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创富 >  正文

游戏业乱象:比山寨开发商更糟的是山寨发行商

2018-07-02 00:1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文:张帆

与世界各地的游戏开发者接触得越多,我对中国游戏市场的未来就越有信心:如今几乎见不到对中国市场无动于衷的游戏开发者:人们或是好奇,或是向往,或是已经有所接触,有人渴望亲眼见证,也有人会认真对待每一句道听途说……最令人欣慰的现实是:就连饱受盗版折磨,处于手游与页游夹缝中的小众市场,都已经成为了全球游戏开发者关心的对象。

但随着与世界各地的游戏开发者交流的加深,这种信心反而会逐渐消失:并不是每位开发者的热情都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有些时候,他们会感到受伤,甚至是受骗。在成功励志的故事在聚光灯下为人津津乐道的同时,同行的糟糕经历也会在阴影中以光速传播——中国游戏市场在一些开发者心目中的形象从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逐渐变成了一个棘手的蜂巢。

热情的玩家仍是令人垂涎的蜜糖,但剧毒的蜂刺足以令人战战兢兢,退避三舍。由于语言的隔阂,这片市场对于大多数国外游戏开发者而言是完全不透明的:这里存在着过多的未知与不可知,传言数量惊人,根据却极端匮乏。就连本应是开发者基本需求的反馈与沟通渠道,都会在这里成为难以实现的奢望。

理论上,这正是本土游戏发行商大展宏图的良机:发行业务几乎涵盖双方需要的一切——消除语言隔阂,搭建沟通桥梁,澄清谣言,展示真相……但现实的荒诞总能轻松超越所有人的想象,甚至碾碎每一条理论与理想:如果发行商反而会加深语言隔阂、阻断双方沟通、自行编造谣言、故意掩盖真相……这个产业会变成什么样?

在格外需要保持乐观情绪的中国游戏行业,很少有人会在台面上说出这种丧气话:本土游戏发行商的国际信誉已经糟糕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有开发者“闻风丧胆”,不敢或不肯和他们打交道。几乎每一次见面与会谈背后都少不了四处打听小道消息与小心翼翼的背景调查,在这个以信任为基础的行业中,关于“同行的糟糕经历”的传言已经造成了这等现状:人人自危,生怕惹上一只毒蜂。

某些本土游戏发行商连最基本的语言本地化工作都无法胜任,还强行推广业务,导致一些国外独立游戏开发者为预防机翻坑害,自发组成了松散的信息共享联盟。还有自知臭名昭著,无法脱离黑名单的发行商改名换姓,穿新马甲重操旧业,靠混淆视听招揽生意。本应为玩家与开发者双方解决问题的发行商,反而成为了玩家与开发者双方共同面对的问题——这种尴尬的现实正在危害着玩家、从业者,以及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中的形象。

认真负责的游戏开发者往往会将作品视为亲生子女,呵护备至,而寻找发行商合作的过程无异于联姻——我们的故事即将从这个类比出发:请试想这样的场景——相亲的对象在短暂的见面之后,对你一见钟情(很可能还暗恋已久),在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口头或书面协议的情况下,你突然发现对方到处宣称你们已经订婚,甚至连婚礼都操办完毕了……

很遗憾,在本土游戏发行界,就连这种事都会发生。

这一次,我们的主角是《VA-11 Hall-A: Cyberpunk Bartender Action》——在游戏内外,这部作品都充满了故事。关于两位委内瑞拉游戏开发者生活的最新篇章,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在是不久的将来,他们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坏消息是他们的孩子遇到了那位“相亲对象”。

在Sukeban Games正式公布下一部作品之前,《VA-11 Hall-A》的足迹还会踏上更多的游戏平台:不久前,他们公布了PS4与Switch版的消息,面向移动平台的移植自游戏发售之日起就处于“计划之中”,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因此,当我突然看到有本土发行商宣布“移动版即将登陆中国”时,也没感到惊讶。我的第一反应只是“这种喜事值得大张旗鼓地庆祝一下”,立刻去向两人道贺“你们终于签了移动版的发行商了!”

在本文发稿时,该页面已被删除。天知道他们“做版本适配和调试”的是什么东西……

从委内瑞拉到日本,他们的生活从来不缺乏狂野的展开和转折:“没签过。发生什么事了?”

我看了看“公告”中的“已经在做版本适配和调试”,感觉不妙:“你们没签合同就把源代码交出去了?”

“怎么可能!你又黑我!”

