拆迁办拒绝配合法官出具关于2间平房的拆迁补偿款(见附件六第4页),由于缺乏具体的数据,金港法庭无法执行,导致老太太的拆迁补偿款和医药费依然没有下落。 6、2015年7月10日,老太委托大儿子再次向金港法庭领导求助,刘庭长说:他和袁庭长多次到金港拆迁办取证,可拆迁办拒不配合,以种种理由和借口推脱,刘庭说你们能否自己想办法去拆迁办找到数据,请大家想想:刘庭和袁副庭作为国家公务人员都查不到,我们平民老百姓怎么可能查到?果然,拆迁办压根不理睬。 7、2015年7月11日,我们电话张家港市12345投诉,很快2天后,工作人员回电话说:已经派人到金港政府调查过,当地工作人员反映说这是兄弟间的财产矛盾,属于家务事,由于分歧大,调解不下来,但是已经上诉到法院,法院的判决已经生效,让法院直接执行就可以了。哈哈,最后又回到法院了,那法院会怎么说,我想我不说大家也猜到了。 如此说来:老太太早已经变成了一只皮球,拆迁办踢给大队,大队踢给法院,法院再踢给拆迁办,……最后又回到了法院,法院表示没有拆迁办提供的数据,没法执行……于是,踢到最后可怜的老太太还是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一片拆迁的废墟中!老人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一直住了好多年,在这期间,老人的其他子女多次到金港镇拆迁办协调,但仿佛走进了一个怪圈,各个部门互相推诿不办实事,导致事情始终无法得到解决。可是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因为后面还有更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继续…… 8、2017年6月21日,老太太生病住进了医院,当天晚上7点30分左右,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趁老太太住院连夜把老太太唯一赖以生存的房子给砸了,当老太太2天后得知自己唯一的“家”被摧毁了,当场悲痛欲绝,大声痛哭,那凄惨的场面我想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终身铭记,无法忘怀……(也就是本文开头所描述的那一幕) 老太太悲惨的境遇现场的群众再也看不下去了,联合找了个集装箱让老人暂且安身,并鼓励老太太的家人找拆迁办要个说法:要么给老太太弄个小房子安身,要么给老太太拆迁款,因为事情是由于拆迁引起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老太太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呀,拆迁办作为国家政府机构竟然将拆迁工作做到这种状态撒手不管,而后却堂而皇之地用“家务事”作为充分理由而对老太太如此悲惨的境遇视而不见、不管不问?!难道我们全国文明城市张家港竟然如此欺负一位94岁弱势的高龄老人吗?于是,7月初,老人的大儿子无奈之下再次致电拆迁办左和平,左说你们要么找法院,要么找镇长去,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态度极端恶劣),然后突然挂掉电话,此后再打电话就一直处于忙音状态,打不通了……无奈之下,7月6日,老人的大儿媳找到了曹镇长,曹镇长说:事情搞成这样,都是当初老太太自己不同意拆迁造成的,你们回去先向村里打申请,要申请重新拆迁,然后再上诉法院,最后要法院发函给我们,我们才可以给老太太拆迁款。呵呵,事情变得更复杂更有趣了:当年(2013年3月至5月),老太太不顾90高龄多次去大队积极配合拆迁难道他们都忘记啦?现在把所有的责任都全部推到老太太身上他们做人还有点良心吗?(在此再次申明:当初老太太不是不愿意拆迁,而是据理力争,她只想说明个事实——那就是房子是她的,不是小儿子的,既然是她的房子那她愿意给谁就给谁,这是她的合法权利!其次由于小儿媳妇对她一贯的恶劣态度导致她死活不愿意跟小儿子住一起,她只是按照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如实说出了自己的心愿而已,请问:她有什么错???)那既然到现在房子都没有拆,拆迁办却将所有的拆迁款全部给了户主的小儿子,请问这符合我们张家港的哪一条拆迁政策?眼下,左和平又说拆迁款没有给陈友泉,那钱还在拆迁办的账上的,可是大队都开了证明条证明拆迁款早就被小儿子陈友泉领走了(见附件四),怎么拆迁办又是一套说辞?到底是谁在撒谎?我们张家港还有个讲真话办实事的地方吗?