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焦作 >  正文

新闻联播主播郭志坚朗诵:献给八一建军节

2018-08-01 12:5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静静聆听,文字的魅力,朗诵的艺术,带入一个深蓝的境界。 献给八一节的礼物,献给正在服役的军人和退役的战友。

又见那片深蓝色的海

(发表解放军报)

沉 石

我又一次来到了三亚。晨雾缭绕着大东海,是我记忆中那片遥远的深蓝色的海,在我眼前飘摇。

我用脚步在寻觅着,海滩的深浅宛如珍藏的日记,那里有水兵的梦、那里有椰林的倒影、那里有军港海潮的拍打声。站在礁石上,我久久地、久久地用思绪拂去海之雾,再一次翻开那一页页充满海味的故事,找回了30多年前遗留在南海的那一朵朵浪花,一种大海般的眷恋之情油然而生。我把双手伸进了海里,捧起了那一滴滴蓝色回忆……

战舰在南海巡逻,茫茫碧波中,看清了属于我的军舰舷号8401,那是一艘参加过海战的光荣舰。很多新登舰的水兵都向往这艘军舰。那年上来一批新兵,他们扑向了前甲板,用崭新的水兵服,深深地亲吻着浸透海水的甲板。“海水是蓝的,可海水打上甲板是清澈的呀?”刚上舰的水兵真的这样问。

我是枪炮长,老兵了,便顺口回答:“水是清的,天是蓝的,海天倒映的呗!”

新兵好像不认同,钻牛角尖似的反问:“阴天时,大海还是蓝的呀?”

我看了一眼新兵,指着身上的海魂衫道:“大海是有生命的,就像水兵的海魂衫,白的是水,蓝的是血液,相融了,大海就是蓝的了!”

那一刻,我自以为找了哲理般的解释,新兵没有吭声,带着不解的思考重新回到了战位上,开始擦拭着甲板上的海水。看到新兵那融入军舰的海魂衫,我的思绪渐渐在寻觅大海的内涵,水兵赋予大海什么?蓝色又从何来?说不清楚,多少个睡梦伴随着波浪,伴随着风雨星辰,在追寻着那片蓝色的海……

军舰离开三亚湾,缓缓地朝西沙海域行驶。我站在高高的舰桥上,透过饱蘸盐水的阳光,看到了那片蓝色大海的变化,仿佛在为军舰出航演奏着一曲蓝色的乐章。

那是一片流动的蓝色,近处呈现出淡蓝、翠蓝、瓦蓝,相互融通的是孔雀蓝,犹如展翅的一只只巨大的孔雀,穿过层层海水,都能看到海床铺展的纯净珊瑚盘;再往深处看,聆听到的是蓝色乐章的激情篇,汹涌澎湃的浪峰中吐出来的是蓝色滚着绿,那是深藏在旋涡里的绿色,蓝色越来越深邃,变成幽蓝、深蓝、墨蓝。那一瞬间,我似乎有了顿悟,海蓝深深之处,那绿色就是生命,那绿色就是灵魂。

那一刻,我紧紧地与军舰融入到海的深处,用水兵对大海的那根蓝白相间的神经,触摸到那片深蓝颜色的内涵。航海中,我喜欢在甲板上眺望海浪花,在舰尾的航迹里,寻觅海的语言。那是一首蓝色的诗,是一曲蓝色的乐谱,是大海写给水兵的无字情书。我迷恋着,沿着茫茫的海洋线试图读懂情书的内容,然而,大海深沉而多变,融合了太多的浪漫之后,抛向水兵的是一串串苦涩的思考和哲理。水是清澈的,大海为什么呈现如此多变的蓝色?这使我又想起了那位新兵说过的话,想起他身上那件沾满海水的海魂衫。

海军战友 (国画)沉石作

那是个台风的季节。我们舰接到护渔护航的紧急命令,一艘渔船在西沙海域的三号海区遇险,军舰顶着八级大风穿梭在海浪峰线上。海疯狂了,没有了温柔和浪漫,而是挥舞着白色的手臂,好像要扯下漫天的密云和飞旋的风暴,海与天似乎在颠覆,摇晃着一个海的溢出,天的翻滚,那一刻,海的血液失去了平衡,分不出是什么颜色。那艘赭色的渔船,犹如一片枯叶被大海抛向空中,又埋葬浪谷,船上的渔民紧紧抱着舷板,随时可能被大海吞没,露出一张张惊恐挣扎的脸……

