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车 >  正文

玻璃破裂川航航班细节:起飞42分钟后

2018-07-02 03: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原标题:起飞42分钟后

5月14日早上,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在起飞42分钟后,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并脱落,座舱释压,飞机急速下降。最终机长稳定住了飞机,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除副驾驶和一名乘务员受轻伤外,其他人都平安落地。这是世界民航史上第二起客机高空风挡玻璃脱落事件。在试图寻找这架飞机出事细节、原因的过程中,关于一架可以在空中飞行并且出现故障后依然可以成功备降的庞然大物的运作原理更令人着迷。

文|李婷婷

编辑|刘斌

飞行的好日子

凌晨4点20分,46岁的四川航空公司机长刘传健穿着白色短袖制服、黑色长裤,走进重庆江北机场的机组准备室。

按照计划,他执飞的重庆到拉萨的3U8633航班将在1小时45分钟后起飞。这些时间将用于飞行前机组准备会、体检、检查飞机等事情上。在此前一天,刘传健还要完成对这趟航班不少于30分钟的预先准备。如果不出意外,飞机将在3个小时的飞行后抵达海拔3570米的拉萨贡嘎机场。

这座海拔高度排名世界第九的高原机场(海拔高度2438米以上)并不容易征服。一位西藏航空的飞行员告诉《人物》,拉萨贡嘎机场半径50公里的范围内有多座海拔高度在4500 米以上的山峰,飞机不能贴着山头飞行,至少要有600米的安全裕度;高原空气稀薄,气压低,发动机使不上劲,飞机的性能会下降。

执行此次航班任务的飞机是有「高原小王子」之称的空客A319,它执飞着进出西藏80%的航班。经过高原性能改装,A319拥有推力更大的发动机、1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氧气系统、重新设定的客舱高度数值。作为空中客车公司销量最好的中短程飞机—A320系列的一员,自1995年面世后,A319从来没有发生过致命事故。

有22年飞行经验的机长刘传健飞过上百次这条航线。飞高高原机场对飞行员有更高要求:要有两名机长和一名副驾驶;机长不能超过60岁,且要具备在本机型500小时或以上的机长飞行时间,如果1年内没有飞过高高原机场的经历,再次执飞要进行重获资格训练;副驾驶必须是资深副驾驶,还要具备本机型100小时或以上的飞行时间。

在准备室里,刘传健看完了第二机长梁鹏从签派员那儿领来的此次航班的纸质放行资料,包含了飞行计划(其中有计算好的携带油量和飞机允许的最大起飞重量)、航行通告,以及起飞机场、航路、目的地机场、备降机场的天气实况和天气预报等。

5月14日这天早上,重庆是晴天,最低温22℃,几乎没什么云,能见度非常好。

不过,目的地拉萨贡嘎机场的天气状况更为关键。那里平均每4—5天就有一天是雷暴天气,而且天气变化速度太快,常常早上还是晴天,下午就电闪雷鸣、大风扬沙。为了对付高高原机场快则5分钟变一次的天气,地面监控至少每1小时就要提供最新的天气状况。「对飞行员来说,有的时候要做出一个艰难决策,比如(飞机准备降落时)天气突然变差,你是等还是走?」《航空知识》杂志主编王亚男说。

离开机组准备室之后,全体机组成员接受了航医的体检。飞高高原机场对飞行员身体素质要求更严苛—血压不能高于140,脉搏要在56—90之间,一旦不达标,飞行员就不能进入驾驶舱。

在停机坪上等待刘传健机组的A319也接受了机务维修人员的航前例行检查。检查的项目有40多个,80%以上是目视检查。一位机务维修人员告诉《人物》,这是一种看似简单实则非常有效的检查方法,比如观察风挡玻璃时要看有没有起泡、变色、裂纹等等。

这架A319来自空客在欧洲以外的第一条总装线天津空客,它已经服役了将近7年,飞行了19912.25小时,起落了12920架次,对这个机型来说,它还属于「青壮年」。

一年多前,它在四川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进行了3C检,一个多月前进行了一次4A5检。一般来说,空客A320系列的飞机每飞行600小时就需要进行一次A检,光对飞机进行擦洗就需要12—14人花费2个半小时时间,其中风挡玻璃、舷窗玻璃最为脆弱,需要用最柔软的毛巾、皮具手动擦拭。每飞行18个月,A320系列飞机就要进行一次C检,C检的项目包括客舱内部的整新、结构的修理。最深入的检查叫「8C检」,修理时间短则20多天,长则2个月。

机务检查完毕,刘传健机组也对飞机进行了检查,从基本的绕机检查—对有好几个眼儿、每个眼儿只有吸管口大小的静压孔也要仔细查看会不会被小虫子、鸟血糊住,再到机舱内部检查—对驾驶舱所有仪器设备进行检查,甚至连客舱的马桶也得好好检查一番。今年1月,从挪威首都奥斯陆飞往德国慕尼黑的DY1156航班在起飞20分钟后发现马桶出故障,即便这趟航班刚好搭乘了85名来自一家水暖修理公司的员工也无济于事—修理必须从飞机外面进行,最终航班不得不返航。

机务、机组要对同一架飞机先后进行检查外,机长、副驾驶还要对飞机进行交叉检查,所有的检查最后都会落实到一张张检查单上—这种每个项目都有相应操作流程的清单式检查贯穿了一架飞机的一生。检查单覆盖维修、飞行、管制等环节,按情况分又有正常、非正常之分。一位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告诉《人物》,不同飞机制造商、不同机型的检查单都有差异,正常检查单一般有10多个,非正常检查单则有上百个,每个检查单多的有几十个具体项目,而飞行员要练就10秒内找出相应检查单的技能。

执行检查单也有严格要求。一家航空公司的《飞行部管理手册》里规定:执行检查单时,必须由PNF(一般指副驾驶)手拿检查单,逐条逐项落实,声音要宏亮,并交叉检查,防止过快或漏项。严禁背诵检查单。完成检查单后,PNF要报出「××检查单完成」。

完成每一项必要的检查后,刘传健认定这架飞机没有问题。

5点23分,距离飞机正式起飞大概1个小时,刘传健坐在驾驶座上,做好了一切飞行准备。他还给前一天一起从重庆飞神农架的机长蒋剑发了一条短信,当时他们在讨论高高原机场飞行时逃生绳的长度,没人能确定。这天早上,刘传健查阅了资料,非常肯定地回复:「逃生绳长度:5.5米。」

2天后,机长刘传健对《解放军报》记者回忆起这天飞机起飞前的状况,语调轻松地说,「体检良好,天气OK,飞机正常,油量充足,是个飞行的好日子!」

6点26分,3U8633航班载着3名飞行员、5名乘务员、1名安全员、119名乘客、717公斤行李和269公斤货物起飞了。

长跑开始了

6点42分,3U8633航班进入成都管制区域,区域管制员雷达识别并与机组建立双向通讯,开始指挥飞机。

一架飞机从起飞到落地,由飞行员来操作,却是由空管来指挥。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