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经济 >  正文

以虚假诉讼诈骗谋生的江西锦宇犯罪集团

2018-02-15 15:0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公平正义就无从谈起,社会诚信体系,人民法院即是倡导者又是执行者。司法系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的最后一块基石。然而,在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反腐败零容忍,全覆盖,无禁区的高压态势下,江西锦宇犯罪集团却仍然顶风犯案,依附在司法审判公权力上,以打假官司谋生。与潜伏在司法体系内的腐败分子相互勾结,肆无忌惮的制造了一桩桩冤假错案。一起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件,通过"司法云手"可以随时"翻云覆雨,黑白颠倒,指鹿为马"。这些枉法裁判的法官们:可谓是肝脑涂地,死而后已,演绎了一场场精彩绝伦,旷世司法神作。 2015年7月27日,案外人熊会保以彭泽县渊明湖改造工程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在九江中院提起诉讼称: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建设,于2010年10月份竣工验收。2013年9月份审计结束。截止2015年5月23日止,原告共收到被告支付工程款共计2727.49万元。要求两被告清偿欠付的全部工程款及利息。有谁敢相信:本案中"原告熊会保在涉案工程中,即没有股份也未投资一分钱,更未参加工程施工和管理的一个案外人"。系江西锦宇犯罪集团收买的作案工具,用于放在前台的替身演员。 原告熊会保为证明其是涉案工程实际施工人,向法庭提供了二十一组证据,全部系虚假捏造的伪据。其"荒唐“程度令人难以置信。 该案由九江中院民一庭法官尹强任审判长,欧阳中学任主审法官,代理审判员章康娜三人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在该案已经三次开庭审理,并在九江中院王烜城副院长,文江平庭长,主审法官欧阳中学三人接访本人时,就已将原告熊会保与涉案工程无关的事实作出说明,及提供了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最后,按照他们的要求:本人于2016年2月1日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于到案件审理中。用铁证揭穿了原告熊会保的虚假诉请,荒言及伪证。将锦宇犯罪集团串通案外人熊会保在一起虚构事实,伪造证据进行诈骗工程款的铁定事实暴露得淋漓尽致。然而,当我们咨询审理法官欧阳中学该案什么时候会出判决结果时?欧阳法官却说:还需要开庭审理。该案历经一年多时间的审理,六次庭审。事实早已经是清清楚楚,铁一般的证据,众所周知的事实,三岁小孩都知道该怎么判。还需要审理吗?再则:原告始终不向法庭提供其出资证明;被告锦宇公司也拒绝向法庭提供其代为项目部垫付外债700多万元的支付凭证。该案在审理过程中还有更多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一、该案在2015年12月4日庭审中,主审法官欧阳中学说:法庭对方小兰进行了调查询问。方小兰说:在2013年11月30日她已经将其股份转让给了熊会保。对方小兰所说原告熊会保有没有意见?答:没有。被告锦宇公司有没有意见?答:没有。被告彭泽县建设局有没有意见?答:我方不清楚。然后当庭说:本来法庭是要裁定驳回熊会保的起诉,后来由于肖小强出具一份说明,法庭认为是对方小兰将其股份转让给原告熊会保的默认。要不然你们就会死得很快。案件还在审理中,主审法官欧阳中学就当庭宣布方小兰在"2013年11月30日”转让股份给原告熊会保有效,成为涉案工程合伙人。那么,在2013年11月30日之前涉案工程还是与原告熊会保没有任何关联性的。原告熊会保诉称: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建设,于2010年10月份竣工验收,在2013年9月份审计结束。并实际领取了工程款2727.49万元。就是虚构的,编造出来的事实和理由 。还有审理的必要吗? 