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创富 >  正文

[转载]邯郸阳光龙湖商场:“阳光”下的强拆寒了谁的心?

2018-05-17 10: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邯郸阳光龙湖商场:“阳光”下的强拆寒了谁的心? 11月19日遭到强拆后的“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焦点摄2017年11月19日,突如其来的一股寒流,让河北省邯郸市的气温骤然降落到了冰点以下。在凛冽的寒风中,人们裹紧了棉衣、缩起了脖颈,心中开始充满着对阳光的渴盼……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寒气逼人的冬日,另一股更加肆虐的寒流,正在邯郸市龙湖公园的一个地下商场内平地刮起。这个隶属于阳光集团旗下的龙湖商场,此刻不仅没有了半点“阳光”的温情,反而变得冷若冰霜、翻脸无情。众多长期追随在阳光龙湖商场“麾下”的老商户们,在这股寒流的侵袭下顿然变得如坠冰窟、寒心彻骨……引发这股寒流的,是阳光龙湖商场近期发起的一场“强拆风暴”。这场来势凶猛的“强拆风暴”可谓是“泰山压顶”、势如破竹,众多在此开店经营生意的商户们在此强势力量的“碾压”下猝不及防,顿时变得“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被强拆后的“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焦点摄

11月20日,根据一些商户们反映自己“遭到强拆”的情况投诉,民主与法制社等媒体记者来到了位于邯郸市龙湖公园南门附近的地下商场进行了实地采访。在现场记者看到,龙湖地下商场内的商户已经全部停业,昔日店铺林立、人声喧闹的场景也已不复存在,代之而来的则是遍地瓦砾、面目全非,似乎是刚刚遭受到了一场“浩劫”。唐春燕等商户闻知记者的到来,随即便陆续赶了过来,在冷峭的寒风中,她们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强拆”的那幕惨痛经历。 据唐春燕讲述,她所开办的是一家名为“亲亲天使”的婴儿游泳馆,自2007年入驻龙湖商场后,至今已十年。十年以来,她守法经营,苦苦支撑,即使在店铺初创生意最为惨淡的时期,也从来没有拖欠过商场的房租和水电费等,可以说是为龙湖商场的成长发展付出过颇多的辛勤与汗水。然而,这种辛勤的付出却并未赢得商场方面的关爱与尊重;相反,回报她的则是薄情寡义、过河拆桥。唐春燕告诉记者,近几年来,随着其店铺生意的逐渐好转,她开始筹划着对婴儿游泳馆内的设施进行较大幅度的升级换代和更新改造。但是之后出现的一些情况却让她感到了某种疑虑和忐忑。今年3月15日,她与商场签订的租房合同到期后,她曾找到商场主管外围店铺的高经理,要求续签租房合同。但高经理却以“商场情况可能会有变动”为由,拒不签订新的租房合同,但房租和水电费却依旧是每月照收不误,任由像她这样租房多年的老商户们在缺乏有效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一路“裸奔”。 昔日的“亲亲天使”的婴儿游泳馆。焦点摄

据唐春燕讲,由于婴儿游泳馆内的设施陈旧老化情况较为严重,已经对生意构成了严重影响,因此她曾在今年6月14日专门找到高经理,征询他对自己装修升级店面设施的意见。当时高经理对她提出的进行装修升级的意愿表示了同意。随后,她便投入近十万元,购置了新的婴儿游泳池,翻新了供暖排水设施,并重新装修了店面。然而,正当她对未来的生意前景满怀憧憬、信心满满之际,兜头浇来的一盆冷水却让她的期许转瞬成空、化作泡影。

“亲亲天使”婴儿游泳馆拥有2885个会员。

10月4日,商场方面向其下达通知,告知她10月20日之后龙湖商场全部进行停业装修。之后,商场高经理还曾拿着商场装修改造的平面图找到她,告诉她因为其目前所占用的店面位置将改造为一条通道,所以她的店铺位置需向东面进行挪移,唐春燕说自己考虑到商场布局的需要,也就毫无怨言地答应了。但岂料商场几天之后又突然变卦,以“商场经营婴幼儿游乐设施违反消防法”为由,责成她全部搬离,不过商场方面又虚情假意地答应唐春燕,说“暂时搬走后还可以重新回来”,并由高经理给其出具了一份手写的“亲亲天使搬走之后还能回来、还在原地”的承诺书。但是当唐春燕要求其加盖商场公章时,高经理却寻找种种借口百般推脱,并态度强硬地告诉她“如果不搬,将会强行拆除”。高经理虚情假意的承诺书。焦点摄