这就是我对本土发行商“枫语游戏”(Maple Whispering)的第一印象:在与Sukeban Games未达成任何协议、签署任何合同的情况下,他们正式宣布自己已经成为了《VA-11 Hall-A》“PC、移动版”在国内的发行商。甚至在开发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进行到“版本适配和调试”步骤了。

在此期间,Sukeban Games与枫语游戏仅发生过一次互动:双方在日本见过一面,但此次会面没有任何结果。

发帖人的身份足以显示出这家发行商对《VA-11 Hall-A》的重视:这不是临时工,而是上海听枫语数字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赫大佛爷”郝张祥(新浪微博(weibo.com))

网络对面,Sukeban Games的二人比我还震惊:谁能想到刚见过一面的人扭头就能干出这种事?然而意想不到的事还不只这些:枫语甚至已经为此次“发行”做好了“宣传首页”。

一家发行商最致命的弱点可能就是“版权意识淡薄”,这一点在对待粉丝作品时特别容易暴露:游戏爱好者自发创作,通过社交媒体与开发者分享的作品,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拿来“用”的,尤其是应用于商业宣传。枫语在单方面宣布发行商身份的情况下,还在相关页面中大量上传未标注出处及原作者的粉丝作品,这等露怯简直令人咂舌。

“粉丝作品”不代表发行商(未得逞)可以在未标注出处的情况下自行上传,装点自家门面

如果枫语的目的是为本土发行商的海外形象再抹一把黑,这招“先斩后奏”着实干得漂亮,损人之余毫不利己——除非他们打算一直把开发者蒙在鼓里,以“官方”名义偷偷出售一个来历不明的“移动版”。

也许他们真的认为开发者会被蒙在鼓里?带着这个疑问,我翻找了这家发行商最近的动态——俗话说祸不单行:有人抹黑你的右脸,你的左脸大概也难逃一劫。

今年5月,听枫语游戏(与枫语游戏同属上海听枫语数字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在新浪微博宣布“即将代理全新手游《魔堡求生》”——这条公告存在两个问题:这既不是全新,也不(完全)是手游。

在无需让原作者知情的情况下,“代理”一款游戏远比你想象得更简单

在听枫语宣布“代理”之前,《魔堡求生》的原名曾经是“CLICKPOCALYPSE II”,3年前流行一时的放置页游,原版已于2015年停止更新。2017年,原作者Jim Hayes亲自操刀移植了手游版,为验证我的猜测,我向Jim Hayes发送邮件询问此事,果然——Jim表示“从未听说过Maple Whispering”,对该“发行”也完全不知情。

为避免打草惊蛇,邮件截图中的空白部分暂时隐去另一家本土发行商暗箱操作,“倒卖”游戏发行权的勾当——如果他们还没意识到阴谋暴露,不肯悬崖勒马的话,不久我就会有另一段故事可写了……

枫语/听枫语游戏背着开发者单方面宣布“代理发行”的行为会对本土游戏发行行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对海外游戏开发者而言,这种耸人听闻的都市传说足以为原本就非常脆弱的信任关系再添上一道无法修复的裂痕——数年,数月,甚至数周之后,人们很可能会忘掉“枫语”这个名字,残留在记忆中的仅仅是“有家中国发行商搞过这种把戏”。对于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在岗位上耕耘的中国游戏发行商而言,他们的事业只会因此蒙受更多的怀疑和冤屈。对于玩家而言——想象一下,加上枫语不是这种“先斩后奏”,甚至“斩而不奏”行径的开创者,而是模仿者的话……究竟还有多少本土发行商在干同样的事,他们已经这么干了多久?还有多少海外游戏开发者被蒙在鼓里,被自己没听说过的中国发行商“代理”着自己的作品?我们是不是会迎来这样的未来:当本土游戏发行商宣布代理某部作品时,需要让游戏开发者手持护照与合同(视情况可能还需要免冠),自拍一段高清视频来证明双方真的达成了协议?

在海外游戏开发者对中国游戏市场好奇、向往、关心的背后,存在着一片难以消除的陌生迷雾,中国游戏发行商本应建立灯塔、扮演领航员,为那些开发者揭开迷雾,协助他们在这片浩瀚的海洋上顺利航行,现实却是有害群之马在搅乱航道,倾覆船只,让迷雾变得越来越浓,以求在混沌中牟利,枫语/听枫语这种将语言隔阂视为商业优势,利用信息不对称将游戏开发者蒙在鼓里的行为只是纯粹的鼠目寸光而已。

至本文截稿,在Sukeban Games获知此事并试图叫停这种行为72小时之后,相关页面上的“公告”已被删除。枫语游戏在“产品”页面下消除了《VA-11 Hall-A》链接(相关“首页”仍保持在线),与此一并消失的还包括大批“合作伙伴”……考虑到本次事件造成的影响,很难想象残留的名单还有继续扩充的希望。

上周末……

本周一……

来源:触乐

原标题:游戏业乱象:比山寨开发商更糟的是山寨发行商

最新更新时间:06/29 20:45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