二、2016年3月12日在九江中院欧阳法官说: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因为你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起诉,是把原审原告、被告都告了,就把路堵死了,我们没有办法疏通,不好审理。比如说你撤诉:经法庭审理后,认为熊会保没有拿工程款的资格,我们就会直接把工程款判给你,就这么简单。你以第三人身份起诉,让费时间又让费钱。我是搞法律的,就法律而言,熊会保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即便是熊会保有股份也与本案是二回事。当然,我说了不算,还需要领导批准才行。荒唐,也就是说在九江中院审理案件不是以法律为依据,而是按照领导的意图来审理案件的。 三、在2016年3月20日主审法官欧阳中学通知我们说:法院收到南昌县人民法院邮寄来的熊会保于2016年3月18日在该院起诉肖小强股权纠纷一案的诉讼材料。经法庭讨论:中止审理本案,待南昌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后再说。然后,代理人刘启帮解释说:九江中院收到南昌县法院邮寄来的诉讼材料,中止本案的审理,这是法律程序。现在只要打赢南昌县法院的官司,九江中院的官司就自然赢了。事后感觉不对,南昌县法院将诉讼材料邮寄给了九江中院,而本人却没有收到?经咨询南昌县人民法院得知:绝对没有邮寄任何诉讼材料给九江中院,也没有立案,只要在法院系统网站一查便知道有没有立案。致此,一起由审理法官,被告锦宇公司,案外人熊会保,本人代理人刘启帮等人在一起合谋制造的一起性质恶劣的虚假事件被揭寄。本人及时将此事件向王烜城副院长,文江平庭长进行了反映。并以书面的形式向九江中院纪检部门进行了实名投诉。同时还在法院网站上对审理法官欧阳中学进行了实名投诉。然而,九江中院却回复本人:查无此事。 四、该案审理过程中,本人向法庭提出申请:对方小兰出具的"股份转让书”形成时间进行司法鉴定。主审法官首先说:全省只有一家鉴定机构可以做。本人要求送去比较权威的鉴定机构,费用由本人出,法庭不同意。然后,约好时间去南昌进行司法鉴定,当本人交了贰万元鉴定费后,主审法官欧阳中学说:熊会保今天没有时间来,他会在一个星期内将"股份转让书"原件送来鉴定。最后原告熊会保是否送来?送来的又是什么?不但让费了本人贰万元鉴定费,而且将伪造的证据鉴定成了事实,这是何等的"荒唐、离奇"的故事。 上述系列事件发生后,感觉到法院不是在审理案件,而是在作案。让人不得不警觉,案件幕后有强大的黑手在操控。于是,在2016年8月22日本人向法庭申请撤诉并得到法庭裁定准许。案号:(2015)九中民一初字第51一1号裁定书。 本人撤诉以后,法庭于2016年8月26日终于"难产“出一份(怪胎)裁定书。案号(2015)九中民一初字第52一2号。裁定书中论述:方小兰将股份转让给熊会保未经肖小强同意,应认定为无效,驳回其诉讼。让人不解的是:裁定书中对经法庭质证过的证据,审理查明的事实不作论述。对原告出具的伪证,虚构的事实及捏造的理由;被告锦宇公司向法庭提供的伪证,虚假论述;被告彭泽县建设局作为业主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会议记要),证明目的:"原告熊会保即不是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也不是实际施工人的股东之一,在涉案工程中已没有股权了"。被告锦宇公司对该证据(会议记要)表示没有意见,当庭认可。以及本人提交给法庭铁一般的证据在裁定书中均未作论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审而不说,全部被审理案件的法官们"贪污"了。 却在裁定书中论述:原告熊会保为证明其是涉案工程实际施工人,以及方小兰转让合伙份额经肖小强同意,主要提供了南昌县人民法院在《2013年11月12日》的庭审笔录,以及方小兰于《2013年11月30日》出具给原告熊会保的"股份转让书"(就当转让有效)。请大家注意:方小兰将其股份转让给原告熊会保的时间是《2013年11月30日》。而原告熊会保向法庭提供的是在《2013年11月12日》的"庭审笔录"作为证据。时间顺序互为矛盾,铁定假证。还需要审吗?再说,原告熊会保什么时候向法庭提交了方小兰出具的"股份转让书"???该“股份转让书"是在审理法官欧阳中学对本人作了询问笔录,并向其提供了原告熊会保与涉案工程无任何关联向证据以后。审理案件的法官们为保护锦宇犯罪集团继续诈骗,绞尽脑汁,以法律的名义为其保驾护航。 更为荒谬的是:原告提起上诉,省高院作出裁定。案号(2016)赣民终495号。