如今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真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综上所述:金港镇拆迁办左和平对待一位94岁的老人采用了以下策略: 一、骗、骗、骗 当初拆迁开始,左和平再三承诺要等老太太家人全部到齐开过家庭会议后再来妥善老太太的房子拆迁和归靠问题,结果言而无信,根本没有召开什么家庭会议,而且不顾房子归属于老太太的事实及老人不愿和小儿子居住的的真实心愿, 强行将房子面积和拆迁款全部划到陈友泉的名下,请问这是谁赋予他的权利?左和平作为拆迁办主任,应该在搞清楚房产归属的前提下依法实行国家拆迁政策,就算你看到协议,也应该先搞清楚协议的真伪,认定房产的所有人,在准确无误的情况下进行合法拆迁呀,否则无论哪个人拿个所谓的协议出来你就立马随便分配?随便哪个只要拿个所谓的协议来就可以领拆迁款?你左和平作为拆迁办干部你不核实和把关???其次,我们再来仔细看下协议(见附件二),协议的焦点是围绕“父母大人的2间房子”,可整个协议上没有父母二人的签字呀,更为关键的是当事人朱汝妹还健在,并一直居住在这2间小房子里,你左和平为何视而不见,不进行走访、摸底和调查??? 即使家人间确有房产纠纷,那应当让他们先行协商解决或走法律程序,等有了定论后再依法实行拆迁,或者依据国务院590号令精神,对产权不明确或产权有争议的房屋,在规定期限内不能确权签订征收补偿协议的,市人民政府对该房作《房屋补偿决定》实际居住人可按《补偿决定》提供的安置房屋过渡居住,待产权明确后再协商签订补偿协议,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我们认为:这是作为一名拆迁干部进行拆迁工作时必须执行的最基本的职业规范,而现实是左和平作为国家拆迁干部不但不去调查、核实和依法办事,老太太和其他家人都多次主动向你申诉房产所有人存在问题、包括大队都出具房子产权人的证明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左和平已经明明知道房子的产权存在极大争议了,你竟然还一意孤行迫不及待地强行将面积和拆迁款全部划到陈友泉名下,请问左主任你意欲何为?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情况? 如今左和平给出的解释是:这纯属家务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难道说这仅仅是家务事???请大家深思下:这里面有个事件发生的时间先后问题,如果说拆迁办左和平一开始不知道内情,就凭着一张兄弟间私下签订的协议而将拆迁款和小房子的面积全部划到了陈友泉名下,而后老太太和其他儿子发现与事实不符从而向拆迁办提出异议,那么拆迁办完全可以将此事认定为家务事了,和你拆迁办没有任何关系,而事实是:事情发生在拆迁之前,从拆迁丈量房屋面积的第一天开始老太太就再三强调房子是她的,随后从2013年3月到7月期间,老太太多次到拆迁办和大队提出申诉,老太太的其他亲人和正直的群众也多次向拆迁办证明协议是无效的,房子应该属于老太太的,在如此有争议的情况下,拆迁办左和平还一边表面上欺骗老太太说要召开家庭协商会议,一边暗地里悄悄地滥用职权、违规操作强行将老太太的房子面积和拆迁补偿款全部划到陈友泉名下,导致后面引发了更多的纠纷和矛盾,事情搞成这样:他轻轻松松地用“家务事”三个字就想逃避自己当初一手遮天暗箱操作的责任???请问各位有良知的朋友:你们认可这个理由吗?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事情刚开始时因为一张协议误导了左和平的决策,属于有情可原,那么后来在老太太和其他家人多次申诉并出示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左和平理应尊重事实并尊重老人的心愿,有错改错,坚持正义和公正,怎么能一再采用欺骗手腕和踢皮球手段欺侮愚弄老人而妄图逃避自己的责任?还故意将矛盾转嫁到法院和地方政府?事情是由于你拆迁引起的,你言而无信,说一套做一套,一手遮天,人为地制造和扩散人民内部矛盾,出现了问题都让群众去找法院,法院判决了你也不愿意提供具体拆迁款的数据,导致法院因没有具体数据而无法执行,随后你再次踢皮球让群众再去找政府再去找法院打官司,呵呵,那请问还要你这个拆迁办主任干什么?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左和平作出合理的解释! 二、踢、踢、踢 当法院对房子份额的已进行确认后,金港法庭刘庭亲口证实:拆迁办主任左和平拒不配合,不愿告知法院具体的拆迁款数据,导致金港法庭无法执行,有法而不能依,请问是谁给予左和平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从2013年至今,老人及其家人多次找左和平协商,左和平一会儿让老太太找大队,一会儿让老太太找法院,一会儿又让老太太去找政府,把可怜的老人像个皮球样踢来踢去,到底是何居心和目的?