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单位
高清图库 | 注册 | 登录 | 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经济 >  正文

人防办动物园这样的“冷衙门”为何频频爆出巨贪

2018-06-28 11: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作者:admin

  

  原标题:人防办、动物园这样的“冷衙门”为何频频爆出巨贪

  在和平时期,人民防空办公室(简称“人防办”)并不为普通百姓熟知,算是个“冷衙门”。可没想到,腐败官员在“冷衙门”里也能经营大“买卖”。

  近日,检察日报上的一则案例令人瞠目,广西桂林市人防办原主任赖月亮,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及其公司在人防设备采购、人防工程设计审批验收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贿赂424万余元。

  “冷衙门”的同义词还有“清水衙门”,往往指那些行政权力不大,经手钱财少,难以捞到“油水”的部门。由于人们往往会觉得“清水衙门”出不了问题,因而平时更容易脱离监管者的视线。不过,只要为官者“贪心不死”,不管是否在何地任职,都有本事掘地三尺、雁过拔毛,而且有的还是“小官巨贪”。

  “清水衙门”变身“油水衙门”

  人防工程是战时掩蔽人员、物资,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重要场所,也是实施人民防空重要的物质基础。对人防工程建设项目进行审批、设计审查、施工监理、质量监督等是人防办的重要职责。然而,在赖月亮这里,重要职责竟成了他捞取个人好处的工具。

  赖月亮的“生意经”就是以权谋私:人防部门也并非没有职权,很多人防设备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投资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以及很多个体建房户都愿意以金钱铺路,接近他这个“一把手”。在赖月亮看来,手中的权力就是交易的筹码,做官就是做生意,帮人必须有回报。

  5月22日,广西桂林市临桂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检察机关指控:赖月亮身为国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徇私舞弊,擅自同意他人在人防坑道工事口部以建设伪装房的名义违章建房,导致人防工事功能完全丧失,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现金共计人民币424.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虚开发票骗取公款4.8万元,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有关规定,应当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上,赖月亮声泪俱下地忏悔道:“我从一名人民公仆蜕变为人民的罪人,触碰了法律高压线,现在悔恨不已。我忘了初心,失去了政治定力、法律定力,廉洁定力和社交定力,在腐败的深渊里越陷越深,终于一失足成千古恨,辜负了党组织对我的教育和培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查询得知,从人防办这样的“清水衙门”落马的官员,竟然不乏先例,甚至有涉及16人之多的集体腐败窝案。中纪委机关报曾报道河北省保定市人防系统腐败窝案,自2014年7月以来,保定这一市级人防办,就有原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等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自1996年调任“清水衙门”保定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以来,李铁柱颇感失落。后来,根据省、市政府的部署安排,人防办承担起了负责收取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对民用建筑修建防空地下工程进行审批等职能。渐渐地,一些建设单位和开发商开始找上门来,曾经冷清的人防办变得热闹起来。

  一些开发商找李办事后送现金,他都坦然接受,觉得不收白不收,在欲望的泥淖中越陷越深。作为人防办主任,李铁柱经常违反议事规则,不仅在自己主持的会议上随心所欲作出决定,而且人防范围内所有事情,他都能一句话“摆平”。只要他打了招呼、下了指令,人防工程涉及的行政审批、质量验收等都会一路绿灯。他还曾利用父亲去世、儿子结婚等婚丧喜庆事宜大肆敛财。

  “一个非主流的‘冷衙门’,由于领导干部信念动摇、贪欲膨胀,加之监管不力、制度建设相对滞后,竟摇身变为油水丰厚、炙手可热的“独立王国”,最终出现‘查处一案、挖出一窝、带出一串’的腐败‘破窗效应’,其中的教训,值得深刻反思。”上述文章指出。

  部门无论“冷热”都要严管

  近几年,中纪委官网已多次发文警示人防、信访、气象、农林牧副渔等领域“冷水衙门”腐败现象,而环保、统计等系统的腐败也曾被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

  根据公众以往的认知,农技站无疑也属于“清水衙门”,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为了强农、惠农、富农,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补贴力度。一些农机主管部门负责人勾结商家,编造虚假购机信息“打劫”补贴,让国家巨额投入“打水漂”。

  几年前的重庆市永川区农机补贴腐败案,却揭露出惊人的腐败黑幕:一张常用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推广站先提1毛8分,站长再拿3分,剩下的4分留给骗取补贴的合谋企业。

  调查显示:从2009年开始,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再来看一个案例。与掌握巨额资金和重大审批权的部门相比,动物园可谓名副其实的冷僻单位,但“动物园里也有贪官”,而且数额相当了得。

  肖绍祥,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2014年12月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那么,肖到底怎么敛财的呢?

  经查,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主管动物园基建、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草库拆迁等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侵占款项共计人民币1400余万元。此外,他还为别人承揽动物园基建工程提供帮助受贿10万元,另有800余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肖对一笔小钱也不放过。有个细节是:他用假发票侵吞了陶然亭公园职工风筝节奖金12850元。检察官在庭后说,肖绍祥是处级领导,此案属于典型的“小官巨腐”。

  从以上案例不难发现,无论是所谓的看起来冷僻的部门,还是权重部门,都掌握一定的权力和资源,都有滥用和寻租的可能。“冷衙门”看似权力有限,其中同样有“肥缺”。一旦看到有“空子”可钻,某些人便会“闷声发大财”。

  其实,又何尝是人防办、动物园这样的“冷衙门”存在贪腐空间?不少人在驾校学车时,常常遭遇驾校教练、陪练师傅伸手索要烟钱、饭钱等等。客观而言,这些人手中并无权力,却个个深谙“伸手”的最佳时机,学员不给就给甩脸色、穿小鞋。

  纵观发生于“清水衙门”的腐败丑闻,其贪腐手段并无多少高明之处。腐败分子主观上基于“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功利化认知,“靠山吃山”、“雁过拔毛”就成为其惯用的贪占伎俩;从客观环境而论,国家关注民生诉求、加大文教体投入的政策扶持走向,让“清水衙门”有了千载难逢的“肥差”机遇;就内部监管而言,一把手说了算的权力独揽和暗箱操作,也助推了“清水衙门”官员搅浑水、捞油水的发财企图。

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俱乐部资讯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