裁定书中论述:在本案中,2013年8月6日熊会保、方小兰在南昌县人民法院起诉被告肖小强及锦宇公司一案,于2013年11月12日开庭审理,同年11月30日方小兰出具股份转让书给熊会保。同年12月6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向法院提出撤案申请并得到准允。根据以上证据材料可以看出:熊会保与涉案工程是有关联性的。所以,熊会保提起本案民事诉讼,要求两被告清偿全部工程款及利息,事实及理由明确具体。并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指令九江中院继续审理该案。敢问审理本案的法官们:2013年8月6日,原告熊会保、方小兰起诉肖小强,锦宇公司一案,原告已撤诉。那么,该案的诉请,事实及理由都是原告的自述行为,并未经法庭审理查明的事实。你们是怎么认定熊会保作为原告提起诉讼的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的? 二、方小兰将股份转让给原告熊会保得到肖小强认可,就等于原告的诉请,事实及理由充分、具体明确,并具备原告主体资格。原告的诉请是: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建设。于2010年10月份竣工验收,2013年9月份审计结束。并实际领取了工程款2727.49万元。由此可见,在《2013年11月30日》方小兰出具股份转让书之前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并审计结束了。那么,肖小强认可亦或不认可她们之间的股份转让,都改变不了原告熊会保的诉请,事实及理由。法庭应该要审理的是原告熊会保提供的证据是否可以证明其诉请。事实及理由是否是虚构的。而不是审理股份转让有效亦或无效与本案又有什么关联性?该起"荒唐,荒谬,离奇,离谱"的巨额诈骗案,在法律的保护下还在九江中院继续审理中…… 为此,应本人要求,九江中院王烜城副院长,文江平庭长就该案第四次接访了本人。在接访中本人说:熊会保诉彭泽县建设局索要工程款一案,审理二年了,也该结案了。熊会保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均系虚假伪造,与被告锦宇公司串谋进行诈骗工程款已是铁定的事实,强烈要求法院将他们涉嫌犯罪线索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王烜城副院长说:我们法院审理经济案件,将案件线索移交给公安机关一般不会受理。如果,你认为有涉嫌诈骗你的钱财,可以自已去公安机关报案。文江平庭长说:去年把你拉进来,后面你又撤诉了,在法庭上没有人对抗,指出他的证据是假的。我们法院不会将案件移交给公安机关,除非你自己去报案。本人接上说:还需要在法庭上对抗吗?你们法院在裁定书中已经论述了。在2013年11月30日方小兰将其股份转让给原告熊会保以后,原告成为涉案工程合伙人。那么,在“2013年11月30日"未转让之前原告熊会保与涉案工程也是没有关联性的。原告熊会保诉称:其组织资金及施工人员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整体建设,在2013年9月份审计结束。并领取了涉案工程款2727.49万元。有权要求两被告清偿全部工程款及利息。均系虚构的事实,所谓的证据全部伪造,铁定假案。该案系党的十八代以后,中国最"荒唐、荒谬"的假案。全国绝对没有像九江中院这样高调大胆的审理假案。这是一场游戏,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结束了,没有多大意思,非要拼命?何必呢?王院长及文庭长对本人所说的表示默认,并对本人的遭遇表示同情。这是何等"荒唐、离奇"的故事。 该案系被告江西锦宇犯罪集团策划并实施的系列恶性诈骗案中的一起。在本人参加了2016年3月1日法庭组织的证据交换以后。本案中原告熊会保及被告江西锦宇犯罪集团相互勾结,虚构事实,伪造证据,均被铁证予以揭穿。为什么还有明目张胆的枉法裁定?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邪恶?权利是怎么样的极度嚣张,狂妄?! 法院好像是江西锦宇犯罪集团私有的,他们事先叫嚣的枉法无一不实现,充分得到验证。一个月前,江西锦宇犯罪集团万建成在作为业主的彭泽县建设局叫嚣:涉案工程谁是实际施工人现在还不好说,等6月1日法庭开庭审理以后就知道了。猖狂、无耻、下流到了极点。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