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左和平作出合理的解释! 三、拖、拖、拖 从13年拆迁至今,老人一直居住在那样的环境中,善良的老人和他的大儿子们一忍再忍并始终相信拆迁办最起码能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合情合理合法地解决老人的拆迁和赡养问题,而他们的善良却一再滋长了某些国家公务人员拖拉的官僚不正之风,当初仅仅打官司就打了近2年,到头来因为左和平拒不愿给出拆迁数据而导致官司一场空,如今,左和平还要让老太太继续再去打官司,呵呵,请问对于一位94岁的老人来说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还需要打多久才能看见太阳???对于一位94岁生命垂危眼下连一席生存之地都没有的老人来说,左和平采用这样的漫无天日的拖拉战术还有点最起码的人性吗???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左和平作出合理的解释! 补充说明,老人的大儿子也多次在拆迁办和大队表态:母亲虽然早在2012年就把房子赠与他了(见附件三第2页),但他不要父母的房产,他愿意把所有的拆迁款全部给母亲养老,眼下老太太没有地方住,那么如果老太太单独立户面积不够、不能分得一间小房子,他愿意承担其余不够的款项,如果最后老太太能顺利拿到她应得的拆迁款,那么他也愿意所有的钱全部给母亲看病和养老,老太太的其他子女也都同意这一方案。(而也正是因为附件三,左和平混淆视听,转移矛盾,以此为借口,对外宣称这是兄弟间争抢母亲财产的家务事,和他没有关系,而事实是:虽然老太太将房子赠与了大儿子陈金来,但大儿子早已多次在拆迁办和村委公开表态他不要母亲的房子,只希望母亲能安度晚年),历年来(包括拆迁之前),老太太几次生病住院的医药费都是大儿子一人支付(老太太其他的儿子、儿媳妇和孙子孙女们都可以证明)。最小的儿子不但没有出一分钱医药费,而且还关照医生不要给老太太看病了,随她去。为威逼老人撤诉,小儿子夫妇曾强行把老人按倒在地上按手印,老人手臂被捏的多处淤青,躺在地上喊救命,此事张家港德积派出所都有记录。因此,显而易见:这也是老太太死活不愿意和小儿子夫妇共同居住的原因。 那么到底是谁造成了老人如此的悲惨困境?仅仅是因为老人小儿子的贪心?凭他一己之力就能把父母的所有拆迁款顺利私吞?这后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社会问题不值得大家深思吗?显然这不仅仅是家务事那么简单,如果说小儿子贪心仅仅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那么拆迁办左和平在明知事实的情况下依然助虎为怅、助纣为虐、欺骗老人、滥用权力一意孤行才是导致整个事件深度恶化的关键点,请大家想一想:左和平作为国家公务人员,他明知道这里面有矛盾,却不广泛听取群众意见,不愿意尊重事实和真相,擅自做主滥用职权分配拆迁款,甚至在老人和其他子女及村里干部(见附件七)出示证据证明了房子归老太所有的情况下,他还百般推诿,采取先设骗局后踢皮球的手段来将事情恶化,企图以“家务事”为挡箭牌推脱自己应负的责任,导致生命垂危的老太太走投无路毫无尊严地活着,善良的老人及子女一忍再忍、多次主动找他协商,他要么逃避而去置之不理,要么就是采用踢皮球的手法打太极,态度极端恶劣,在习主席十八大会议后竟然还有这样不顾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肆意妄为、逃避责任、麻木不仁的领导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尊敬的领导,如果是您的母亲遭遇这样的境遇,不知道你们心里会有什么感受? 所以,再次恳求各位正直的朋友,伸出正义的援手,弘扬正气,发扬我们张家港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让逼得走投无路、无家可归的可怜老人能感觉到人间的温暖和正义,保障其合法的权益不受损害,使其能了无遗憾地安度晚年!对你们的真诚帮助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在此郑重申明:所有的内容全部是事实,如有捏造,我们愿意承担全部法律责任,恳请上级各级领导现场走访、严格核查! 此致 敬礼 申诉人:陈金来 贺菊英 陈金楚 赵荷秀 袁美观 陈亚芳 陈金凤等 2017、7、11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