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创富 >  正文

以“听证会”为名义,大金政府真是“好手段”。武汉市长

2018-02-14 18: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转载于?tid=10291&from=groupmessage 我家住在武穴市大金镇苏垴街81号,我家房屋结构是两间三层的楼房,其中底层一间门面作为过道使用。  2017年3月17日,村霸街霸宋光文,对我家房屋过道进行侵权。我们之后多次向大金政府及其他相关部门反映,但是大金政府根本不当回事,敷衍了事,随便就给一个处理意见,实在让人心寒。面对违章建筑的举报,相关部门更是不作为,执法不力,任由其继续偷偷施工。无奈之下,我只有走上上访之路。2017年6月30日下午,大金镇政府夏镇长通知我参加听证会,说是联合其他单位一起处理我家过道一事,我接到通知后,感到高兴,满以为政府是真的有诚意来解决这个事情,但是没想到,听证会只是一个形式主义,只是一个“鸿门宴”,是政府忽悠老百姓的一个“高明手段”。下面我来谈谈听证会上的一些事:  (一) 相关争议  1. 听证会主持人事先说好是市纪委的某位领导,临时换为市信访局的领导;  2. 听证会听证员事先说好的其中一位是市纪委的,被临时换为镇纪委,五位听证员分别为:镇纪委、市法制办、宋煜村代表、信访局、律师(我方);  在听证会现场,被安排了所谓一些听证代表,都是市房产局、镇干部等,并未请我们家附近的老居民群众。并且其中还有一位根本不在参与听证会名单的“群众演员”参与进来,并借机造谣。后被我发现,政府领导竟然说他没注意,请问,人家都作为代表发言了,你没注意???且现场就那么两位代表发言。  试问听证会的公正性何在?我们是和市国土局及大金土管所在辩论,他们请的都是“自己人”,我们如何辩?任由我提出种种证据及法律依据,他们依然固执己见,统一口径,有何意义?  (二) 听证现场  1. 在听证会现场,我首先做了详细的陈述,陈述事实,但是国土部门答辩人,不尊重事实,回避我的提问,只是抓住一点“按物权法相关规定,土地证与土地登记簿不一致,以土地登记簿为准”,这是断章取义,为什么不将完整的法律条文进行解读?完整的法律条文如下:  《土地登记法》第十六条规定: “土地权利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土地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土地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土地登记簿为准。”  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二十三条 土地使用权转让时,其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所有权随之转让。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四十七条 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转让、互换、出资或者赠与的,该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占用范围内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一并处分。  我们提供了相关有力的证据(土地证、土地出让金合同、原屋主的土地档案),他们无言以对,回避该问题,绝口不提出让金合同一事及原屋主土地档案一事。  2. 在听证代表发言环节,市房产局的一位代表发言称我家房产证上标准的面积是257.86平米,没有包含过道的面积。他还提供我家的房产登记档案,结果我父亲一看,连签名都是伪造代签的,根本就不是我父亲签的。请问,国家的房产登记当事人的签名都能被伪造???再问一句,那王怀春的土地价格评估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是按照土地面积106.7进行评估价格?  3. 另一位“群众演员”的言论更是无稽之谈,漏洞百出,他称“王怀春当时是租用后面一块空地开厂,他参与过王怀春房屋的建设,说就是知道王怀春厂开不长,所以让其留一个通道出来”,请问,王怀春的房屋是1986年建成,直至2000才破产,请问你是何方神圣?在那个年代竟能预料十几年后的事情???证据在哪里?就凭你胡说八道?  (三) 听证结论  在铁的证据面前,他们还是强词夺理,不尊重事实。还说这个过道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过道,所以只能作为公用通道。说通道土地使用权是我的,但是只作公用通道,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那我如何行使我的土地使用权?既然我家过道只作公用,那为何还收我们土地出让金?难道大金镇政府及武穴国土局沆瀣一气,统一口径就可以无视《土地法》及《物权法》?  更可笑的是,我老婆去政府询问听证决议,政府将听证决议打印出来给我老婆,但是未盖政府公章,第二天去找政府盖章,政府领导居然拒绝盖公章。说只是听证员的决议,那听证会开了有啥子意义???真是可笑!  (四) 到底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历史遗留问题”  那我现在来谈谈为什么是历史遗留下来的。  1986年,王怀春在我家房屋后面开设预制厂,并在临街建了一栋两间三层楼房,为了方便自己经营,故而将一间门面作为通道使用,并且有铁门进行封闭式管理,根本就不是一条留给群众通行的公共通道。  2000年,因其经营不善,法院将其房屋进行抵押,法院的判决书上也是对王怀春的房屋产权进行确认,明确标明两间三层(其中包含一间过道),说明过道确实也是王怀春的产权。  2001年,王怀春的房屋在转让的时候就被相关部门以瞒天过海的手段做了手脚,加了条莫须有的备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2001年,王怀春房屋转让给我家之后,我们要堵过道,但是迫于当时宋煜村书记的威胁与压制之下,我们没有堵成。没办法才将过道搁置。  2009年,宋光文侵权,已经发生过一次血案,我们说要堵,但是当时土管所所长陆荣明说我们家过道有一个备注,说是公共通道,我父母也不懂法,所以再次搁置。  2017年,宋光文再次侵权,我们才去市国土局调阅档案,才亲眼所见那条备注,事情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原屋主王怀春土地证及档案上并未有备注,且土地面积标记的清清楚楚毫无争议。我家房屋土地证也没有备注,面积清清楚楚,毫无争议。就是中间在王树标手上转手的时候被人动了手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总之,要不是迫于当时村霸、恶霸的恶势力,我们早就将通道封堵,要不是这土地档案背后存在徇私舞弊、瞒天过海等腐败行为,我们何至于将纠纷遗留到现在?相关部门口口声声说考虑历史原因,那有没有考虑现实意义及影响?现实是,我们牺牲我们过道的门面,让宋光文通行,反而他以及宋煜村的书记说过道是宋煜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侵权,且多次碰撞我家房屋,不仅如此,还口出狂言,试图威胁。另外,宋光文在过道后的建筑全是非法违占、违建的土地。难道你们承认后面土地使用的合法地位?难道就凭一句历史遗留,就可以让我合法的土地给他非法的土地让路?难道隐藏在背后的历史遗留的腐败及犯罪行为不予以追究?  我想请问,我的土地证、土地出让金合同、土地价格评估表及当时法院的判决书的法律效应竟然抵不上国土局单方面加的一条备注?历史遗留问题难道就可以不追究?违法犯罪人员不深究?现实意义不考虑?  作为受害者,我必须要确权!确定通道的所有权!  请上级领导了解事情真相,还我们一个公道。  此致。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img src="" title="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original="" />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