唐春燕满面郁愤地对记者说,当初自己对婴儿游泳馆进行装修改造,是经过商场有关领导同意的,现在却突然“变脸”,要求她全部搬离,由此造成的损失难道不应该有个说法吗?即使赔偿问题暂且不提,对于她提出的“待商场升级装修结束后再搬回来”的要求,商场方面也是口是心非,仅仅打了个貌似有效的“白条承诺”敷衍了事,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欺骗是什么?最让唐春燕感到忧虑的是,目前她的店铺已经办理了2886个会员卡,这些会员卡的费额一般都在五六百元甚至千元以上,一旦她被责令搬离,那么这些会员的消费服务该怎样得到维护和保障呢?现在,龙湖商场不但对其装修升级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和赔偿问题只字不提,而且对于涉及到的会员卡善后处理事项也是一概不管,试问龙湖商场对商户重诺守信、对消费者负责尽职的经商道德底线又在哪里?唐春燕说在自己和消费者的利益均无法得到基本满足的情况下,自己怎么会答应龙湖商场让其搬离的要求呢?由于唐春燕迟迟不肯搬离,一场充满野蛮和强横况味的“强拆”就开始降临在她的头上。11月19日上午,龙湖商场在未通知唐春燕的情况下,就开始指使人对其店铺进行了强行拆除,砸坏了玻璃,捣毁了门窗,并将店内的所有设施和物品全部消失。当唐春燕闻知此讯,心急火燎地赶过来时,看到的则是室内空空,一片狼藉,就连其花费五万元新购置的婴儿游泳池也被从水泥加固的圈挡内硬生生地拔离拆除,不知所踪。唐春燕说,看到昔日曾被自己倾注心血、寄以厚望的店铺顷刻之间满目疮痍、面目全非,当时可谓是五内俱焚、寒彻骨髓。她简直不敢相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传说中“强拆”的暴戾竟然也如同病毒一样,蔓延到了阳光龙湖商场。为此,她在满腔悲愤中发出了这样的质问:龙湖商场,你“强拆”的霸气和底气从何而来?难道对待商户翻云覆雨、刻薄寡恩,已经成了龙湖商场的一个新的标记了吗?在“强拆”的冷血与“阳光”的温情交织而成的面纱之下,究竟哪个才是龙湖商场真实的底色!唐春燕还告诉记者,龙湖商场表面上是以“婴幼儿游乐设施入驻商场违法消防法”的理由责成其搬离,但私下里又已经与另一个同样经营婴儿游泳馆的商户达成了入驻协议,这种打着“消防法”的幌子阳奉阴违的做法,不是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这其中,是否夹带着某种难以示人的“私货”呢?商户李某也向记者反映了自己目前在龙湖商场的威逼下所面临的窘困境遇。据李某介绍,他在龙湖商场地下车库位置开办了一家名为星哈乐园的婴幼儿游乐场,并已经经营了九年之久,拥有长期会员8000多个。他的游乐场眼下的遭遇与唐春燕的情况基本相同,也是在去年10月份投入巨资对游乐设施和铺面进行了更新与装修,并且也是从今年3月开始,商场拒绝与其签订房屋租用合同,但却每月按时收取房租等费用。今年9月8日,商场经理本来告诉他说车库不用动,但到了10月18日却突然“变脸”,通知他说必须在10月20日之前全部撤走,否则将会停水停电,直至强制性拆除。现在的他整日惶恐不安,时刻都在担心着“强拆”的到来,根本无心打理自己的生意。李某说,如果商场能够早做筹划和安排,提前几个月通知他们另择新址,也不会让他们措手不及、损失惨重。龙湖商场这种只顾一己之私,完全忽视商户利益的做法,实在让他们这些商户感到齿冷和心寒!

与此同时,还有从事幼儿乐器教学等行当的商户也均向记者反映,他们也都接到了商场下达的限期搬离的“逐客令”,并且根本不给他们充裕的时间另择新址,各种损失赔偿问题更是一概免谈。他们纷纷向记者慨叹:难道多年的倾情相依、不离不弃,最终换回的结果却只能是郁愤无奈、一声叹息吗?龙湖商城对待他们这些老商户们毫不顾惜、弃如敝履,难道讲求诚信和道德良心等营商理念,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了一种资源稀缺的奢侈品了吗?11月20日,记者前往龙湖商场的办公地点进行采访,但因为商场领导均已有事外出,致使记者的采访扑了空。记者随即拨打阳光集团主管龙湖商场一位副经理的电话。这位副经理在了解到记者的采访内容后首先表示,对龙湖商场的“强拆”毫不知情;但她同时又强调,龙湖商场所有商铺的权属是归于阳光集团的,因此对于其内部设施“我们想什么时候拆除就什么时候拆除,想怎么拆就怎么拆,谁也管不着,这是我们自身拥有的权力”。邯郸阳光集团一位副总经理在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解释说,对部分商户的强行驱离,主要是因为根据消防法的有关规定,经营婴幼儿游乐设施的场所禁止进入地下商场,为此对于“他们目前遭遇的窘境,我们也是爱莫能助”。对于处在邯郸商界老大地位的阳光集团以及龙湖商场有关领导做出的回应,记者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这样几个疑问:消防法的颁布已经是早有时日,而这些经营婴幼儿游乐设施的商户进驻龙湖商场却已经长达10年,难道在此期间“消防法”就一直处于“冬眠”状态,直至到了商场装修这个节点才猛然被“惊醒”,并开始“发挥效力”的吗?难道消防法到了龙湖商场这里,就会犹如金庸小说人物中段誉所运使的“六脉神剑”,变的“时灵时不灵”了吗?难道严格执行法律法规,在商场管理者的理念中也是需要找个时辰、看个日子吗?此外,商场既然早就已有了停业装修的打算,为何却不能超前谋划,及早安排,并及时通知商户,给他们的经营活动或搬迁新址提供理性的指导和充裕的时间呢?现在,由于商场方面工作安排上的短视和仓促,致使商户们蒙受到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商场对此难道就毫无责任、需要商户们忍气吞声地全部自行“埋单”吗?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无视商户们的利益、放弃自己对消费者所应尽到的监管和保障责任,阳光龙湖商场如此一副自私自利、自行其是的做派,让人感到寒心的难道仅仅会是这些恩断义绝的商户们吗?记者将继续对此保持关注。(焦点徐老)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