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经济 >  正文

言论,从来都是最重要的斗争阵地

2018-02-15 14: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言论,从来都是最重要的斗争阵地 文/【布衣】 今天,朋友圈被“中国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的一篇关于取消言论审查制度的文章刷屏。李银河者,著名人物,非我这等无名鼠辈可攀比,她的话,如同其他著名人物的狗屁一样,肯定要受到关注和追捧!位卑言轻,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无可厚非。我是一个不愿意跟著名人物扯上关系的卑微小人物,对于此人,只知道有两个“著名”倡议,一是卖淫合法化,一是支持同性恋。然而,这两点都是我所反对的,所以,知道这位著名人物的思想与自己相左,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一者卖淫合法化,理由是已经真实存在,不如纳入规范管理。不知道合法化后,这位著名人物会不会第一个公开去做,如果只是鼓动别人“合法”卖淫,自己仗着“著名人物”的优越地位在旁边欣赏,肯定是一个伪君子。“真实存在”绝对不是合理合法的理由,杀人、放火、贩毒亦真实存在,哪个国家和社会让它们合法化了?纵然有为了虚荣、享乐主动选择卖淫的男女,但是,更有被人诱骗、强迫而不得不卖淫的男女,他们的权益由谁保护?卖淫涉及的家庭伦理、社会道德,由谁维护?你家有没有兴高采烈容纳一个卖淫的当媳妇或者女婿?纵容社会弱势群体互相伤害真得很无耻! 二者支持同性恋。同性恋,并不是当今的产物,古亦有之。据某些著名人物考证,伟大诗人屈原就是一位同性恋。还是著名人物考证,汉朝若干皇帝也好这口,所以,自古都不缺少“口味重”的人。我从来不认为,自古有的就是合理,也从来不认为,外国有的就是合理。人类社会如何延续?基础就是男欢女爱。现在,有了人工授精,甚至基因复制,是喜是忧,本人不敢断定。人类社会为什么有男女之别,有男女之爱?我想,不论是信上帝也好,是信自然淘汰也好,作为人类文明的主流,肯定有必然道理。同性恋,在我看来,就是一种病,该治就治、能治就治,治不好,是没有办法。当今社会,讲究包容,包容可以,理解可以,绝对不等同可以纵容!我不相信,同性恋能够成为人类文明主流! 扯远了。回头来说“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关于言论自由的问题。我一直说:绝对的自由等同灭亡!从来没有绝对自由。有杀人者的自由,就没有被杀者的自由。有敌人的自由,就没有朋友的自由。自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权概念,自由是一个哲学概念、一个社会概念,当然,人权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诚如马克思所说,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这个发展过程,正是不断向自由、向更自由、向最自由发展的过程。自由,是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是我们人类文明进步的追求。这一点,肯定没有错。 自由的意义和内涵,是不断发展、不断变化的。有阶级社会和无阶级社会,其意义和内涵不一样。有阶级社会的不同阶段,其意义和内涵不一样。如果,连阶级差异都表示否认,连阶级统治、压迫和剥削都表示否认的,那就没有必要讨论下去了。否认这些,来谈自由的,都是骗子!因为,自由正是不同时期不同阶级高举着的“旗帜”,或者干脆说是武器!地主阶级高举自由的旗帜反对奴隶主统治,建立自己的王朝,原来的奴隶大多数仍然被统治、被压迫。资产阶级高举自由的旗帜反对封建统治,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原来的平民大多数成为无产者,仍然被压迫、被剥削。无产阶级高举自由的旗帜反对一切阶级统治、压迫和剥削,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在制度上消除剥削和压迫,保障社会成员高度平等,人民充分享受自由和权力。 自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追求,这种自由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自由。言论自由,是其中之一。社会主义制度保障的无产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不是任何人的自由。在今天这个阶段,这个世界,阶级差异依然存在、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国内外意识形态的斗争还十分激烈。言论,仍然是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阵地。我所指的“言论”,不仅仅是简单的语言,还包括电影、广播、歌曲、文学作品,还包括被各种美丽外衣包装的所谓“文化交流”,如今还有网络。 利用言论瓦解中国,是西方“不战而胜”的重大战略。西方国家一边在电影中塑造自己的英雄,把他们打扮成救世主,无所不能的超人,一边抹黑我们的历史人物和英雄人物。利用广播不断宣传他们的价值观、世界观,所谓的“普世价值”,并收买投敌者讲述所谓“真相”。利用各种“民间基金”培训他们的代言人,培植“第五纵队”,为他们摇旗呼喊。近几十年来活跃在中国各个领域的“精英”,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要求政党、政治离开学校,并不是他们想离开学校,不是他们的思想离开学校,而是要求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思想离开学校,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学校和教育中达到宣传他们自己的目的! 表面上看,他们在为广大民众争取言论自由,争取各种权力,实际上,他们在争取自己领导和统治广大民众的权力。他们追求的“贵族”和“贵族精神”,从本质上讲,就是高高踩在人民群众身上的、统治剥削压迫人民群众的特权。广大民众听从他们的,就是民主、自由,不听从他们的,就是愚昧、盲从。一方面,他们想争取广大群众的支持,另一方面,他们又总是认为自己远比广大人民群众要高明。他们总是认为自己掌握的才是真理,自己知道的才是真相,否认人民群众创造的历史。一边妄想领导人民群众,一边又谩骂、诬蔑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和农民运动,包括太平天国、义和团,也包括解放战争时期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支持。 这些“著名社会学家”在今天如此言论不自由的情况下,在文章开头,就用“非理性”定义了新中国前三十年,这倒很合近几十年来官僚、资本家的口味。一边号召民主和自由,一边给别人扣上“余孽”帽子。毛主席去世几十年了,还有人无耻的把今天的一切问题和失败归结于他。而他们鼓吹的今天的所有成绩,都建立在他的功劳之上。他们一边要骂别人的自由,一边却禁止别人骂他们的自由。一边用尽各种恶毒的语言攻击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思想,一边妄想禁止别人攻击资产阶级和资本官僚家的那一套腐朽、陈旧的早就被批判过的东西!他们是真正的人格、精神分裂症患者! 意识形态的斗争已经十分激烈。这一切,都是因为改开几十年来,我们放弃了意识形态战场,搞什么“不争论”、“不讨论”,实际就是投降。甚至,某些高层主要领导出面鼓吹《河殇》这种否定中华文化、抹黑中华文明的作品,企图自我毁灭,这种人,应该列入历史重大汉奸、卖国贼之列!其影响之恶劣并不亚于汪精卫等。今天,仍然有大批“精英”、“专家”、“学者”步其后尘,以此为榜样。他们争夺话语权的目标,也正是如此。最危险的敌人不是明处的,就是这种外面穿着“自己人”衣装的内部敌人,他们才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敌人,这些“二狗子”的作为比其洋主子更加恶劣! 言论自由,及其他一切自由,是我们所追求的。但是,立场更加重要。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立场上的民主和自由,还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和官僚、官僚资本家立场上的民主和自由,一定要分清楚。这两个立场不具有相似性,不具有兼容性,他们是敌我矛盾,是生死斗争。人民群众已经看清了美国等西方国家所谓“人权”虚伪的表演,知道了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埃及等国家普遍百姓的苦难。但是,藏在中国的为其洋主子鼓吹的许多“著名人物”还具有很大欺骗性,他们的狗屁还有很多人捧着闻。他们的自由,就是我们的恶梦。对待他们,我一向支持鲁迅先生的说法,痛打落水狗,免得爬上岸又咬人!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