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创富 >  正文

在白宫与特朗普面对面

2018-03-31 00: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下午三点半刚过,我们被叫进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总统正坐在“坚毅桌”后面,昔日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在这间办公室里时,他的桌子上摆着一块刻有“推卸责任止于此”(The Buck Stops Here)的牌子。三名助手站在特朗普身边。他跳过了握手环节,直接示意来自英国《金融时报》的三名访客就座。

“各位想喝点什么?”总统问道,这时一名助手端来一杯可口可乐。我也要了可乐,加冰的。总统按下桌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一会儿给你拿上来,刚刚弄好……那么,开始吧。”

我供职英国《金融时报》32年中做过的最有趣的采访之一就这样开始了。特朗普先生富有魅力,有时显得好斗,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总的来说,他表现得机警、专心致志,并且迥异于社交媒体和电视上描绘的那个卡通人物式形象(老实说,他这么爱上Twitter对纠正这一形象也没起什么好作用)。

根据在椭圆形办公室所做的25分钟的采访,以及在白宫与特朗普高层团队的另外几场对话,我得出以下几点主要印象:

1.特朗普有时或许很敏感,但他终归还是以正事为重。作为英国《金融时报》的订户,他很清楚我们不是他的铁杆粉丝。他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你们输了,我赢了”)。

他的助手们更明白地表示,他决定跟英国《金融时报》对话,是因为这为他的政府提供了向全世界一群有影响力的读者喊话的媒介,还因为他可以预料会获得公平的机会。用总统本人的话来说或许是:英国《金融时报》上面没有假新闻!

2.特朗普以打破传统为乐。他粗鲁的态度和他的仪表都是有意为之的,为了给人造成冲击、使人心生畏惧。这些是为了获得优势的手段,然后他就会实施谈判前的开局策略(这些策略往往有些出格)。正如一位认识特朗普30年的华尔街顶尖银行家所说的:“特朗普会要求得到整块蛋糕,然后马上开始后退。这样他就会看到对手能接受的底线在哪里。这是探知价格的一种方式。”

3.特朗普政府的权力架构更像是一个中世纪宫廷,而不是传统的美国总统制度。这里面包括强大的派系、王室和脾气暴躁的皇帝。让我们从派系开始吧。尽管派系并不稳定、受到策略性因素左右,但这套架构内部现在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是务实主义者,领导者有特朗普颇有影响力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前高盛(Goldman Sachs)总裁、现任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的加里科恩(Gary Cohn)和私募行业亿万富翁、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另一派系的领导者是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他是经济学家民族主义者、意识形态煽动者,也是特朗普的政治智囊。

在这套架构中,库什纳的影响力或许超过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科恩的重要性或许超过前高盛高管、现任美国财政部长的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班农的权力超过莱因斯普瑞巴斯(Reince Priebus),从名义上来说,后者担任最重要的职位——白宫幕僚长。

4.特朗普喜欢把自己定位为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那样的民粹主义者,后者曾在1828年至1836年担任两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办公桌左边的墙上新挂上了一副“老山核桃”(Old Hickory,杰克逊总统的绰号——译者注)的画像)。实际上,除了苏格兰-爱尔兰血统,杰克逊和特朗普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杰克逊算不上富豪;他曾是一位战争英雄(在1812年战争中立下战功),担任过法官、州长以及美国众议员和参议员。特朗普是首位毫无政府经验的美国总统,没在军队、国会或州议会中待过。他曾5次更换党派。他言论上是民粹主义者,但实际上他更像是机会主义者——尽管是天才的机会主义者。他击败了来自布什和克林顿两个政治王朝的候选人登上总统之位,他仍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