军舰驶向三号海区,在浪峰中旋回,一次次靠近渔船,一次次朝渔船抛去缆绳,又一次次失败。台风越来越大,海水卷起来宛如冲进浓浓的云层,渔船被打碎了船板,开始朝海底倾斜,5个渔民在风浪中抱住舷板。我们站在舰舷大声呼喊着,可是谁也听不见,耳畔只是漫天的风啸声和海浪拍打声。水兵们在甲板上用无数的办法想跳帮营救,都无法靠近,大海疯癫般地在唱着魔幻曲,听到的和看到的只是惊魂。

这时,渔船下沉着,渔民呼喊无力,海水渐渐淹没他们,军舰再次靠近,缆绳抛出去被大风吹走,无奈之际,只见一道闪电般的光从军舰划过,那位新兵把缆绳系在腰间,从甲板朝落水的渔民飞扑过去,他带着绳索穿过大海的风暴,落在了渔船舷体。新兵把缆绳递给了渔民,军舰上的水兵迎着狂风暴雨奋力救起了一个个渔民,然而,新兵面对最后一个渔民时,无私地把绳头交给了他,新兵被突袭而来的飓风打入海底,撕裂一股股黑色的旋涡。甲板上的水兵在呼喊,朝着大海卷起的浪峰间呼喊,我的嗓子哑了,甲板上的水兵从不同的角度在呼喊,也都含着咸涩的苦楚……

海洋惊奇探险作品《黑色马六甲》

海在风暴的蹂躏中喘着气,搅起漫天的蓝色,然后,把它搓成淡蓝色、灰蓝色、灰色和灰白色抛向海天。我的心被风浪扯碎,望着那暴虐的漩流,忽然,我看到了新兵的海魂衫,新兵在奔腾的激浪中露出了头。

军舰靠岸在西沙永兴岛,被救起的渔民们抱住冒着生命危险营救他们的新兵,谁也不愿离去。他们知道,在大海里,水兵是他们血脉相连的亲人。渔民上岸了,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家里,临走前,那个一脸沧桑的渔民向新兵提出了一个请求,要一件海魂衫留作纪念。渔民拿起了那件短袖海魂衫,抱在胸前,用黑黝黝的脸依偎着,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渔民眼眶里的泪花……

我望着渔民远去的背影,新兵站在礁盘还在挥手,没有激昂的话语,只有海浪轻轻的潮汐声,那潮汐是新兵的语言。海水碧蓝的,在新兵身前闪动,只见他朝空中抛起水兵帽,海天之间辉映着他的笑脸和水兵服。

夕阳下,海滩反射着斑斓的红光,融入海的碧波中,起伏的是一层层幽蓝过后的猩红色,我看着海的渐变,仿佛又听到新兵询问的话语,“海为什么是蓝色?”我的心像海浪在冲击,那一刻,我想为新兵做点什么。在洁白细腻的沙滩上,我用贝壳写下了新兵的名字,裴杰。然而,潮水袭来,抹平了沙面上的名字,留给我的是一串串白色潮汐。我深深明白了,新兵和他的海魂衫已经化成了海水,那蓝白相间的颜色,是海军的灵魂。

多少年来,我曾在梦中追寻着那片海,那片属于一个老海军痴情的海。我在南海的每个海域,寻找我曾经战斗过的军舰8401号,然而,都没有再看见那艘军舰的踪影,一位舰长告诉我,8401号舰早在25年前退役了,进入了海军的博物馆,成了历史。

舰长邀我登上了他驾驭的新型战舰,舰舷的颜色已经和过去不同,由原来的浅蓝色变成了深蓝色,甲板由草绿色变成了墨绿色。舰长穿的海军服也变了,西服翻领下是一整套洁白的礼仪,袖口上呈现的蓝道,是海军对海洋永远的眷恋,也是海军对海洋生命的尊敬。

站在高高矗立的舰桥上,我看到年轻的水兵整齐地列队在舷边,海风吹动着印有金锚的飘带,宛如一只只迎风展翅的海燕,是那样英姿矫健。新型的战舰昂首起航,翻滚的波浪丛中,我看到了从空而降的特种神兵,他们一个个穿着黑色的紧身服,时而在碧海拼搏,时而在舰艏擒拿,那身手敏捷如飞,似一只只搏击风浪的海上雄鹰。那一刻,在军舰航行的蓝色档案里,我仿佛读懂了海军蓝色的情怀、蓝色的深远意境。我的心随着大海起伏,3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的水兵已经走向了深蓝的海洋。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